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福公公心有余悸。

    他实在难以想象要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是云妃和皇上的女儿。

    现在金碧辉煌的皇宫估计早就是断壁残垣了。

    他们这些宫人就算没死,也铁定缺胳膊断腿。

    福公公擦汗。

    皇上问他,“刚刚说什么?”

    福公公忙回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进宫来向皇上您道谢,被侍卫拦下了。”

    “让她进来吧,”皇上道。

    “……。”

    “她已经走了,”福公公心虚道。

    “……。”

    皇上望着画像,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难道是因为昨天探望寿宁,见她哭的伤心,再想到东乡侯的女儿眉飞色舞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羡慕东乡侯的缘故?

    一定是这样!

    身为皇帝,他的公主应该是最高贵,最聪慧,最玲珑剔透的。

    可想到寿宁公主,皇上就头疼的紧。

    撞上东乡侯的女儿,她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人都没进宫,就只是一块香皂,也能让她摔伤。

    如果是他和云妃生的女儿,必不会这样。

    ……

    马车徐徐往前,杏儿掀开车帘外向外面。

    街上人来车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姑娘,快到美人阁了,”杏儿道。

    “在美人阁不远处停下,”苏锦道。

    车夫照办。

    马车在一棵树下停下,苏锦掀开车帘望着美人阁。

    看着不少贵夫人和大家闺秀进出美人阁。

    杏儿笑的合不拢嘴,“生意总算是好起来了,这下不用担心会关门大吉了。”

    苏锦勾唇一笑。

    她从来就没担心过美人阁会关门大吉。

    只是要过段时间才能红火起来罢了。

    杏儿望着她,“不进去看看吗?”

    “不用了,那些人看见咱们两,会怕的没心思买东西,”苏锦笑道。

    “……。”

    杏儿摸着自己的脸。

    她和姑娘又没长的凶神恶煞,至于那么怕她们吗?

    不过只要生意好就成了,进不进去无所谓。

    在马车内看了会儿,苏锦便让车夫赶马车回镇国公府。

    美人阁内。

    那些夫人和大家闺秀这里瞧瞧,那里看看,铺子里卖的东西多是她们没见过的。

    光是香皂,就有十几种不同颜色和香味的,看的人眼花缭乱。

    “买哪种呢?”丫鬟问。

    “都买了,”姑娘答。

    今儿,她们可是奉命来光顾美人阁的。

    能在朝堂做官的,而且还是殿前大臣,有几个不会揣摩皇上的心思?

    尤其皇上表现的还那么明显。

    只差没下旨让他们光顾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铺子了。

    他们忙于公务,无暇分身,但是可以让自家夫人和女儿来给美人阁添添人气啊。

    再者香皂是真好用,不但洗的干净,还能让人神清气爽。

    南安王妃她们进了美人阁,就直奔后院了。

    有夫人注意到了,跟了过去。

    整个京都都知道美人阁是天香楼和客栈合并修建的,不但有后院,而且很大。

    南安王妃进了后院,那夫人被拦了下来。

    丫鬟道,“夫人止步。”

    夫人微微蹙眉道,“不能进后院吗?”

    “能进,”丫鬟道。

    “能进还不把路让开,”那夫人的青衣小丫鬟不快道。

    丫鬟道,“但们还没有进后院的资格。”

    “没有资格?”青衣小丫鬟脸色一冷。

    “知道我家王妃是谁吗?!”

    “是宁王妃!论身份,比南安王妃还要尊贵三分!”青衣小丫鬟气道。

    丫鬟望着她,道,“这里是美人阁,论的是我们美人阁的规矩。”

    青衣小丫鬟脸色一僵。

    丫鬟继续道,“后院与铺子不同,铺子人人能进,但后院不是,后院是吃喝玩乐的地方,人人都能进,岂不乱套了?”

    “我们美人阁的规矩是交十两银子,下个月的今天之前,们可以随意进出后院,待多久都行,”丫鬟道。

    “除了交银子,还可以用牌子,比如银牌,除了能打九折之外,还能随意进出后院,铜牌就不行了,但有铜牌的话,每个月只需交五两银子就能进,”丫鬟面带微笑。

    说话的功夫,北宁侯夫人过来了。

    她和宁王妃打招呼,没聊几句,便笑道,“里面三缺一,我先进去了。”

    她不止进去了,脚步还走的很快。

    宁王妃对后院更感兴趣了。

    她瞥了丫鬟一眼道,“去买牌子。”

    “王妃,买哪种啊?”青衣小丫鬟问道。

    宁王妃望向美人阁丫鬟,问道,“南安王妃她们是哪种牌子?”

    “是紫玉牌,”丫鬟回道。

    “那就买紫玉牌,”宁王妃道。

    青衣小丫鬟跑回铺子,道,“买一块紫玉牌,多少钱?”

    小丫鬟掏腰包。

    小厮道,“三千两。”

    小丫鬟,“……!!!”

    这价格把四下的夫人和大家闺秀都惊呆了。

    “一个牌子居然要三千两?!”

    “抢钱呢?!”小丫鬟没忍住道。

    小厮看着她。

    小丫鬟默默的把脸上的神情收了。

    这铺子是土匪开的。

    人家就是抢钱也没什么稀奇的。

    小厮道,“今儿是美人阁开张第三天,打六折,紫玉牌原价五千两,明儿就恢复原价了。”

    “紫玉牌买东西除了打六折外,每月还会免费提供四次服务,另额外提供一张副卡,享受金卡待遇。”

    “另外,紫玉牌一共只有十块,现在只剩下六块了,”小厮道。

    小丫鬟身上钱不够。

    这么昂贵的东西,她也不敢擅自做主。

    她回去问宁王妃。

    宁王妃也被紫玉牌的价格惊到了。

    但话都说了,她堂堂宁王妃也不是就买不起了。

    “去买吧。”

    小丫鬟跑回去买了张紫玉牌。

    等紫玉牌交到宁王妃手中。

    宁王妃是一脸肉疼。

    但进了后院,转了一圈,她就觉得这钱花的值。

    有宁王妃带头,其他夫人纷纷买打折牌,但大多买的是金牌和银牌。

    醉仙楼。

    二楼窗户正对街道。

    定国公府大少爷探出脑袋,勉强能望到美人阁。

    楚舜坐在那里喝茶,笑道,“别看了,有皇上帮忙招揽生意,要是生意不好,皇上的面子往哪放啊?”

    “大嫂真是太厉害了,”北宁侯世子道。

    南安郡王揉着淤青的腮帮子,道,“岂止是大嫂,东乡侯府哪个不厉害?”

    这时候,敲门声传开。

    “进来,”楚舜道。

    门被推开。

    一小厮走进来,楚舜道,“郡王,是家的小厮。”

    南安郡王背对着门,听了楚舜的话,他回头。

    鼻青脸肿的脸,直接把小厮吓懵了。

    “郡,郡王爷?”

    “没严重到认不出我来吧?”南安郡王拿出铜镜照了照。

    “……。”

    小厮心噗通乱跳,“郡王爷,您又被揍了?”

    又……

    “会不会说话?!”南安郡王瞪眼。

    眼疼的抽筋。

    小厮咽了咽口水。

    南安郡王眯着眼睛道,“来找我干嘛的?”

    小厮忙道,“王妃好像被美人阁使唤做粗活了,还挺高兴,王爷不大放心,让小的去打听,但美人阁里多是女眷,后院还不让进,小的没辄,只能来问您了。”

    咳咳!

    楚舜被茶水呛到了。

    青云山的粗活是他渴望而不可及的心痛啊。

    南安郡王一脸无奈,“我父王真是瞎操心。”

    小厮,“……。”

    关心王妃怎么能叫瞎操心呢?

    这话要被王爷听到,非得揍郡王爷不可。

    “回去告诉我父王,让他放宽心吧,青云山的粗活不是他想的那种粗活,人家的是那种抢都抢不到的粗活,”南安郡王道。

    “……。”

    抢都抢不到的粗活?

    “那是什么粗活?”小厮疑惑。

    北宁侯世子拍着小厮的肩膀道,“对青云山来说,花钱就是一种粗活。”

    小厮,“……。”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