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世子出了醉仙楼,就直接回崇国公府了。

    拿着欠条去讨老夫人的欢心。

    这个消息,不止崇国公府老夫人高兴,崇国公府上下也是扬眉吐气啊。

    之前丢的脸,这下全找回来了。

    这样的好消息,都传到了崇国公府佛堂。

    崇国公府大太太跪在蒲团上诵经。

    丫鬟一阵风跑进来,道,“太太,世子爷又赢了东乡侯府大少爷。”

    崇国公府大太太脸色微僵。

    丫鬟高兴道,“这回,东乡侯府大少爷连东乡侯府和青云山都输给咱们世子爷了。”

    崇国公府大太太鼻子一酸。

    “我知道了。”

    “下去吧。”

    她声音带了几分压抑的怒气。

    丫鬟有点懵了,为什么太太不高兴?

    丫鬟转身离开。

    丫鬟前脚关门,后脚豆大的泪珠就从崇国公府大太太的脸上掉下来。

    ……

    东乡侯府大少爷把东乡侯府和青云山输给了崇国公世子的消息一阵风传遍京都。

    第二天,早朝前。

    议政殿外,文武大臣都在议论这件事。

    看到崇国公过来,都是夸崇国公世子少年英才,有勇有谋的。

    大家都知道苏崇武功高,崇国公世子稍逊一筹,避其锋芒,攻其短处,这才是智谋无双。

    那些夸赞,崇国公脸上不动声色,心里高兴坏了。

    “连青云山都归国公爷了,东乡侯的脸这回是丢大了,”有大臣笑道。

    “等他回京,就有热闹看了,”有大臣附和。

    他怕是没机会回京了。

    崇国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公公宣布上朝。

    那些大臣鱼贯而入。

    等皇上上朝,坐到龙椅上。

    福公公高呼,“有本启奏,无本退……。”

    朝字还没喊出来,就堵在了喉咙口。

    东乡侯揉着脖子走进来,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他不在的这些天,他的位置被人占了,见他过来,纷纷往后挪。

    东乡侯站到位置上,笑道,“好久没上朝了,还真有点怀念。”

    崇国公的脸黑成了锅底色。

    别说要东乡侯的命了。

    他是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看到东乡侯回来,不少大臣都惊呆了。

    皇上皱眉道,“不是在战场上失踪了吗?”

    “没有失踪,这不是怕有人半路上堵我吗,我这人不喜欢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过日子,便想了个出其不意的办法回来,”东乡侯笑道。

    “什么办法?”皇上问道。

    “绕道回来,把从边关回京的所有必经之路都绕开,”东乡侯笑道。

    “这怎么绕的开?”南安王道。

    “我绕道从南梁回来的,”东乡侯道。

    “……!!!”

    崇国公一口老血没差点喷出来。

    南梁?!

    他居然从南梁绕道回来!

    他派出去那么多人一个也没有和他交上手!

    崇国公拳头攒紧。

    骨头嘎吱作响,一旁的大臣听的一清二楚。

    那些大臣都服了。

    东乡侯是真厉害。

    可惜没能生个好儿子。

    福公公继续把刚刚没喊完的话,继续喊一遍。

    早朝和平常一般无二。

    等上到一半,皇上问,“还有没有要紧事要禀告的?”

    大殿上很安静。

    东乡侯左右看看,道,“没人弹劾我吗?”

    大臣们,“……。”

    那期望的小眼神是怎么回事?

    咋地。

    一段时间没被人弹劾还浑身不舒服了?

    皇上扶额。

    安静了许久的朝廷,他一回来就又要热闹起来了。

    “东乡侯,有话就说,”皇上道。

    东乡侯出列,道,“皇上,既然没有大臣弹劾臣,那臣就自己弹劾自己了。”

    皇上,“……。”

    百官们,“……。”

    福公公一听就知道不好,赶紧让小公公端一盏降火茶来。

    “要弹劾自己什么?”皇上皱眉道。

    东乡侯回道,“臣负责运送粮草去边关,路过望州,没忍住,劫了望州府衙的粮仓和银库。”

    皇上,“……。”

    百官们,“……。”

    南安王望着东乡侯道,“望州府衙没有粮草啊。”

    崇国公站出来,望着东乡侯,喝道,“东乡侯,不要污蔑自己!”

    东乡侯,“……。”

    皇上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

    咳嗽不止。

    福公公赶紧帮皇上拍后背。

    真的。

    皇上登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当着百官的面喷茶。

    东乡侯嘴角狂抽。

    一直都是他叫别人无语,没想到也有自己无言以对的一天。

    东乡侯沉默了半天,道,“我还叫人打断了望州知府一条腿,就是前两天的事。”

    崇国公额头青筋暴起。

    他望着皇上,道,“皇上,望州发生天灾,才接受朝廷接济,不可能有粮草给东乡侯抢。”

    皇上摆手道,“此事容后再议。”

    东乡侯站回去。

    崇国公站着没动。

    皇上望着他,道,“崇国公有事启奏?”

    崇国公上前半步,道,“皇上,臣有罪,臣教子无方。”

    皇上,“……。”

    今儿是怎么了?

    弹劾自己还有瘾了?

    照这势头下去,他还不得下道罪己诏?

    “何事?”皇上问道。

    崇国公把自家儿子和苏崇当众赌博,并赢了东乡侯府和青云山的事告诉皇上。

    这事,皇上已经知道了。

    但东乡侯还不知道。

    他怒气冲冲道,“这个逆子!”

    “我现在就回去揍他!”

    早朝都不上了,东乡侯转身就走,被崇国公拦下。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东乡侯眉头蹙紧。

    崇国公望着皇上道,“皇上,东乡侯府是您御赐的,东乡侯府大少爷胆大包天,居然拿御赐的府邸做赌注,理应严惩。”

    不少大臣站出来附和。

    不止要严惩,而且是愿赌服输。

    东乡侯眉头拧成麻花。

    除了南安王他们几个没说话,其他大臣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崇国公。

    众怒难犯,再加上苏崇确实要被好好教训。

    皇上道,“既然赌了,那就愿赌服输。”

    东乡侯回了东乡侯府。

    前脚铁统领带人撤走,后脚崇国公府的人就来了,催东乡侯搬家。

    东乡侯府总管见了道,“在外面等着!”

    醉仙楼。

    苏崇昨晚就住在醉仙楼的。

    前晚上睡在庄子上,屋子里闷的慌,他在凉亭睡了一夜。

    不知道为蚊虫贡献了多少血,回了他多少的红包。

    他打着哈欠下楼。

    崇国公世子正好进来。

    四目相对。

    眸光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当然,烧的只是苏崇一人。

    人家崇国公世子心情灿烂的很。

    苏崇走过来,道,“接着赌!”

    崇国公世子冷笑一声,“连青云山都输给我了,还有什么可赌的?”

    苏崇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拍桌子上,“我还有良心冰铺三成股!”

    崇国公世子眸光一缩。

    “不怕输光,就来吧!”他眼底透着蔑视。

    ……

    崇国公府的小厮们在侯府外等了小两刻钟。

    东乡侯府的小厮就把东西收拾好了。

    一人一包袱。

    东乡侯进京没带多少东西。

    住进东乡侯府也没有置办什么。

    速度之快,崇国公府小厮都有点懵了。

    还以为他们会死赖着不走的,所以带了不少人来准备干架的。

    崇国公府的小厮把匾额摘下来。

    要不是这匾额是皇上御赐的,那是要狠狠踩上几脚的。

    东乡侯手敲着门口的石狮子。

    唐氏望着东乡侯道,“别太得意。”

    东乡侯轻咳一声。

    脸上换上严肃的表情。

    唐氏,“……。”

    “时间还早,我陪逛街去,”东乡侯道。

    “的逛街,在别人眼里是流落街头,”唐氏嗔笑道。

    “……。”

    这条街还没走到尽头。

    崇国公世子把崇国公府输给苏崇的消息就传来了。

    “从今天起,咱们就住崇国公府了,”东乡侯大笑道。

    “们去监督崇国公府搬家,”唐氏吩咐小厮道。

    “是!夫人!”

    小厮们齐声高呼。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