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府两条街外。

    有一座五进大宅。

    平常大门不开,只有二门有小厮进出。

    今儿,大宅是格外的喧闹。

    一堆丫鬟小厮抬着东西进府,但脸上没有搬家的喜悦,只有屈辱和愤怒。

    院子里,丫鬟小厮都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也没有个管事的来做安排。

    所有人都在等。

    等大太太求得皇上出面,逼东乡侯把崇国公府还给他们。

    只是他们都知道希望渺茫。

    东乡侯可是敢揍断他们国公爷肋骨的人,更没少当着皇上的面威胁朝臣。

    皇上镇不住东乡侯。

    内院,正堂。

    崇国公府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脸阴的能滴墨。

    “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吗?!”她声音带着戾气。

    没有人回答他。

    因为没有人知道。

    大太太进宫,崇国公府的人能盯着。

    也是亲眼看到她进的御书房。

    可是进了御书房之后的事,他们就一无所知了。

    他们也知道福公公带着圣旨去了国公府。

    但圣旨上写的什么,他们还是不知道。

    那种迫切想知道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拿羽毛撩拨心口,痒痒的,却怎么也挠不着,能生生把人逼疯掉。

    又等了半盏茶的功夫。

    外面,暗卫捂着肩膀上的伤进来。

    崇国公猛然站起来,脸色青沉,“们怎么回来了?!”

    “属下们无能,护不住老国公,”暗卫跪下认错。

    三老爷急问道,“那大嫂呢?”

    暗卫摇头,“不知道。”

    崇国公夫人更关心的是,“皇上给东乡侯的旨意是什么?”

    暗卫望着崇国公夫人道,“皇上让东乡侯在国公府修一堵墙,把国公府一分为二,老国公的住处和祠堂归崇国公府所有。”

    崇国公夫人脸色铁青。

    这叫一分为二吗?!

    这是在打发叫花子!

    三老爷脸色僵硬,他已经脑补出崇国公府大太太进宫求皇上。

    皇上一脸为难模样。

    大太太没辄,跪在地上不起来,拿老国公缠绵病榻,不能搬离崇国公府为由请皇上帮忙。

    皇上不能不把老国公的性命当回事。

    但他也做不到让东乡侯把到手的国公府让出来。

    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最后想出来了这么一个看起来两全其美,实则是羞辱人的解决办法。

    “连大嫂出面,父亲做幌子,都只能要回来一隅,其他人就更不必说了,”三老爷垂头丧气道。

    崇国公拳头攒紧。

    崇国公夫人气道,“只要回来这么一点,还不如不要呢!”

    老国公的住处是皇上帮崇国公府保住的。

    以后,他们还怎么好意思去探望老国公?!

    把崇国公府输掉已经是不孝之极了。

    再不奉养老国公,更是不孝。

    而且,留在国公府的暗卫被打伤逃回来,国公爷和大嫂都落在那土匪手中。

    “国公爷怎么办?”三太太问道。

    崇国公头疼。

    放任不管不行,带人打回去更是不行。

    东乡侯不好明着抗旨不遵,用这样的方法逼他把国公爷接回府。

    “皇上下旨,足以证明国公爷在皇上心中的分量,东乡侯不敢拿老国公怎么样,”三老爷道。

    “那就不管了?”三太太道。

    “等明天上朝再说!”崇国公声音阴郁。

    ……

    翌日。

    东乡侯上朝,满朝文武看到他都不敢说话。

    怕东乡侯一张嘴,就能把他们活活噎死。

    看到崇国公同样不敢说话。

    本来一翻好意,结果把崇国公给坑了,站在崇国公这边做了东乡侯府的帮凶。

    两边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以前上朝,大家多会交头接耳会儿,今天是破天荒的安静。

    左等右等,才等到皇上上朝。

    皇上斜了东乡侯一眼,“居然也有早到的一天。”

    东乡侯笑道,“皇上,臣以前可不是故意迟到的,实在是赏赐的宅子离皇宫太远,我儿子赢回来的新东乡侯府离皇宫近,一样时辰起来,还能早到会儿。”

    皇上,“……。”

    “对了,臣昨儿被迫从东乡侯府搬出来,住进了新府邸,虽然新府邸什么都有,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

    这就开始要赏赐了?

    皇上嘴角抽抽。

    结果东乡侯话锋一转,道,“所以臣挑了个良辰吉日准备补个乔迁宴,早上起来抽空写了张请帖,还请皇上赏脸。”

    东乡侯把请帖拿出来呈给皇上。

    皇上,“……。”

    他不止没迟到,还有时间富余写请帖。

    皇上后悔多说那么一句话了。

    比起吃乔迁酒,皇上宁愿东乡侯讨赏。

    福公公扯着嘴角接过请帖,呈给皇上过目。

    东乡侯眸光扫向百官,道,“之前办乔迁宴,大家不熟,都没有赏脸去我东乡侯府喝杯乔迁酒,这一回诸位大人再不赏脸,就是我东乡侯不会做人,没有同僚情义了。”

    百官,“……。”

    赤果果的威胁啊。

    去喝酒,有同僚情义,就不拿们开刀。

    不去的,那就是看不上他东乡侯,明摆着和他过不去。

    这是明目张胆的逼他们在崇国公伤口上撒盐啊。

    那些大臣都不敢去看崇国公的脸。

    崇国公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和怒气就够他们哆嗦的了。

    “都不愿意赏脸吗?”东乡侯问道。

    他眸光所到之处,大臣无不颤抖。

    “赏脸。”

    “一定赏脸。”

    就这么屈服于他的土匪淫威之下了。

    崇国公额头青筋暴起。

    东乡侯很满意。

    他望向皇上。

    皇上火气很大,这就是他说的暂时接旨?

    他不接请帖,他就不修墙,不把崇老国公的性命当回事?

    这土匪就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吗?

    他现在根基未稳,就这么和崇国公撕破脸皮,也太鲁莽了些。

    皇上把请帖放下道,“还是第一次有臣子给朕请帖,朕就赏这个脸。”

    东乡侯谢恩。

    谢完后,他道,“皇上,给臣下的圣旨,臣已经照办了,那堵墙已经修建完毕,但东乡侯府和崇国公府仅有一墙之隔,我东乡侯府机密多,崇国公府的暗卫待在隔壁,臣不大放心。”

    皇上,“……。”

    百官,“……。”

    他一个土匪还有机密?

    也太能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吧!

    难道还有人去偷他青云山打劫宝典吗?!

    皇上扶额。

    不想和这么厚脸皮的人说话。

    说不过他。

    “崇老国公有病在身,没人看着,万一他出点什么事,臣又担待不起,”东乡侯为难道。

    “……。”

    “让老国公搬走吧,又对不起连夜修的那堵墙。”

    “……!!!”

    对不起那堵墙?!

    他就不能说不敢违抗圣旨吗?!

    皇上气的脸都绿了。

    “臣想了一晚上,才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什么办法?”皇上咬牙道。

    “皇上派几个高手去护着崇老国公。”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