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安王妃有些扬眉吐气。

    虽然儿子有点坑,但毕竟是她儿子。

    做娘的舍不得儿子吃苦,偷塞点银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结果碰到不近人情的爹,硬是把银票给没收了。

    还美其名曰是为了让儿子体会下什么叫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的滋味儿。

    现在知道了吧!

    离了南安王府,她儿子照样过的很好。

    吃的好,住的好,身上也不缺钱花。

    小厮知道南安王妃还在生南安王把她给郡王爷的钱扣下的气,默默的把话传给南安王。

    南安王,“……。”

    他手撑着额头,哭笑不得。

    他知道把崇国公差点气死的冰铺名字就是南安郡王几个取的。

    也知道冰铺有他们的份。

    但不知道有那么多。

    更没想到美人阁他们四个也占了一半。

    他们几个在东乡侯府的船上是坐的稳稳当当的。

    “去的时候,郡王在做什么?”南安王问道。

    “和靖国侯世子他们在泡药浴,东乡侯府大少爷也在,”小厮回道。

    “药浴?”南安王挑眉。

    小厮连连点头,“郡王爷被揍的很惨,但泡在里面一脸享受的样子。”

    南安王,“……。”

    他这儿子是不是就只服东乡侯府的拳头?

    “小的问过东乡侯府的小厮,那药方是东乡侯府大少爷找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拿的,谢大少爷也在泡,效果极好,据说被揍的再惨,只要泡上半个时辰,再涂药膏,第二天就又生龙活虎了,有锻炼筋骨的奇效,”小厮回道。

    其实想也知道,郡王爷天天挨揍,还天天上街溜达,就知道没那么惨。

    和住在南安王府一样,郡王爷的日子过的很滋润。

    就是——

    比在王府的时候黑了几分。

    也不知道是黑乎乎的药浴泡的,还是在太阳底下晒的。

    ……

    马车徐徐在东乡侯府门前停下。

    谢景宸扶苏锦下马车。

    杏儿看着东乡侯匾额,欢喜道,“真气派。”

    苏锦迈步上台阶。

    远处,有马蹄声传来。

    东乡侯骑马回来。

    马背上的他,墨瞳深邃,一眼望不到底,气势狂傲凛冽,带着肃杀之气。

    然而在看到苏锦的一瞬。

    气势收敛,连面容都温和了几许。

    那是一种征战沙场的将军到一个女儿奴的转变。

    这样的转变,谢景宸尽收眼底。

    直觉告诉他,东乡侯在战场上待过。

    苏锦迈下台阶。

    杏儿唤道,“侯爷。”

    东乡侯翻身从马背上跳下来。

    “爹爹,”苏锦唤道。

    东乡侯摸摸她脑袋,宠溺道,“昨儿怎么没回来?”

    “昨天有点事耽搁了,”苏锦道。

    “本来姑娘是打算回来的,是皇上让福公公去找姑爷来拖侯爷的后腿,姑娘和姑爷就没回来了,”杏儿解释的很详细。

    “今儿回来也好,昨天侯府乱的很,现在收拾的差不多了,”东乡侯心情很好。

    他们迈进侯府。

    东乡侯问杏儿,“我不在京都的时候,有没有人欺负们?”

    “有许多人欺负姑娘,”杏儿道。

    “……。”

    楚舜他们走过来,正好听到杏儿的话。

    几人是一脑门的冷汗。

    “就是没成功,还被姑娘欺负的可惨了,”杏儿欢快道。

    “……。”

    这丫鬟说话要不要这么大喘气啊。

    然后——

    杏儿就开始把她和苏锦的战绩一件件数给东乡侯听。

    从寿宁公主找茬被抬出镇国公府说起。

    到马蜂窝横行皇宫,见人就蜇。

    再到谢锦瑜拿紫玉镯陷害她。

    最后是找皇上要御厨、开冰铺……

    说完,杏儿再告状道,“现在皇上都不让姑娘进宫了。”

    那委屈的表情,看的南安郡王他们嘴角狂抽。

    就大嫂和丫鬟的战斗力。

    皇上要再允许她们进宫,该引起后宫公愤了。

    东乡侯大笑。

    唐氏走过来,嗔他道,“收敛点,皇上都怕女儿了,这个做爹的还笑的这么高兴。”

    东乡侯笑意未收,“她们两个能从皇宫全身而退,还顺带把皇宫搅的天翻地覆,我这个做爹的感到很自豪。”

    “皇宫毕竟不是别处,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候,还是应该小心为上,”唐氏道。

    “有什么事找皇上的,就让姑爷跑腿,能不进去还是别进去的好。”

    谢景宸,“……。”

    楚舜擦汗。

    这一家子真是太厉害了。

    他大哥就这么沦为跑腿的了。

    而且,人家还看不上他。

    “姑爷也进不了宫,”杏儿道。

    东乡侯望向谢景宸。

    看了看他气色,东乡侯手抬起来,拍在谢景宸肩膀上。

    谢景宸脸色微变。

    渐渐的。

    脑门上冷汗往外涌。

    东乡侯收了手,微诧异道,“的毒解了?”

    “还有点余毒未清,”谢景宸如实道。

    “不错。”

    东乡侯满意道。

    下一刻,他道,“随我去书房一趟。”

    谢景宸,“……。”

    心头一颤。

    被逼着写藏头奏折的事浮上心头。

    谢大少爷确定自己是有心理阴影了。

    扶着额头,认命的跟在东乡侯身后朝书房方向走去。

    书房内。

    有黑衣人在翻东西。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飞快的从暗阁内把东西拿了,从密道离开。

    走的太急,没有注意到掉在地上的糕点,一脚踩了上去。

    苏小少爷上完茅厕回来,推门进去。

    “看书,看书,天天要我看书,”苏小少爷抱怨道。

    他朝书桌走去,眼神耷拉。

    走了两步后,他脚步停下。

    地上有块被人踩扁的糕点。

    看上去有点恶心。

    苏小少爷眉头扭着。

    他顾着上茅厕,糕点掉地上,没来得及捡,要不要这么快就给他踩扁了,这叫他怎么捡?

    踩了就跑,算什么英雄好汉?!

    他跑到门外喊道,“刚刚谁进书房了?”

    小厮摇头,“没人进书房。”

    “真的没人?”苏小少爷不信。

    “没有,”小厮笃定道。

    “真的真的没有吗?”苏小少爷眉头扭着。

    “是真的没有,”小厮耐着性子道。

    “真的真的真的没有吗?”苏小少爷语气加重。

    “小少爷为什么不相信我?”小厮无奈道。

    下一秒——

    “啊啊啊!鬼啊!”苏小少爷叫起来。

    他风一阵的往外跑。

    东乡侯正走进来,苏小少爷撞上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东乡侯问道。

    苏小少爷爬起来,躲到谢景宸身后,望着东乡侯道,“爹,书房里有鬼。”

    东乡侯一脸黑线,“一惊一乍的,大白天的,哪来的鬼?”

    “是真的,没人进书房,我掉在地上的糕点上却多了个脚印,”苏小少爷道。

    东乡侯进了书房。

    苏小少爷在一旁看着。

    “确定没人进来?”东乡侯问道。

    小厮摇头,“除了小少爷,没人进过书房。”

    “是我疏忽了,”东乡侯道。

    “……。”

    “来人,把书房里的密道给我找出来。”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