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对于楚舜他们的强烈提议。

    苏锦是心有余力不足。

    楚舜他们唉叹连连。

    不过想想苏锦说的也有理。

    这世道对女人太不公平,要求她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难得有一个这样集美容和吃喝玩乐于一体的美人阁,也难怪她们争先恐后。

    苏锦扶着唐氏回内院。

    小厮把贺礼抬上来。

    箱子一打开。

    唐氏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随即笑道,“怎么送这么珍贵的贺礼?”

    唐氏的蹙眉,苏锦敏锐的捕捉到了。

    她娘好像认得这件玉雕。

    可这玉雕是太后的心爱之物,她娘没有进过宫,不应该认识才对啊。

    苏锦将心中疑惑压下,道,“女儿只是借花献佛,这玉雕是太后赏赐给女儿的。”

    赏赐……

    唐氏哭笑不得。

    苏锦每一次进宫,唐氏虽然知道的不是事无巨细,却也知道大概。

    她把打劫叫做赏赐,唐氏一点都不反对。

    当然,苏锦送的不止这些。

    还有美人阁和药坊各一成的股份。

    苏锦把一块墨玉牌递给唐氏道,“娘,这块玉牌是女儿特意为您打造的,去美人阁后院玩,不需要掏任何费用。”

    墨玉牌,只此一份。

    后院全免,在铺子里买任何东西都打五折。

    唐氏拿着墨玉牌,夸苏锦孝顺。

    苏小少爷在一旁道,“姐,就不怕娘去了,美人阁就没生意了?”

    苏锦,“……。”

    唐氏,“……。”

    “有这么说娘的吗?”唐氏瞪儿子道。

    苏小少爷道,“娘,自己心底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唐氏,“……。”

    “娘是被爹牵连的,”唐氏道。

    “娘要趁着东乡侯府办乔迁宴,挽回一下在百官和夫人们心中的形象。”

    “……。”

    苏锦心有点慌。

    她为什么有一种越挽回,形象越差的错觉?

    靠赌博把崇国公府赢回来,把权倾朝野的崇国公逼的从祖宅搬出去,还让百官来参加东乡侯府乔迁宴,她已经无法直视她爹的凶残和霸道了。

    以为这就是最凶残和最霸道了?

    不。

    这还不是。

    论撒盐——

    东乡侯府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东乡侯不止邀请了皇上和文武百官,他还差人给崇国公府送了请帖去。

    崇国公府,书房。

    崇国公正和两位心腹大臣商议怎么弄死东乡侯。

    从被他打断肋骨,到抢马匹,抢粮草,再到抢崇国公府。

    崇国公是不弄死东乡侯不罢休了。

    只是真说到弄死他,崇国公又束手无策。

    派人去刺杀过,除了回来报信的,其他的都死了。

    东乡侯虽然天天上朝,可他自打进京,也就干过一回正事——

    送粮草。

    他又抢又劫,他还得替他兜着!

    而且这事该怎么办,崇国公头疼的紧。

    皇上说此事容后再议,明显是要等冀北侯和皇上派去看粮草的心腹回来再行处置。

    除非把冀北侯他们都杀掉灭口,否则这事很难兜住。

    “国公爷,望州的事该怎么办?”有大臣不安道。

    崇国公抬手做了一个灭口的姿势。

    大臣脸色一变,胆怯道,“冀北侯算半个国丈了,杀他,皇上一定会追究到底的。”

    崇国公脸都气绿了,“我是让灭冀北侯吗?!”

    大臣,“……。”

    脑子一转,那大臣就反应过来是除掉望州官员。

    只要他们一死,那就是死无对证,这事就算捅到皇上跟前,也牵扯不到他们身上来。

    大臣连忙认错。

    外面敲门声传来。

    “国公爷,”小厮唤道。

    “进来!”

    小厮推门进去,把一封描金的请帖送上。

    崇国公蹙眉,“谁送的帖子?”

    “是东乡侯府差人送来的。”

    “……。”

    “请国公爷去参加乔迁宴,”小厮声音弱不可闻。

    “……。”

    崇国公脸色铁青。

    两大臣脑门上冷汗直往外涌。

    没见过比东乡侯更会作死的了,抢了崇国公的府邸,还请崇国公去参加乔迁宴,他是想把崇国公活活气死,好独揽朝政吧。

    可偏偏这么作死的东乡侯,不仅没死,在朝堂的威望还更大了。

    一而再的踩着崇国公府立威,现在已经没人敢招惹他了……

    朝堂上还有不少没站队的大臣,见东乡侯和崇国公杠上,而且占尽上风,已经蠢蠢欲动了。

    不是好兆头啊。

    崇国公看着手里的请帖,想到派出去拿东西的暗卫迟迟未归,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要说怕信落在东乡侯手中,倒也没有。

    只要他敢把信抖出来,就告他一个污蔑之罪!

    只是想到接连折损在东乡侯手中的暗卫,崇国公就怒上心头。

    还敢请他去参加乔迁宴?

    他就给他这面子!

    东乡侯府。

    吃过回门饭后。

    苏锦陪唐氏在花园转了一圈。

    花园内,百花齐绽,争奇斗艳。

    想到东乡侯府凋零的花草,苏锦心生同情,不知道这些花草还能活多久。

    唐氏抬头看了看天,道,“时辰不早了,该回镇国公府了。”

    苏锦还真有些舍不得走。

    还是待在东乡侯府比较舒心。

    前脚苏锦和谢景宸离开,后脚又来了一拨人。

    前院,书房。

    东乡侯坐在书桌前,看着房屋地形图上标记的红点。

    手指轻敲,闪着光芒的眸子显示他心情很好。

    敲门声传来。

    “侯爷,南安王、北宁侯他们给您送贺礼来了,”小厮道。

    “快请。”

    东乡侯把地形图叠好,一边揣入怀中,一边走出去。

    湖畔,楚舜他们坐在石凳上喝茶。

    南安王坐在湖边石栏上往水里丢石子。

    小厮走过来道,“南安王和靖国侯他们来侯府了。”

    南安郡王几个不敢置信。

    “真来了?”北宁侯世子怀疑道。

    “……。”

    小厮点头。

    苏崇见他们还坐着,道,“们不去看看?”

    “先晾我父王一会儿,让他知道就算他服软了,我这个做儿子的也没那么容易原谅他,”南安郡王一脸傲娇。

    楚舜他们意见一致。

    得让亲爹知道,他们做儿子的也是有脾气的。

    想到一会儿就能回家,不用再留下来挨揍,心里就美滋滋。

    “待会儿拉我去,”南安郡王望着苏崇道。

    苏崇,“……。”

    “我一个也拉不了们四个啊,”苏崇道。

    “要不我拉两个,再脚踹两个?”苏崇问的一本正经。

    “……。”

    一刻钟后。

    觉得晾差不多了。

    南安郡王他们方才起身。

    只是等他们去前院,只看到东乡侯在大门口。

    “我父王他们呢?”南安郡王问小厮道。

    “刚刚已经走了。”

    南安郡王,“……!!!”

    走了……走了……

    这两个字在楚舜他们脑中炸开。

    如涟漪一般徘徊着。

    东乡侯进了府,小厮过来道,“侯爷让郡王爷几个今儿好好放松放松,明天正式开始训练。”

    “什么正式训练?”楚舜问道。

    “刚刚靖国侯他们把世子爷交给侯爷了,并一人给了侯爷五千两的束脩,”小厮同情道。

    “侯爷向南安王他们保证,一定会让他们觉得五千两花的值。”

    “……!!!”

    苏崇拍着楚舜的肩膀,笑道,“他们不是来接们回去的,是正式把们交到我爹手里。”

    “我爹可不是我,”苏崇同情道。

    “好好享受今天吧。”

    “明天们会哭的。”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