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镇国公府,门前。

    马车徐徐停下。

    谢景宸将苏锦从马车内扶下来。

    迈过门槛,就看到丫鬟小厮们在窃窃私语。

    杏儿竖起耳朵,才勉强听到几个字:脸皮真厚……

    看着苏锦走过来,丫鬟小厮们不仅闭嘴了,而且更勤劳了,干活干的特别认真仔细。

    以为装就能没事吗?

    杏儿挨个的瞪过去。

    苏锦积威已久,杏儿也不差。

    她挨个的瞪过去,杀伤力有点大,吓的那些丫鬟小厮恨不得扇自己嘴巴。

    要他们多嘴多舌。

    东乡侯把自己的土匪兄弟取名飞虎军关他们屁事啊。

    拿着小厮的月例操着朝堂大臣的心。

    栖鹤堂。

    老夫人坐在那里吃燕窝羹。

    南漳郡主坐在那里,眸光喷火。

    二太太劝道,“大嫂也别太生气了,皇上不是没答应东乡侯府把他的土匪军叫飞虎军吗?”

    三太太斜了二太太一眼道,“以皇上对东乡侯的纵容,他要执意叫飞虎军,谁还能拿他们怎么办,最后皇上不也就由着他们了?”

    “现在东乡侯同意叫苏家军,边关飞虎军已经叫开了,土匪性子,万一叫他们苏家军,谁叫揍谁,自然就改过来了。”

    二太太嗔了三太太一眼,没有这样火上浇油的。

    三太太心下讥笑。

    这就叫火上浇油了?

    崇国公要火烧自己的祖宅,被东乡侯给活捉了。

    崇国公死不承认。

    东乡侯当着崇国公、百官和皇上的面,直接把那八名黑衣人给砍了脑袋,这下马威给的人背脊发寒啊。

    这崇国公也真是倒霉,做什么就没成功过。

    三太太把手中茶盏放下道,“我记得东乡侯府大少爷姓苏,单名一个崇字,听这名就克崇国公府啊。”

    “我现在甚至觉得东乡侯就是冲着崇国公来的,崇国公不让皇上把飞虎寨的土匪招安,东乡侯先斩后奏,直接把那群土匪带到边关去了,抢了朝廷的官兵服装,又是和冀北侯一起的,再加上国公爷也知道咱们镇国公府和东乡侯府结亲了。”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事就囫囵过去了,只是没想到东乡侯得寸进尺,竟然把土匪军叫做飞虎军,这不是赤果果的打崇国公府的脸,蓄意羞辱崇国公府吗?”

    “这也就算了,接着又抢崇国公府祖宅,虽然崇国公世子输的窝囊,但我看,未必不是中了人家的奸计了,人家早设好了套等崇国公世子往里头钻呢。”

    “依照这架势来看,东乡侯府接下来该要皇上封他为大将军,抢崇国公手里的兵权了,等立了战功,顺理成章就封国公了……。”

    南漳郡主气的嘴皮都在颤抖。

    二太太听不下去,道,“三弟妹,少说几句。”

    三太太道,“我说不说,都是这么回事。”

    二太太哑然。

    话虽这样说,但是说出来总归不好。

    三太太勾唇道,“东乡侯的女儿嫁进咱们国公府做大少奶奶也有段时日了,难道还看不出来她睚眦必报的性子吗?”

    “她想要做的事,那是一定要做成的,谁给她不痛快,她就让谁浑身都不痛快。”

    “这些年,崇国公一直让皇上派兵围剿青云山,前前后后杀了东乡侯几千兄弟,人家怎么可能不报仇?”

    “而且,要不是崇国公阻拦,皇上都册封东乡侯的女儿为公主了。”

    “以东乡侯的性子,我看不整死崇国公是不会罢休的。”

    三太太倒豆子似的想到什么说什么,全然不顾及南漳郡主的感受。

    开玩笑。

    平常南漳郡主只手遮天,谁能给她气受。

    就是她害大少奶奶不成,误伤了老夫人,把绣房的管家权让了出来,这才几天啊,就开始给她弄幺蛾子,打算把绣房抢回去了。

    为了国公府和睦,老夫人不让她把事情闹大,不代表她就不生气了。

    正好借这个机会出出气。

    以前崇国公府的人去围剿青云山,虽然没能灭了飞虎寨,但杀掉的土匪可不少。

    现在看来,这军功掺的水份有点多啊。

    就崇国公两次派人去刺杀,没成功就算了,连逃都没逃掉,那些官兵去剿匪,三太太怀疑是不是崇国公看青云山穷,给青云山送东西的。

    苏锦迈过垂花门,往前走了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叮铃悦耳之声。

    谢锦瑜她们走过来,有说有笑。

    聊的正是飞虎军。

    虽然飞虎军被灭的时候,她们还在娘胎里,但这么多年,或多或少都听过飞虎军的事。

    尤其现在东乡侯要把他的土匪军取名飞虎军,更是把这件陈年旧事给挖了出来。

    府里年长的婆子,都忍不住愤怒,和小丫鬟们说当年的事。

    用婆子们的话来说,那就是:东乡侯的土匪军给崇国公世子的飞虎军提鞋都不配。

    东乡侯此举算是引起公愤了。

    “有些人啊,就是狂妄自大,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谢锦瑜嘲讽道。

    苏锦当没听见,迈步往前。

    杏儿的小爆脾气可忍不住。

    不好明着怼谢锦瑜,免得说她一个小丫鬟不懂规矩。

    她委婉的来了一句——

    “也不知道上回补种的仙人掌有没有活。”

    谢锦瑜,“……!!!”

    苏锦嘴角狂抽。

    杏儿的刀子有点犀利啊。

    而且这把刀还不是一次性的,能捅好多回,百战百胜。

    一句话,就气的谢锦瑜炸了毛。

    杏儿的小眼神斜过去,说她家侯爷狂妄自大,也不看看是谁接连栽她家姑娘手中,最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的是她自己。

    不过大姑娘能说这话,应该是称过,可能是秤不大准。

    谢锦瑜气的咬牙切齿,也没给苏锦和谢景宸见礼,直接就迈步走了。

    谢锦绣规矩的福身,唤了一声,“大哥、大嫂。”

    苏锦回之一笑。

    谢锦绣追着谢锦瑜走了。

    谢锦欢上前,不止见礼,还多说了几句话。

    “明儿,我和娘打算去美人阁转转,”谢锦欢道。

    “希望们能喜欢美人阁,”苏锦客套道。

    说到这里,谢锦欢就该走了。

    毕竟她们三个一直都是同进同出的。

    但是谢锦欢没有,因为上回苏锦要送她们金牌,但是碍于谢锦瑜的面子,她没敢拿。

    她都这么说了,大嫂不是应该再提一句吗?

    可偏偏苏锦没提。

    谢锦欢道,“大嫂,上回大姐姐瞪我,我没敢拿打折卡,能不能再给我?”

    苏锦道,“们都不要金牌,我就送回美人阁卖了。”

    “没有了吗?”谢锦欢眼底透着失望。

    “要等明年才有了,”苏锦道。

    谢锦欢望着苏锦,“为什么要等明年才有?”

    苏锦勾唇道,“明年美人阁开张一年,会在那一天重新推出打折牌,每年卖出去的打折牌的数量都有限。”

    物依稀为贵。

    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谢锦欢不过是想买东西便宜些,才开这个口,等拿到金牌,又和谢锦瑜她们一起了。

    给她金牌,不是给自己找气受吗?

    谢锦欢一脸失望的走了。

    谢锦瑜和谢锦绣在远处停下,两双眼睛瞪着谢锦欢道,“要叛变不成?!”

    谢锦欢道,“什么叛变,只是我和我娘明儿去逛美人阁,找大嫂要金牌。”

    “和二婶要去美人阁?!”谢锦瑜声音尖锐了几分。

    谢锦欢看着她道,“大家都说美人阁的东西好用,用了之后皮肤光滑溜溜的,我们以前用的都是最好的,甚至还有贡品,美人阁的据说比贡品还要好用,为了赌气不用美人阁的东西值得吗?”

    谢锦瑜或许值得,不争馒头争口气。

    她何必陪着呢?

    再者说了,现在除了国公府,京都贵夫人还有谁不会搓麻将啊。

    不会搓麻将那都没有共同话题了。

    谢锦绣点头道,“三妹妹说的有理,崇国公连东乡侯府的乔迁宴都参加了,咱们进美人阁算什么?”

    谢锦瑜看着她们两个,咬牙道,“明天我也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