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只知道苏锦和杏儿遇到了危险。

    现在已经化险为夷了。

    但不知道她们遇到的是什么危险。

    以苏锦和杏儿的三脚猫功夫,是不可能从这群黑衣人手中逃脱的。

    是以东乡侯远远看到也没有怀疑。

    毕竟没人规定大白天的就不能穿一身黑衣了。

    但这群刺客心虚啊。

    眸光躲闪,呼吸急促,手握着剑柄。

    这在东乡侯眼里,几乎就是认罪了。

    敢伤他女儿,那是活的不耐烦了。

    不管是不是,宁抓错,不放过。

    “上!”

    都不用东乡侯亲自动手。

    他身后带的十二名小厮就冲上去。

    没一会儿。

    刺客的尸体就横七竖八了。

    死不瞑目。

    这些刺客是知道自己逃不掉,未免被抓,选择咬碎牙缝中藏的毒药自尽的。

    只有一人,被卸了下颚,想死都死不了。

    大佛寺,禅房内。

    福公公趴在小榻上,已经昏迷不醒了。

    皇上虽然醒着,但比福公公要严重的多。

    苏锦只看到皇上胳膊被划伤,却不知道皇上后背被刺客劈了一剑。

    才一会儿功夫,地上就多了一滩血迹。

    影子卫随身带着金疮药,要帮皇上止血。

    但这么深的伤口,他没什么把握。

    但皇上要是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

    谢景宸把影子卫拉到一旁。

    苏锦吩咐杏儿道,“拿针线来。”

    “啊?”杏儿有点懵。

    “去找人拿针线来,”苏锦重复一句。

    她和杏儿身上是没有针线这样的东西的。

    杏儿去找小和尚拿了针线来。

    谢景宸帮皇上脱掉锦袍,露出后背上的伤口。

    苏锦帮皇上清洗伤口。

    皇上疼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苏锦道,“皇上忍忍。”

    皇上还没接话,苏锦又对谢景宸道,“让皇上咬着帕子,如果疼的受不住,就打晕他。”

    皇上,“……。”

    谢景宸,“……。”

    杏儿穿好针。

    苏锦接过针,把皇上的伤口缝起来。

    针传过肉,那种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皇上疼的满头大汗。

    杏儿望着谢景宸道,“姑爷打晕皇上啊。”

    谢景宸没动手。

    杏儿抬起手,学着自家侯爷打晕人的模样,朝皇上的脖子劈去。

    皇上疼了一下。

    但是没晕。

    杏儿,“……。”

    皇上,“……。”

    谢景宸,“……。”

    谢景宸手一抬,直接把皇上打晕了。

    杏儿脸都涨红了。

    她摸着自己的手。

    很疼。

    但是她不敢叫。

    皇上白挨了她一掌刀。

    但愿皇上不记仇。

    皇上晕倒后,苏锦把伤口缝好,又倒上金疮药,然后用纱布把伤口包扎起来。

    处理完后背,再就是胳膊。

    然后扶皇上趴在床上。

    再帮福公公把肩膀上的箭取下来。

    福公公本来是晕的。

    苏锦挖出箭头的时候,硬生生把他疼醒了,又被谢景宸一掌打晕。

    处理完伤口,苏锦把手上的血清洗干净。

    东乡侯就带人赶到了。

    一进门,就问道,“有没有受伤?”

    苏锦摇头,“爹爹放心,我没有受伤。”

    “皇上受伤了,”杏儿道。

    东乡侯眉头一皱,过去看皇上。

    半个时辰后。

    皇上醒过来,就看到东乡侯坐在一旁喝茶的惬意模样。

    那模样是怎么看怎么欠收拾。

    皇上趴的难受,身子一动,后背传来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气。

    “皇上的武功也太差了,”东乡侯嫌弃道。

    皇上,“……。”

    “忠言逆耳,皇上把打麻将的时间用来练拳脚功夫,万一哪天出宫,遇到刺客,臣的女儿赶不及来救您,皇上也能自保,”东乡侯道。

    皇上,“……。”

    这是在报复皇上让他写“上行下效”的事。

    刚让谢景宸写完奏折。

    皇上就落他手里了。

    这都是命啊。

    东乡侯心情很好。

    把茶盏放下,东乡侯道,“这已经是我女儿第二次救皇上了,两次救命之恩,够封公主了吧?”

    “救朕?”皇上眉头蹙紧。

    明明是他救了他女儿好么!

    本来伤口就痛了。

    现在被东乡侯气的浑身都痛。

    “不然呢,我女儿那么乖巧懂事,怎么会到处竖敌,招惹杀身之祸?”东乡侯理直气壮。

    皇上,“……。”

    谢景宸,“……。”

    谢景宸望着苏锦。

    苏锦瞪他。

    那什么眼神啊。

    难道她还不够乖巧懂事吗?

    谢景宸一脸黑线。

    他们青云山是不是对乖巧懂事这几个字有误解?

    皇上仔细想了想,那些刺客好像的确是冲着他来的。

    要真是杀东乡侯的女儿,不会把她丢在一边,围杀他。

    但封公主……

    两次救命之恩,封一个公主绰绰有余。

    想到横行皇宫的马蜂窝,被蜇的他都认不出来的女儿寿宁公主,皇上迟疑了。

    他望着东乡侯,“为什么执着于一个公主封号?”

    “我以为皇上能护我女儿,但现在看来,皇上更需要我女儿护着,”东乡侯一脸嫌弃。

    皇上,“……!!!”

    真的。

    要不是失血过多。

    皇上几乎要吐血三升了。

    “两次救命之恩,都不能让皇上下旨封我女儿为公主,那我丑话就撂在大佛寺了,将来皇上想封,我还就不同意了,”东乡侯道。

    皇上眉头一皱。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的不舒服呢。

    好像他一定会封他女儿为公主似的。

    皇上想起了那个梦。

    心底更不舒服了。

    东乡侯手一伸,把皇上腰间佩戴的龙形玉佩扯了下来。

    东乡侯看了两眼,随手递给苏锦,“这是皇上赏赐的。”

    苏锦,“……。”

    皇上,“……。”

    “这块玉佩是先皇赏赐给皇上的,有这块玉佩在手,皇宫可随意进出,”东乡侯道。

    “……。”

    “拿着这块玉佩,先斩后奏,杀一两个奸臣也不是什么大事,”东乡侯补了一句。

    “……。”

    皇上差点气炸肺。

    这块玉佩他佩戴了二十年。

    将来是要传给他立的太子的。

    “东乡侯!”皇上咬牙道。

    东乡侯看着他,道,“趁着现在还没人弹劾臣,臣先招了吧,刚刚赶着来大佛寺,在路上犯了点小错。”

    “不过臣会弥补的,”东乡侯道。

    “什么错?”皇上有点不安。

    “臣不小心把刑部侍郎给撞翻了。”

    “……。”

    “是左侍郎还是右侍郎,臣还没分清楚,”东乡侯惭愧。

    皇上,“……。”

    都主动招认了。

    皇上没法想象刑部侍郎被撞的有多惨。

    “不过急着赶路也是有功劳的,臣和刺杀皇上的刺客碰上了,留了一个活口,其他的都灭了,”东乡侯道。

    “功过相抵,我就不跟皇上讨赏了。”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