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斜了大臣一眼。

    “这么多大臣进宫弹劾臣,皇上不顺了他们的意,是休想静养,臣女又救了皇上,皇上处罚臣,心里肯定过意不去。”

    “事情因臣而起,理应臣出面解决,这才是忠臣。”

    百官们,“……!!!”

    他们差点吐血。

    他一个土匪,盘踞山头,抢了朝廷不知道多少回。

    他居然有脸说自己是忠臣?!

    他知道忠臣两个字怎么写吗?!

    皇上深呼吸,瞪着东乡侯,“要怎么摆平这事?”

    东乡侯叹息一声。

    “臣想做大将军,皇上不是不知道,但臣既然不小心把陈大人给撞翻了,就得负责。”

    “陈大人是刑部右侍郎,他养伤期间,该他干的活,臣替他完成。”

    “等他养好伤回来,臣就卸下刑部右侍郎的责任,到时候皇上封我个将军,让我在兵部任职,”东乡侯语气轻松。

    可他这一番话,让皇上重新审视了下他的厚脸皮。

    跪了一地的大臣脸皮加起来也没他一个人的厚。

    他给自己安排的挺妥当的。

    完全没有他这个皇上和百官的事。

    除了皇上,心情起伏最大的莫过于刑部尚书和刑部左侍郎了。

    万一东乡侯真的暂时接管刑部右侍郎的职务。

    东乡侯就是他们的下属和同僚了啊。

    一个连皇上都镇不住的臣子。

    他刑部尚书能镇住吗?

    一旦进了刑部,他这个刑部尚书不就成摆设了?

    只怕是摆设都是给他面子,十有八九会被当成下属使唤。

    刑部尚书强烈反对。

    东乡侯望着他道,“这样弥补还不够,刑部尚书觉得怎样合适?”

    刑部尚书哑然。

    稳了稳心神,他道,“既然东乡侯不是故意撞断陈大人一条腿,登门赔礼即可。”

    东乡侯笑了,“既然登门赔礼就够了,们还进宫请皇上严惩我做什么?”

    “可并没有赔礼!”陈大人道。

    “性子太急了,好歹过个三五天,等皇上伤养好了,等抓了我不赔礼道歉再来跟皇上告状,”东乡侯淡淡道。

    “……。”

    “现在我已经去陈家赔礼道歉过了,却不知道,和这一群大臣把皇上搅的不得安宁。”

    “……。”

    “刑部右侍郎是受伤了,躺在床上下不了床,皇上也一样。”

    “怎么没见们关心刺客,只一心想着替刑部右侍郎抱打不平,皇上在们心中分量就这么低啊?”东乡侯问道。

    百官们,“……!!!”

    皇上脸都绿了。

    百官们争先恐后的向皇上表忠心。

    皇上冷道,“刑部右侍郎养伤期间,他的活全部交给东乡侯,直到他断腿痊愈为止。”

    刑部尚书脸色刷白。

    刚刚他才反对了东乡侯,他怕东乡侯这个顶脚下司给他穿小鞋。

    “皇上,刑部是查案子的,东乡侯并不熟悉刑部啊,”刑部尚书叫道。

    皇上皱眉。

    是他疏忽了。

    东乡侯进了刑部,除了添乱,干不了正事啊。

    皇上望着苏锦,他刚说的话不好出尔反尔,让她劝劝东乡侯。

    福公公看着皇上的眼神。

    嘴角连抽了好几下。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是东乡侯的女儿,她能不帮着自己的亲爹帮他这个皇上么?

    人家是父女同心啊。

    苏锦道,“皇上,您放心吧,我爹如果胜任不了刑部侍郎一职,您就是把他摁在刑部,他也会撂挑子不干的。”

    皇上,“……。”

    东乡侯,“……。”

    皇上望向刑部尚书。

    刑部尚书无话可说了。

    他现在只希望东乡侯放过刑部,早点撂挑子。

    刑部尚书退了一步,其他大臣都没再说话。

    皇上摆手道,“都退下吧。”

    跪了半天,那些大臣的腿都酸了。

    大臣们转身离开。

    东乡侯望着苏锦道,“怎么进宫了?”

    苏锦道,“来找皇上告状的。”

    “怎么了?”东乡侯眉头一皱。

    苏锦如实道,“女儿救了皇上,皇后赏赐我,但赏赐的糕点里有泻药。”

    “女儿借花献佛,孝敬给了老夫人,这会儿老夫人和南漳郡主他们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女儿得查清泻药,给他们消气。”

    皇上扶额道,“皇后御下不严,让人在赏赐的糕点里下了药,已经跟朕认错了,朕罚她抄一百遍宫规。”

    “才一百遍啊?”苏锦不满道。

    皇上,“……。”

    福公公,“……。”

    “宫规这么厚,”福公公用手比划了下。

    一百遍宫规比三百篇《女训》和《女诫》加起来还要多。

    苏锦没再说什么。

    但东乡侯不满意,他道,“皇后已经御下不严了,再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抄宫规,手底下的人还不知道怎么翻天。”

    “臣女儿是福大命大逃过一劫,她要是有什么万一,我青云山有的是忠心耿耿的弟兄,他们都视锦儿如己出,万一疯起来,臣可管不住。”

    福公公,“……。”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谁还不会御下不严了。

    皇后能。

    东乡侯更能。

    皇上望着东乡侯,眸光凝紧。

    “侯爷的意思是?”福公公问道。

    “既然皇后都承认御下不严了,凤鸾宫那些没调教好的宫女太监还留着做什么,贬的远远的,另外派得力可靠的宫人去伺候,”东乡侯道。

    “没有了后顾之忧,皇后才能静下心来抄宫规。”

    福公公惊呆了。

    他还以为东乡侯不让皇后抄宫规,是为了让皇后腾出时间来管教宫人。

    没想到——

    东乡侯的目的是砍掉皇后的左膀右臂。

    再顺理成章的让皇上派人去监视皇后。

    这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啊。

    只是皇后不会答应的。

    太后也不会。

    而且,就算知道是皇后要害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没有证据,也拿皇后没辄啊。

    如果仅仅只是靠霸道的话,胜算不大。

    “就这么办吧,”皇上道。

    小公公下去传旨。

    凤鸾宫内。

    皇后抄《女诫》抄的心烦气躁,大动肝火。

    宫女跑进来道,“娘娘,不好了,出大事了!”

    皇后脸色一沉。

    宫女上前道,“皇上罚娘娘抄宫规,东乡侯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觉得处罚轻了,皇上为了平息他们的怒气,要把凤鸾宫的宫女太监都贬了。”

    宫女急的不行。

    因为她就在被贬之列啊。

    这宫里除了永宁宫和太和殿,就只有在凤鸾宫当差最风光了。

    一旦被贬,可就不知道等着她们的是什么了。

    皇后脸寒如霜。

    她把手中的玉管狼毫笔扔下。

    抬脚就往外走。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