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太和殿。

    皇后气晕后,公公就禀告皇上了。

    皇上知道皇后很生气,但这么容易就晕了,皇上还真有点吃惊。

    要是平常,他肯定要去探望一番的,再帝后不合,那也是他的皇后。

    东乡侯起身向皇上告退。

    “皇上好好静养,臣先回府了,”东乡侯道。

    皇上两眼瞪着他,“要敢把刑部弄的乌烟瘴气,朕绝不饶。”

    东乡侯笑了一声,“臣进了刑部,皇上就会知道朝堂内外有多乌烟瘴气了。”

    皇上,“……。”

    能说这话。

    他果然是绕道去踢飞刑部右侍郎的。

    如此蔑视王法,却进了刑部——

    皇上脑壳疼了。

    他不知道是东乡侯傻了,还是他这个皇上傻了。

    苏锦福了福身。

    跟在东乡侯身后离开。

    出了太和殿没多久,东乡侯就和去而复返的刑部尚书遇上了。

    对待刑部尚书这个顶头上司,东乡侯的态度很正常。

    请顶头上司吃饭。

    “我在醉仙楼叫一桌菜,尚书大人可要赏脸,”东乡侯笑道。

    “不,应该我请侯爷吃一顿,”刑部尚书道。

    “应该我请,”东乡侯道。

    “不敢当,侯爷进我刑部,实在是屈才了,该我请侯爷赏脸才是,”刑部尚书道。

    “那好吧,”东乡侯道。

    刑部尚书,“……。”

    虽然一顿饭对他堂堂刑部尚书来说不算什么。

    可东乡侯为什么不再谦虚一下。

    他好歹也是顶头上司啊。

    带着一肚子疑惑,刑部尚书走到了太和殿。

    看到刑部尚书去而复返。

    公公都疑惑了。

    他怎么又回来了?

    殿内。

    皇上坐在床上,比起趴着,他宁愿坐着,就是不能动。

    福公公坐在一旁,是提心吊胆,生怕皇上又崩线了。

    小公公进来道,“皇上,刑部尚书求见您。”

    皇上眉头一皱。

    还让不让他好好清净几天了?

    不过想到东乡侯,皇上就不怪刑部尚书了。

    任谁知道东乡侯跑他手底下去了,都会吃不好睡不稳。

    “让他进来,”皇上道。

    小公公退出去。

    刑部尚书走进来。

    皇上见了道,“找朕何事?”

    刑部尚书给皇上请安,然后道,“臣想起来手头有件案子,可能是冤案,臣想亲自去查,需要离京一段时间,还望皇上准允。”

    皇上,“……。”

    这是惹不起东乡侯,躲着了?

    福公公同情尚书大人,又觉得他够聪明。

    东乡侯的脾气,连皇上都镇不住,他进了刑部,他这个尚书肯定管不了他。

    要是惹东乡侯不快,指不定还惹祸上身。

    离的远远的,眼不见为净,东乡侯就是把刑部祸害成什么样,他这个刑部尚书人不在,自然怪不到他头上来。

    皇上没说话。

    刑部尚书诚恳道,“还望皇上准允。”

    皇上抬手揉太阳穴,“希望爱卿能早日回京。”

    刑部尚书松了一口气。

    “臣一定不负皇上厚望,”他道。

    皇上摆摆手。

    刑部尚书退下。

    出了太和殿,刑部尚书望着天上飘荡的白云。

    他一离京,整个刑部就算是落到东乡侯手中了。

    刑部尚书出宫后,就去了刑部。

    他把皇上恩准他离京的事和刑部左侍郎一说。

    刑部左侍郎脸色惨白。

    顶头上司都不敢和东乡侯单独相处。

    他和东乡侯官职一样,他还不得被压的死死的?

    可刑部尚书跑了,他肯定跑不掉的。

    刑部左侍郎一脸生无可。

    刑部尚书不忍心道,“东乡侯进了刑部,他要做什么,别管他就是。”

    “让做什么,就做,实在办不到的,就装病。”

    刑部左侍郎脸上挤出来一抹苦笑。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没被东乡侯骑马撞断腿,已经是他走运了。

    刑部尚书没在刑部待多久,他就回了尚书府。

    尚书夫人已经知道他要离京的消息了,她红了眼眶道,“皇上为什么要让东乡侯进刑部,把老爷都给逼出了京都!”

    刑部尚书摆手,让丫鬟婆子都退下。

    等人都走了,刑部尚书望着尚书夫人道,“离京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东乡侯无关。”

    “怎么和他无关?!”

    “要不是他进了刑部,会离京吗?”尚书夫人道。

    这话,刑部尚书无法反驳。

    他道,“国公爷让东乡侯带了封信给我,让我把刑部交给东乡侯一段时间,让我称病在府里养伤,东乡侯做什么都不要管。”

    “怎么会是父亲?!”尚书夫人一脸吃惊。

    “的确是国公爷的亲笔信,他让我待在府里装病。”

    “可一旦装病,几个月不能出门,这太为难我了。”

    “东乡侯要在刑部做了什么,我也做不到视若无睹,只能离京了,”刑部尚书惆怅道。

    是镇国公让刑部尚书离京的,尚书夫人的怒气消了个干净,只剩下疑惑。

    “父亲为什么要帮东乡侯?”尚书夫人想不通。

    她了解镇国公,他不是会因为东乡侯逼迫或者东乡侯救了他儿子就助纣为虐的人。

    他能写这么一封信。

    足以说明他知道东乡侯进刑部是为了什么。

    并且赞同他这么做。

    只怕东乡侯要做的不是小事。

    “这事不要告诉旁人,包括老夫人在内,”刑部尚书叮嘱道。

    “我知道。”

    “去镇国公府探望过老夫人了?”刑部尚书问道。

    “还没去呢,再不去就晚了,等我回来再帮收拾行李,”尚书夫人道。

    她起身,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崇国公府,正堂。

    崇国公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气的脸色铁青。

    丫鬟跪在地上收拾碎茶盏。

    生这么大的气,显然是收到皇后被气晕的消息了。

    崇国公知道东乡侯睚眦必报的性子,为了防止东乡侯的人找到黄公公,所以派人满京都的寻找。

    崇国公府找人很快,东乡侯府在这方面薄弱的多。

    连黄公公的面都没见过,怎么找?

    但找人不是关键。

    关键还是把消息传到皇后耳朵里。

    是令她沉稳,还是令她心虚,得看她听到的是什么消息。

    东乡侯把握住了关键。

    即便没有黄公公,也让皇后不打自招了。

    既然认了罪,就没有出尔反尔的机会了。

    崇国公府忙了一通。

    除了把皇后气吐血之外,一点用处没有。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