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牡丹院。

    内屋。

    丫鬟扶着南漳郡主坐到床上,给她拿大迎枕靠着。

    南漳郡主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吃了一块糕点,少说也往茅厕跑了二十趟。

    她现在已经不敢吃东西了。

    昨晚上吃了一碗粥,夜里起来四回。

    一夜没睡。

    这泻药是宫里太医配出来最烈的泻药,寿宁公主找太医要的分量足够要一头牛的命。

    南漳郡主靠在大迎枕上,眼敛微青,眸底寒芒闪烁。

    丫鬟进来道,“郡主,皇后气晕了。”

    南漳郡主面无表情。

    蠢的在糕点里下毒,牵连到她,就是气死都活该,何况只是气晕。

    她就没见过这么蠢的!

    赏赐十六盒糕点,是饭桶才会全部吃完!

    在糕点里动手脚,也不知道和她打声招呼!

    愚不可及!

    南漳郡主越想越生气。

    丫鬟讨了个没趣,乖乖退下。

    丫鬟出门,就看到苏锦带着杏儿走过来。

    青黛远山,顾盼生辉,精致的容颜散发令人无法忽视的光芒。

    苏锦走上前,丫鬟将她拦下,“大少奶奶,郡主身体不适,谁也不见。”

    “皇上重伤需要静养,不都见我家姑娘了,”杏儿道。

    “……。”

    这丫鬟真是放肆。

    知道皇上需要静养,还进宫找皇上,她还有理了。

    皇上宠爱大少奶奶,郡主就一定也要宠着她吗?

    丫鬟意见很大。

    但再大的意见也只敢放在心里,脸上不敢露分毫,态度还要很好。

    “大少奶奶先等会儿,奴婢去问问郡主,”丫鬟道。

    丫鬟进屋,把话转达给南漳郡主。

    南漳郡主脸色不善,“不见!”

    丫鬟再把话转达给苏锦。

    苏锦一点都不生气。

    不见就不见吧。

    本来她来的就不怀好意。

    进不进去一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来意要转达到。

    苏锦望着内屋道,“麻烦告诉母亲一声,我已经进宫帮她和老夫人他们讨过公道了,皇后御下不严,皇上已经下旨把凤鸾宫那些没管教好的宫人都贬去看守皇陵了。”

    丫鬟,“……。”

    大少奶奶。

    确定这是郡主和老夫人要的公道?

    糕点已经要郡主半条命了,讨回来的公道会直接把郡主另外半条命也要了。

    苏锦朝内屋福了福身,施施然离开。

    只是走了没几步,哐当茶盏摔碎的声音就传了来。

    “气大了,”杏儿道。

    “是太感动了,才把手里的茶盏给摔了,”苏锦拍杏儿脑门道。

    杏儿,“……。”

    “姑娘,确定是感动的?”杏儿摸脑门道。

    “有我这么一个不畏强权,豁出去进宫替她讨公道的儿媳妇,不但感动,还值得骄傲呢,”苏锦道。

    “……。”

    “我敢说,京都没有哪个儿媳妇比我做的更好了。”

    啪嗒。

    苏锦往自己脸上贴了张大金片,四下丫鬟婆子的眼睛没差点被闪瞎。

    大少奶奶绝对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片贴的太多,才有这么厚的脸皮。

    她是想把郡主活活气死啊。

    可偏偏——

    她的话没人能反驳。

    大少奶奶要不是孝顺的借花献佛,也不会把老夫人他们都祸害了。

    老夫人他们没了半条命,却成就了大少奶奶的孝顺之名,真是没地儿说理去了。

    浇了一把烈油后,苏锦带着杏儿去了栖鹤堂。

    同样被拦在门外。

    但苏锦还是进去了。

    她借了一把东风。

    老夫人的嫡次女,镇南王府二姑奶奶,南宁侯夫人携女儿回来探望老夫人。

    苏锦就在那里站着,丫鬟默默的把南宁侯夫人给拦下了。

    借她几个胆子,也不敢拦下大少奶奶,却让南宁侯夫人进屋啊。

    一定要一视同仁。

    丫鬟进屋禀告老夫人。

    女儿专程回来探病,老夫人没有理由不见。

    苏锦就跟在南宁侯夫人身后进了屋。

    迈过门槛的时候,苏锦扔给自己一记大白眼。

    人家不乐意见她,她还努力往人家跟前凑,她真是嫌日子过的太舒坦了,没事给自己找点不痛快。

    像这样互看不顺眼,就应该离的远远的,让距离产生美。

    偏生这是古代——

    父母在,不分家。

    苏锦才绕过屏风,南宁侯府大姑娘廖雪已经扑到床边了。

    “外祖母,”廖大姑娘唤道。

    她眼眶通红,声音哽咽。

    老夫人上了年纪,一夜没睡,精神就不好,何况脚还疼着,还拉了一天的肚子,没断气已经算她命大了。

    她虚弱到连看苏锦的眼神,都没力气射出寒刀来。

    苏锦走上前,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瓷瓶,她道,“这是止泻药,效果极好,老夫人试试。”

    廖雪瞪着苏锦,“给的糕点已经把我外祖母害成这样了,还要外祖母吃给的东西?!”

    “想害死我外祖母不成?!”

    杏儿一脸不快。

    她刚要说话,就被苏锦拦下了。

    苏锦望着廖雪道,“老夫人让我帮她捏脚,我一时激动,把老夫人的脚捏肿了,我心生愧疚,不知道怎么面对老夫人,正好皇后赏赐了我十六盘子糕点,我便借花献佛向老夫人赔礼,何错之有?”

    廖雪脸色一僵。

    她并不知道老夫人的脚被捏肿的事。

    更不知道她的脚是苏锦捏肿的。

    “这药是我青云山特制的,是我专程去东乡侯府讨来的,可惜只剩下这两颗了。”

    “如果老夫人怕药有毒,那便算了,”苏锦道。

    不要正好。

    省的她要调制止泻药。

    王妈妈忙走过来,道,“谢大少奶奶了。”

    苏锦便把药瓶给了王妈妈。

    未免打扰老夫人母女说体己话,苏锦福身告退。

    等苏锦走后。

    王妈妈把药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手一抬,直接把药丸给打落在地,滚进梳妆台底下。

    她眸光冰冷,“扔了。”

    王妈妈脸色僵硬。

    她是心疼老夫人,她要知道老夫人不吃,她就不要大少奶奶的药了。

    大少奶奶不是坏人。

    她更不可能在药里下毒害老夫人。

    青云山不止人霸道,药也霸道啊。

    大少奶奶手里的东西没有差的,大夫开的止泻药不管用,未必大少奶奶的就不管用。

    王妈妈看着手里最后一颗药丸,不知道怎么办好。

    让她还给大少奶奶,那是万万不敢的。

    可留在手里,她就更不敢了。

    她还记得苏锦说的,只剩两颗了,借她几个胆子也不敢据为己有。

    这药该给谁吃呢?

    王妈妈正为难,红袖小声道,“要不给六少爷吃吧?”

    “六少爷也拉肚子了?”王妈妈吃惊。

    六少爷是三房庶子。

    皇后赏赐的糕点,怎么会有他的份?

    红袖轻点了下头。

    王妈妈眸光一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三太太实在是……

    六少爷才七岁啊,竟也忍心。

    害了庶子,还得了一个嫡庶一视同仁的好名声。

    把药瓶塞给红袖,王妈妈道,“快拿去给六少爷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