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周院正听得是毛骨悚然。

    心疼皇上。

    更心疼自己。

    可怜他们做太医的,每回皇上有个头痛脑热就紧张的不行,唯恐让皇上多吃了苦头,一家老小性命不保。

    轮到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给皇上包扎伤口了……

    居然是用针线缝起来的。

    皇上没生气,还赏赐了她。

    这要是太医院的太医干的,只怕坟头上都长草了。

    人比人,气死人。

    ……

    苏锦和谢景宸刚走上台阶,准备出府。

    宫里的马车就在国公府门前停下了。

    坐在车辕上的小公公是熟人。

    见了苏锦,忙请安道,“见过大少奶奶,皇上传召您进宫。”

    “我知道了,”苏锦道。

    “我陪进宫,”谢景宸道。

    苏锦瞅着他,“不是有事吗?”

    “一点小事,我让狄青去就可以了,”谢景宸道。

    扶苏锦坐上马车后,谢景宸刚准备上去,小公公就把凳子搬走了。

    杏儿从另一边爬上去的。

    小公公坐到车辕上,催道,“皇上等的急,谢大少爷快些。”

    说完,赶着马车就朝皇宫跑。

    毕竟皇上是用了急召两个字的。

    谢景宸,“……。”

    他想坐马车,培养一下感情,怎么就那么难。

    他转身去骑马。

    叮嘱暗卫几句后,谢景宸道,“办完事后,去找我。”

    “是。”

    马车一路狂奔进宫,苏锦后脑勺都磕了一下,杏儿抓着马车道,“要那么急吗,都磕疼我家姑娘了。”

    “皇上着急,大少奶奶忍忍,”小公公道。

    “我没事,”苏锦道。

    杏儿便没说什么了。

    一般马车进宫都是在固定的地方停的,因为皇上急召,马车是尽可能的离太和殿近。

    近到苏锦都心疼以前走过的那些路。

    从马车上下来,头晕晕乎乎的,仿佛踩在云端上一般。

    好在走了没半盏茶的功夫,就到太和殿了。

    福公公在殿外翘首以盼,急的是来回打转。

    见到苏锦,就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眼睛都泛着光。

    “大少奶奶可算是来了,”福公公热切道。

    “出什么事了?”苏锦问道。

    “皇上后背痒的厉害,”福公公道。

    杏儿啊了一声,“痒就挠啊,等我家姑娘进宫,还不得把皇上痒死啊。”

    福公公,“……。”

    找她们进宫不是给皇上挠痒痒的啊。

    要是挠痒痒能解决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只要皇上一句话,等着给皇上挠痒痒的能从太和殿排到城门口去。

    “不能挠,一挠就疼,”福公公心疼道。

    苏锦边迈步进殿,一边道,“这是伤口在修复的正常反应,不用太紧张。”

    苏锦说的轻松,但福公公放心不下啊。

    皇上一怒,那就是人命关天的事。

    当然,那是别人的命。

    他才帮皇上挡过暗器,只要他不犯十恶不赦的错,皇上肯定会饶他一条小命的。

    周太医没有走,就伺候在一旁。

    其实他待的很不安,只要皇上眼神扫过来,周院正就担心皇上叫人把他拖下去打板子。

    上回皇上龙臀被马蜂蜇,还是青云山的大夫药膏治好的,他们这些太医还比不上土匪用的大夫,皇上砍他们脑袋一点都不会心疼的。

    福公公快步上前道,“皇上,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来了。”

    苏锦走上前,正要福身给皇上见礼。

    皇上就道,“不用见礼了,快给朕治后背。”

    他背过身,宫女帮皇上把明黄亵衣脱掉,露出后背上的伤口来。

    苏锦走上前,仔细看了看皇上的伤口,道,“伤口愈合的很好,可以拆线了。”

    “拿剪刀和镊子来,”苏锦道。

    宫女赶紧照办。

    苏锦小心翼翼的把线剪短,再用镊子把线从肉里抽出来。

    疼的皇上额头上全是汗珠。

    抽了两根线后,皇上忍不住了,“先别动。”

    苏锦拿着镊子,手僵硬在半空。

    “皇上有何吩咐?”福公公问道。

    皇上默了默,闷声道,“还是打晕朕吧。”

    福公公,“……。”

    皇上。

    您这要求也太吓人了。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晕您啊。

    “相公,来,”苏锦退到一边。

    谢景宸手一抬,直接朝皇上的脖子劈去。

    皇上晕倒在龙榻上。

    福公公,“……。”

    周太医,“……。”

    能不能怜惜皇上一点?

    寿宁公主走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们向天借胆,敢打晕我父皇!”寿宁公主指着谢景宸和苏锦道。

    苏锦瞥了她一眼,没理她。

    寿宁公主气炸了,她走过来,被福公公拦下道,“是皇上要求的。”

    父皇要求的?

    父皇是傻了吗?!

    “骗谁呢?!”

    “我父皇会要求别人打晕他?!”寿宁公主不信。

    福公公恨不得捂寿宁公主嘴巴才好。

    叫这么大声,太和殿外的侍卫都听见了。

    这里是皇宫,不是皇上要求的,谁敢这么做啊。

    寿宁公主一把推开福公公,然后被周院正拦了下来。

    “公主息怒,的确是皇上要求的,”周院正道。

    “如果公主不信,等皇上醒过来,您可以问皇上。”

    寿宁公主眉头皱的紧紧的。

    见苏锦把线抽出来,寿宁公主道,“笨手笨脚的,我来!”

    苏锦,“……。”

    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拆线笨手笨脚的。

    而且不止说她笨,寿宁公主直接过来抢镊子了。

    苏锦没让,寿宁公主不松手。

    “放手!”寿宁公主叫道。

    苏锦笑了,“这话应该我来说吧!”

    “这是我父皇!”寿宁公主道。

    “……。”

    好吧。

    无法反驳。

    但苏锦也没松手,她不会赌气就不把皇上当回事了。

    这点职业道德她还是有的。

    “把寿宁公主请出去,”谢景宸冷道。

    寿宁公主脸色一沉,“敢?!”

    “镇国公府大少爷胆子真是不小,是不是连本宫也要一起请出去?”外面,皇后走进来。

    福公公头疼。

    怎么一个也没拦住啊。

    现在皇上又晕了,谁能镇得住皇后啊。

    福公公忙上前道,“帮皇上拆线要紧。”

    寿宁公主继续抢镊子,苏锦不让。

    皇后冷道,“松手!”

    “本宫的话,敢不听?!”皇后冷道。

    苏锦看向福公公,“福公公,待会儿皇上疼醒过来,可得帮我作证,不是我不帮皇上拆线,是后命难为。”

    说着,寿宁公主一用力,就把镊子抢过去了。

    她腰一动,就把苏锦挤到了一旁。

    苏锦就站在一旁看她作死。

    线是她缝的,没有人比她清楚怎么拆对伤口撕扯最小。

    看着寿宁公主又拉又扯,苏锦侧过脸不忍心看。

    有这么一个坑爹的女儿,皇上也真是可怜。

    寿宁公主在成功拆下三根线后,也成功的把皇上给疼醒了过来。

    皇上倒吸气。

    一扭头,见是寿宁公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谁让拆线的?!”皇上怒道。

    “是皇后!”杏儿飞快道。

    皇上瞥向皇后,龙颜震怒,“一百遍宫规都不够皇后抄的,还这么清闲,那就再加一百遍!”

    “抄不完宫规,别来见朕!”

    皇后,“……!!!”

    “皇上息怒,臣妾知错了,”皇后委屈道。

    “滚!”皇上疼醒过来,脾气前所未有的大。

    “父皇,”寿宁公主吓着了。

    “也一样!”皇上冷道。

    苏锦走过去,一把将镊子抢了过来。

    “这样的粗活,不适合公主干,公主还是回去舞文弄墨抄宫规吧,”苏锦把玩着镊子道。

    寿宁公主死死的咬着唇瓣,眼底含着泪向皇上控诉不公,指着苏锦道,“凭什么她就可以?!”

    苏锦哂笑,“就凭这线是我缝的。”

    寿宁公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