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着暗卫把两男子搬进马车内。

    苏锦轻呼一口气。

    早知道最后还是要把马车让出来,又何苦把那护卫绑在树上。

    跑了这么半天,再回去接他太过麻烦,只能等他醒过来自己下树了。

    马车里多了两陌生男子,杏儿不愿意和他们待在一起,便和暗卫坐在车辕上,往城门驶去。

    河畔树上。

    男子醒过来,迷迷糊糊之间,身子想动一动。

    脑袋能动,腿也能动,可是胳膊和腰动不了。

    这明显被人捆着的感觉瞬间让他浑噩的脑袋清明了几分。

    他被人挟持了?!

    他猛然睁开眼睛——

    看到的是澄澈的河水,鱼儿游的欢快。

    男子,“……。”

    四下无人,没有被抓。

    他回忆了下,自己和大少爷换了衣服,引开刺客,挨了一剑后,刺客赶着去抓大少爷,就没管他。

    他头晕沉沉的,听到湖畔有欢笑声,就走了过来。

    只是还没看见人,两眼一黑,往前一栽。

    等他再醒过来,却是在树上。

    伤口被人包扎过,也没有中毒的感觉,毒应该是解了。

    男子心中感激。

    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救了他。

    但这样的感激在他怎么也挣脱不开后,就化为黑线了。

    绑的也忒结实了点儿。

    而且两只手一起绑了,他怎么解开自己?

    男子浑身无力,就那么趴在树上——

    分外的想死。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他口干舌燥,脑袋晕乎乎之际,有牛叫声传来。

    男子艰难的扭头,才看到一老者赶着牛车过来。

    男子嘴动了动,救命两个字怎么也喊不出来。

    眼看着牛车从河边过去,男子怕今晚要在树上过夜,更不知道自家主子情况如何了,他豁出去道,“救命啊!”

    老者听到叫救命声,停下牛车。

    东张西望,并未见到人。

    “我在树上,”男子道。

    老者寻着声音一看,果然树上有人。

    老者不比苏锦,见人就救,他得判断这人是不是好人,能不能救。

    “老人家,有劳放我下来,我必有重谢,”男子道。

    老者见他身上衣着华丽,眉间虽然冷冽了些,却不像是坏人。

    这才帮忙放男子下来。

    看到绑着自己的是女子的束腰,男子愣了下,耳根微红。

    “公子,我还赶着回家,”老者催道。

    男子一摸怀里。

    钱、没、有、了……

    腰间佩戴的玉佩和荷包也不翼而飞。

    男子,“……。”

    老者怀疑的看着他。

    男子一脸尴尬,“钱被人偷了。”

    老者脸色不快。

    看着人模人样,居然是个骗子!

    男子忙把身上染了血的锦袍脱下来塞给他,“这锦袍是用金丝银线绣的。”

    说完赶紧跑。

    只是走了几步之后。

    男子又转身,把老者扔在地上的女子的束腰捡了起来。

    马车上,杏儿愉快的把银票从跨包里拿出来。

    跨包不透风,银票塞了半天也没干。

    杏儿就坐在车辕上,手伸着,借风力把银票一张张吹干。

    京都的世家少爷真是太太太有钱了。

    随随便便打劫了一下就有一万两银子。

    再加上卖解毒丸的,又是一万两。

    以后一定要劝姑娘多出来走走,这样挣钱可比开铺子快多了。

    杏儿脸上的笑容比山花灿烂。

    这边她高兴了,崇国公世子他们是一点都不高兴。

    意气风发的出来散心,回去的时候半边脸肿着,一看就是被人给打了。

    挨了一个不能动武的病秧子一脚,被人踹河里去了,传扬出去,还不笑掉人大牙?

    喝点水就中了毒,被人打劫了不算,还朝土匪买了一颗解毒丸?!

    简直背到家了!

    以为这就是最倒霉了?

    还不是——

    崇国公世子几个的脸一看就是被人给揍了,进城后,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窃窃私语。

    不少人猜测是不是又碰到东乡侯府大少爷了。

    整个京都,除了东乡侯府的人,没人敢揍崇国公世子。

    虽然没猜对,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谢景宸是东乡侯府的女婿。

    一个女婿半个儿。

    崇国公世子气的拳头攒紧。

    然后,他又看到了苏崇。

    真是冤家路窄啊。

    赌博的事,让他沦为京都的笑柄,今天又喝了他妹妹的洗脚水,还被她打劫,新仇旧恨,那是不报不快。

    他们三个一对眼,计上心来。

    本来一行四人,分别是崇国公世子、兵部尚书府大少爷、武安伯世子、永宁侯世子。

    现在只剩三人了。

    永宁侯世子没喝洗脚水,没有中毒,还在他们昏迷的时候帮他们买了药丸,结果人家醒过来并不领情。

    甚至崇国公世子还放话那三千两他不会给的。

    他不给,永宁侯世子作为经手人,他能不负责到底吗?

    救了人,还要往里搭钱。

    心情不快,他就先回府了。

    苏崇慢悠悠的骑在马背上。

    只有他一人。

    楚舜他们体力不行,训练过后,累成狗,再加上鼻青脸肿的,不愿意出来遭人笑话。

    兵部尚书府大少爷骑马走到苏崇身后。

    崇国公世子他们没有动。

    兵部尚书府大少爷手一抬,一把匕首朝前飞去,直插在苏崇马屁股上。

    马凄惨的叫了一声,拼命的往前跑。

    崇国公世子和武安伯世子拿了绳子把路挡着,好把苏崇捆起来。

    苏崇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等马跑过去的时候,他腾空而起,两脚一踹。

    崇国公世子和武安伯世子一人往一边砸去。

    崇国公世子砸在了豆腐摊上,一身的豆腐。

    武安伯世子砸在面摊上,脸上都是面粉。

    崇国公世子,“……!!!”

    武安伯世子,“……!!!”

    围观的百姓笑的前俯后仰。

    苏崇一人赏了一脚,就去追自己的马了。

    街上人来人往,他怕马撞伤人。

    追上自己的马后,苏崇看到马屁股上的匕首,是火冒几丈高。

    苏锦他们骑马进京。

    往前走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了苏崇。

    谢景宸骑马走过来,然后翻身下马,并把苏锦抱下来。

    “大哥,在这里做什么?”苏锦问道。

    “马受伤了,在给马包扎伤口,”苏崇回道。

    谢景宸抬头,就看到一间药铺。

    一旁的大夫涨红了脸给马上药,是敢怒不敢言。

    他一个大夫,在京都也算小有名声了,居然被当成兽医使唤。

    想到被踹倒的崇国公世子和武安伯世子,大夫怒气就小了很多。

    杏儿走过来摸着马脑袋道,“大少爷,的马怎么会受伤啊?”

    “别提了,被人算计了,”苏崇气闷道。

    实在不想提这么丢脸的事,他望着苏锦道,“镇国公府找我拿的药丸效果怎么样?”

    居然真的是她大哥的手笔。

    “非常好,”苏锦笑道。

    苏崇松了口气,“那就好。”

    苏锦,“……。”

    大夫涂了药,包上纱布道,“伤口包扎好了。”

    谢景宸看了一眼,脑门上一根粗壮的黑线滑下。

    苏崇摸了摸马,翻身上马,“我先去给马报仇,改日再聊。”

    “对了,妹夫,帮我付下诊金,”苏崇道。

    谢景宸,“……。”

    苏崇骑马离开。

    马臀上包扎的纱布回头率百分之两百。

    大夫望着谢景宸。

    暗卫走过来,默默的把诊金付了。

    苏崇直奔兵部尚书府。

    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来,兵部尚书府的小厮都吓住了。

    苏崇翻身下马,直接走了进去。

    没人敢阻拦。

    尚书府总管迎上来,“苏大少爷怎么来了?”

    “们家大少爷伤了我的马,他人呢?!”苏崇怒道。

    “大少爷正在为这事挨打中,”总管默默道。

    苏崇,“……。”

    他去正堂,就看到兵部尚书手里拿着鞭子。

    大少爷跪在地上,兵部尚书夫人抱着自己的儿子。

    “要打,就连我一起打吧!”兵部尚书夫人哭道。

    兵部尚书气的脸色发青。

    东乡侯都当着皇上的面发话他志在兵部。

    刑部侍郎明明就是东乡侯故意撞翻的。

    他都多少天没睡过安稳觉了,这个逆子还敢去招惹东乡侯的儿子。

    他是向天借胆!

    “把夫人拉开!”兵部尚书吩咐道。

    两丫鬟把兵部尚书夫人拉开。

    兵部尚书手一动,一鞭子抽过去。

    大少爷锦袍上多了道鞭痕。

    苏崇数了下,有三道了。

    没见血。

    兵部尚书夫人挣脱开,护着儿子。

    兵部尚书气的把鞭子扔在地上。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打了这么多鞭子也舍不得了。

    苏崇有点心酸,有点羡慕。

    爹打的够敷衍了。

    做娘的还这么舍不得,这种感觉,他从来没体会过。

    有点妒忌了。

    本来只打算要一千两补偿的苏崇。

    出兵部尚书府时,手里多了三千两的银票。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