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大殿瞬间安静下来。

    只余下东乡侯的声音在徘徊。

    文武百官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东乡侯。

    东乡侯,“……。”

    “是罚我两年俸禄?”东乡侯问道。

    “嗯,”皇上憋笑。

    “……。”

    “不好意思,臣听错了,”东乡侯道。

    百官憋出内伤来。

    就说东乡侯被罚了两年俸禄,还高兴成那样,原来是听错了。

    东乡侯看了皇上一眼。

    什么话没说。

    福公公却是心肝儿颤抖。

    完了。

    本来两年俸禄就能打发的事,这回怕是没那么容易善了了。

    此事没人提,自然不了了之。

    有御史台站出来弹劾南安王他们教子无方。

    已经好多天没见到儿子的南安王被弹劾的莫名其妙。

    他儿子不是被揍的鼻青脸肿没脸出东乡侯府吗?

    怎么又招惹了御史台?

    “怎么回事?”皇上好奇道。

    御史望着皇上,“皇上,昨晚巡城官看到南安郡王、靖国侯世子他们和东乡侯府大少爷一人扛了一男人大半夜的走在街上。”

    皇上,“……。”

    南安王嘴角抽抽。

    他和靖国侯他们都望着东乡侯。

    东乡侯道,“那是刺客。”

    御史台孙大人大着胆子道,“据巡城官说东乡侯府大少爷他们看上去更像刺客。”

    皇上,“……。”

    东乡侯,“……。”

    大半夜的。

    一人扛着一男子走在街上,确实匪夷所思。

    皇上望着东乡侯等着他解释。

    东乡侯淡淡道,“人我已经送去刑部大牢了,如果御史大人不信的话,可以去刑部大牢探监。”

    孙御史望着东乡侯,被东乡侯眸底闪烁的寒芒吓的背脊发寒。

    “不,不用了。”

    “既然东乡侯当着皇上的面这么说,应该不是假的,”孙御史怂道。

    进了刑部大牢,想毫发无损的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点觉悟——

    孙御史还是有的。

    大殿再一次陷入静谧。

    皇上道,“没事禀告了吗?”

    没大臣说话。

    福公公宣布退朝。

    等皇上回御书房,没见到东乡侯的人。

    “东乡侯走了?”皇上挑眉道。

    “应该是回去了,”福公公笑道。

    皇上松了一口气。

    等他迈进御书房,就看到东乡侯在拿糕点吃。

    皇上,“……。”

    福公公,“……。”

    福公公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皇上。

    高兴的太早了。

    皇上稳了稳心神,坐到龙椅上,道,“东乡侯没出宫,找朕有事?”

    东乡侯望着皇上。

    “现在皇上也知道望州的事了,该给臣奖赏了,”东乡侯开门见山道。

    福公公,“……。”

    他伺候皇上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哪个臣子这么直白的讨赏的。

    “奖赏已经抵消了,”皇上道。

    东乡侯皱眉,“这能抵消?”

    “臣要不去劫望州的粮草,皇上不知道望州有问题,那批粮草也会被人私吞,”东乡侯道。

    “两个大功劳,皇上罚我两年俸禄,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呢?”东乡侯一脸不快。

    皇上瞪他。

    “东乡侯府都要喝西北风了,那别人只怕连西北风都没得喝了,”皇上磨牙道。

    东乡侯,“……。”

    皇上端起茶盏,问道,“老实说,抢了望州府衙多少银子?”

    东乡侯看了皇上一眼。

    “一个需要朝廷接济的府衙能有多少银子?”东乡侯不答反问。

    “……。”

    “说实话!”

    “臣说的实话,皇上未必信,何不干脆直接去问冀北侯?”东乡侯道。

    “……。”

    皇帝盯着他。

    东乡侯道,“钱多少,我没数,总之望州府衙的银库是空了。”

    不只是银库,还把望州知府的宅子给抄了,值钱的通通都带走了。

    特意绕道去的,怎么能不结结实实的捞一把?

    皇上头疼。

    他摆摆手,“把赏赐拿给他。”

    福公公一脸懵怔。

    事先压根就没准备赏赐啊,怎么拿给东乡侯?

    可皇上这是要给东乡侯一个错觉。

    之前在议政殿只是做戏给那些大臣看的,维护他皇上的威严,现在可是为难他了。

    福公公转身去了皇上小库房。

    拿了一万两银票。

    他问小公公道,“够不够?”

    小公公摇头。

    他不知道。

    福公公就当不够。

    又拿了三千两。

    他再望着小公公。

    小公公再摇头。

    福公公再拿。

    看着见底的锦盒。

    福公公有点心虚了,还回去五千两,拿了一对血如意和一盒子红宝石,用托盘装好拿出去。

    东乡侯看了看,满意的谢恩走人了。

    把人打发走了,皇上总算能放心的喝茶了。

    福公公望着皇上,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皇上道。

    “小库房里只剩下八千两银票了,”福公公道。

    “……。”

    咳咳!

    皇上咳嗽起来。

    外面,小公公进来道,“皇上,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来了。”

    皇上,“……。”

    福公公,“……。”

    完了。

    最后八千两怕是要保不住了。

    可怜他从东乡侯的赏赐里省下来的,怕是又要落他女儿手里了。

    “朕有事忙,不见她们,”皇上果断道。

    小公公出去,把皇上的话转达苏锦知道。

    杏儿望着苏锦,忧愁道,“皇上不见咱们,那咱们怎么办?”

    苏锦望着小公公道,“皇上真的腾不出一点时间吗?”

    “腾不出来,”小公公回道。

    “那就只能去找太后了,”杏儿失望道。

    去找太后?

    小公公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太后凄惨无比的下场。

    见苏锦转身要走。

    小公公身子一凛,忙道,“们先别走,我再去问问皇上。”

    苏锦,“……。”

    杏儿,“……。”

    她们就在御书房外等着。

    没一会儿小公公就回来了。

    “皇上让们进去,”小公公道。

    “……。”

    苏锦一脸黑线。

    皇上这是有多怕她去见太后?

    她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苏锦抬脚迈进御书房。

    看见她笑着走进来,那“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笑容,皇上脑壳一阵阵抽疼。

    苏锦上前福身给皇上请安。

    “平身。”

    “谢皇上。”

    苏锦站起身来。

    皇上望着她,道,“来找朕有急事?”

    苏锦摇头道,“不是急事,也不是非找皇上不可,只是皇上更和蔼些。”

    “何事?”皇上和蔼道。

    苏锦看了皇上一眼,把头低下。

    “昨儿太后赏赐了我不少东西,其中有六百亩良田,我把田契弄掉了,不知道那六百亩良田在哪儿了,”苏锦惭愧道。

    “我怕太后责怪我看护田契不力,这才来找皇上的,”苏锦道。

    “就这事?”皇上问道。

    苏锦点点头。

    这么点小事,这对皇上来说都算不上举手之劳,动动嘴皮子就可以了。

    他吩咐福公公道,“去永宁宫跑一趟。”

    “是,”福公公应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