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为了一件子虚乌有的事。

    挨了太后一顿痛斥。

    皇上一脸郁闷。

    罪魁祸首站在那里,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杏儿一脸“太后好凶”。

    苏锦福身给太后请安。

    太后看她的眼神都能凝成霜。

    “太后,那六百亩良田肯定有人耕种,我不派人去接手,就会一直耕种下去,所得的粮食依旧是朝廷的,”苏锦道。

    “皇上另外补我六百亩良田是皇上宽厚。”

    苏锦这么说也合情合理。

    但就是太蔑视太后了。

    太后冷道,“好好的田契送到手里,怎么就毁了?!”

    “六百亩良田,价值万两,苏锦绝不会故意损毁田契,”苏锦道。

    她从怀里摸出一张碎田契来。

    “我问过国公府管事,田契损毁想补办都难,何况只剩下这么多了,除非能证明六百亩良田确实是太后您赏赐的,由宫里人出面带我去补办,”苏锦道。

    苏锦把田契递给太后,让她过目。

    太后只瞥了一眼。

    苏锦就给李嬷嬷了。

    苏锦道,“其实我只要知道这六百亩良田在哪儿就成了,我想就算我没有田契,也没人敢找我的茬。”

    “李嬷嬷看看,对着这剩下的田契,能不能想起来在什么地方,”苏锦一脸期盼。

    李嬷嬷把田契还给苏锦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太为难奴婢了,我只记得田契背面有个墨迹,其他的不记得了。”

    很好。

    没有比田契背面有墨迹更好的了。

    苏锦望着李嬷嬷道,“李嬷嬷真的不记得田契上的六百亩良田在哪儿?”

    李嬷嬷有些恼了。

    说不记得就是不记得了!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大少奶奶见谅,”李嬷嬷生硬道。

    “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苏锦不死心道。

    “没有!”李嬷嬷不耐烦道。

    苏锦看了她一眼。

    轻飘飘的眼神,却让李嬷嬷背脊划过一阵寒流。

    苏锦转身朝皇上走去。

    等到龙案前,手里多了几张碎田契。

    苏锦放到龙案上。

    然后跪下来。

    这一幕,直接把人都惊住了。

    “这是做什么?”皇上问道。

    “请皇上做主!”苏锦道。

    皇上看着桌子上的田契,一头雾水道,“田契虽然撕毁了,但也能看的清,找衙门再补办一份就是了。”

    苏锦摇头道,“皇上,这份田契是假的。”

    皇上,“……。”

    福公公惊呆了。

    他把田契拿起来看了几眼道,“怎么就是假的?”

    苏锦道,“这田契是用乌贼汁写出来的,现在看字迹明亮,等过十天半个月,字迹就淡了,等再过些日子,字迹就消失了。”

    皇上看着田契。

    对着苏锦的话,心里跟明镜似的。

    苏锦嫁进镇国公府,身边无人可用,十天半个月压根就不会去看太后赏赐的良田。

    东乡侯府的小厮就更不会了。

    没有了字迹,就是闹进宫来,也只能把这哑巴亏给咽下去。

    皇上望着太后。

    这回轮到皇上动怒了。

    李嬷嬷脑门上豆大的汗珠涌出来。

    皇上一拍龙案,“到底怎么回事?!”

    李嬷嬷跪下来道,“皇上,太后赏赐给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田契是真的啊。”

    苏锦笑道,“李嬷嬷不是还记得田契背面有墨迹吗?”

    皇上随手一翻。

    正巧翻到有墨迹的那一块。

    李嬷嬷说过这话后,苏锦没机会再动手脚。

    这块墨迹足以证明这就是太后赏赐给苏锦的那块田契。

    可就是这样——

    李嬷嬷还反咬苏锦一口。

    苏锦无语了。

    又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我可是给太后留着面子,大事化小,如果们执意不认罪,那我可就去找在地契上盖章的衙门算账了,”苏锦道。

    “字是乌贼汁写的,这印章可是真的,事情闹大了,到时候丢脸的可不是我。”

    清脆的声音,仿佛玉石掷地。

    太后的脸仿佛挨了一巴掌似的,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苏锦该给的面子给了,该说的也都说了。

    软的人家不吃,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太后气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事到如今,李嬷嬷也只能认了。

    嗯。

    她把罪名推在了刘公公身上。

    “田契是刘公公准备的,”李嬷嬷道。

    皇上望着太后。

    太后只觉得喉咙里有了血腥味。

    她强忍着道,“是哀家疏忽,让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受委屈了。”

    她把手腕上的羊脂玉镯退下来,“这是先皇赏赐给哀家的,权当是哀家御下不严给的补偿。”

    又一个御下不严的。

    苏锦回头望着皇上。

    显然,一个羊脂玉镯是消不了她的怒气的。

    对这事,皇上也生气。

    “赐刘公公杖毙,”皇上冷道。

    苏锦回头,飞快的把太后赏赐的羊脂玉镯接了。

    皇上,“……。”

    福公公,“……。”

    “谢太后赏赐,”苏锦把羊脂玉镯戴在手腕上。

    太后气的额头青筋暴起。

    刘公公是她的心腹!

    断她一臂膀,还收了先皇赏赐给她的羊脂玉镯!

    太后气的缺氧,呼吸不畅。

    “既然田契是刘公公换的,那真田契肯定在他那里,”苏锦道。

    皇上吩咐福公公道,“去找刘公公拿田契。”

    福公公退下。

    李嬷嬷有点慌了。

    福公公去了永宁宫,二话不说叫人把刘公公抓住,摁在板凳上打。

    打了二十大板后,福公公才问,“真田契在哪儿?”

    刘公公不知道皇上已经下旨将他杖毙的事。

    只当是他不招,就要继续挨打。

    “真田契昨,昨儿送去崇国公府了,”刘公公道。

    福公公,“……。”

    “杖毙。”

    丢下两个字,福公公返回御书房。

    福公公是皇上的人。

    他当然不会替太后隐瞒。

    他一路进御书房,都没看太后的眼神。

    “田契呢?”杏儿问道。

    “田契在崇国公府,”福公公声音有点飘。

    因为接下来就意味着崇国公要倒霉了。

    他能理解太后的做法。

    崇国公府一再的受挫,太后奖赏他六百亩良田,既算计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又让崇国公高兴,一举两得。

    但是现在——

    她算是把崇国公给坑了。

    “六百亩良田啊,崇国公这是在收受贿赂!”苏锦愤怒道。

    “……。”

    “太后记得派人去找崇国公把田契拿回来,”皇上道。

    “另外,崇国公收受贿赂,罚他半年俸禄,以儆效尤。”

    “……。”

    “太后脸色不大好,抄个三五百遍佛经,有好处,”皇上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