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些稀罕花卉都是崇国公府留下的。

    当初搬家的时间太短,库房里那些奇珍异宝都没时间带走,何况是花园里这些花了。

    崇国公夫人爱侍弄花草,京都贵夫人巴结的多,送的花都价值不菲。

    单说茶花,就有鹤顶红、恨天高、绯爪芙蓉、紫袍玉带、松子鳞……

    苏锦数了下,不下十种。

    这些花价值不菲,就这么被养死了,确实令人心疼。

    不如卖了换银子,让这花被别人呵护去。

    不过即便把这些花都卖了,崇国公府花园依旧姹紫嫣红,鲜花灿烂。

    苏锦去了花园。

    唐氏正在那里指挥丫鬟搬花,看到苏锦回来,眉眼漾出温和来。

    “有没有喜欢的,搬国公府去,”唐氏道。

    苏锦摇头。

    “不用了,我要花可以去国公府花园搬,镇国公府的花不比崇国公府少,”苏锦道。

    虽然没见南漳郡主侍弄花草。

    但她也是个名声在外的“惜花雅人”。

    在花园转了会儿,便到了吃午饭的时辰。

    东乡侯在刑部,不回来吃饭。

    提到东乡侯和刑部,苏锦有点疑惑了。

    她爹也算是处心积虑的进刑部的,进去这么多天,没见他爹在刑部闹出点动静来啊。

    以他爹的性子,进了刑部,天翻地覆是正常的,一点水花都没冒,实在匪夷所思。

    她爹是在酝酿大风暴吗?

    屋子里摆了两张桌子。

    苏锦陪唐氏用饭,苏小少爷和她们一起。

    苏崇和楚舜他们一桌。

    看着一桌子美味佳肴,天天消耗大的他们那是肚子里馋虫翻滚啊。

    和苏崇他们比,周言就太温文尔雅了。

    “这样不行,太文雅了,”南安郡王道。

    “……。”

    想当初,他们也是这么文雅的。

    进了东乡侯府,就跟饿死鬼投胎了似的。

    见惯了狼吞虎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再看周言细嚼慢咽,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吃太快了,对胃不好,”周言道。

    “那是在别处,在东乡侯府,吃慢了,对身体更不好,”南安郡王道。

    “为何?”周言不解。

    “因为吃不饱。”

    “……。”

    苏崇望着周言道,“就当东乡侯府是家,我们就不跟客气了。”

    说完,埋头苦吃。

    周言,“……。”

    被人带着,速度不知不觉就快了。

    丫鬟端菜来。

    一桌一盘。

    色泽酱红,鲜香味浓。

    菜端上桌,一股子辣香味传开,叫人口舌生津。

    “过瘾!”南安郡王道。

    “肥而不腻,瘦而不硬,这道兔肉确实不错,”周言道。

    苏崇吩咐丫鬟道,“这道红烧兔肉做的不错,让厨房隔三差五做一回。”

    “奴婢记下了,”丫鬟道。

    苏崇声音不小。

    苏锦和杏儿都听见了。

    苏锦也觉得这道荤菜味道鲜美,但不知道是兔肉。

    杏儿抬脚就往外跑。

    她几乎是哭着回来的,“厨房把姑娘买的两只兔子红烧了……。”

    苏锦,“……。”

    唐氏,“……。”

    咳咳!

    南安郡王呛着了。

    火辣辣的红烧兔肉呛的他眼泪直飚。

    唐氏问道,“怎么回事?”

    春兰跟在后面进来,哭笑不得道,“杏儿进府,就把两只兔子塞给了小厮。”

    “小厮以为是吃的,就送去大厨房了。”

    “大厨房就红烧了,”春兰道。

    “……。”

    杏儿盯着那盘兔肉。

    实在没法把那盘肉和今天买的兔子想到一起。

    虽然她做好了最后把兔子吃掉的心理准备,可她都还没养几天,就这么吃了……

    见杏儿伤心,苏锦打算安慰她两句。

    结果——

    她还没开口。

    这丫鬟已经从悲伤中走出来了。

    “姑娘,多吃点儿,”杏儿道。

    “……。”

    苏锦哭笑不得。

    最后,剩下的半盘子红烧兔肉都进了杏儿腹中。

    吃饱喝足,溜食到了前院,坐上马车,准备回国公府。

    坐在马车内,杏儿揉着吃撑的肚子。

    苏锦闭目养神。

    突然——

    车夫把马车停下了。

    苏锦身子往前一仰。

    杏儿撩起车帘,道,“怎么停下了?”

    “前面有人打架,”小厮道。

    杏儿脸上闪过八卦的光芒。

    她忙钻了出来,就看到一男子在揍几个小厮。

    杏儿见了道,“姑娘,是被我们绑在树上的那男子。”

    杏儿下了马车,然后把苏锦扶了下来。

    杏儿走过去,问一旁看热闹的大娘,“怎么打起来了?”

    大娘道,“这年轻人帮着家米铺扛大米,这米铺少给了他三文钱,然后就打起来了。”

    苏锦,“……。”

    杏儿,“……。”

    苏锦望着杏儿。

    是不是又是造的孽?

    逼的人家主子卖画为生,做护卫的给人扛大米挣钱度日。

    杏儿有点心虚。

    护卫武功高,几下就把小厮给打翻在地。

    他伸了手,米铺掌柜的颤巍巍的把三文钱给了护卫。

    护卫随手塞在了怀里。

    正欲转身时,一只小手伸了过来。

    掌心有三两银子。

    “给的,”杏儿道。

    护卫怔了下。

    “我不需要,”他说。

    “给,就拿着吧,”杏儿道。

    护卫望着杏儿,眸带警惕,“要我为们做什么?”

    护卫以为他露了武功,苏锦有所求。

    杏儿见他不收,回头望着苏锦。

    苏锦一脸黑线。

    这就是的钱啊。

    宁肯扛大米争三文钱,杏儿给他三两却不要。

    品性不错,没救错人。

    杏儿把银子塞给他,男子道,“算我借的。”

    杏儿欢快的点了点头。

    男子握着银子,心里有一抹异样。

    没想到流落街头,三餐不济,还有人相助,他是出门遇贵人了。

    这姑娘和她的丫鬟真善良。

    男子道谢,然后向苏锦打听人。

    虽然描述的很一般,但苏锦知道他是在找周言,便道,“要找的周公子……。”

    男子摇头,“不是,我要找的是赵公子。”

    苏锦,“……。”

    赵公子?

    “赵诩?”苏锦问道。

    男子连连点头,“对,他就是我家大少爷。”

    苏锦,“……。”

    这傻护卫。

    算是把他主子的老底都给卖了。

    不过想到昨天的情形,苏锦抬手擦掉脑门上的黑线,也不怪赵诩用假名字骗人了,估计魂都吓飞了吧?

    本来还担心救的不是什么好人,放在东乡侯府不安全。

    既然能得她爹那么夸赞,她便放心了。

    “他们在东乡侯府,去找他们吧,”苏锦道。

    男子心上一喜,连连道谢。

    苏锦带着杏儿坐马车离开。

    男子饿极了,拿着钱去吃饭,准备去东乡侯府找人的。

    结果一顿饭吃完,他就改主意了,还差点把一条小命给葬送了。

    他吃着饭,向人打听东乡侯府。

    被询问的人望着他道,“打听东乡侯府做什么?”

    “我有两朋友在东乡侯府,”男子道。

    “真在东乡侯府的话,那的两朋友就凶多吉少了。”

    “为何这么说?”男子心提了起来。

    “是外地来的吧,知道东乡侯府是什么人吗?”

    男子摇头。

    “东乡侯府是青云山飞虎寨的土匪封侯的,凶狠霸道,朋友落到东乡侯府手里,还能有命?”那人叹息道。

    男子高兴的心情灰飞烟灭。

    他到东乡侯府门前转了一圈,没敢进去。

    等夜深了,他翻墙进去,差点没被活活打死。

    要不是东乡侯府的人留活口准备审问是谁派来的,他一条小命就真交待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