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景宸看书眼酸,想抬手揉一下。

    苏锦就坐在他面前,他道,“我要喝茶。”

    “又要喝茶?”苏锦望着他。

    “……。”

    “可能是粥和馒头太咸了吧,”谢景宸脸不红气不喘道。

    苏锦,“……。”

    这借口,她是找不到理由反驳了。

    因为她没吃。

    没吃就不具备发言权。

    万一小厨房的厨娘把盐当碱面了呢?

    苏锦起身去给他倒茶。

    谢景宸趁机揉了两下眼睛。

    苏锦飞快转身,可惜慢了一步,没能逮到他。

    倒了杯茶过来,谢景宸喝了一口。

    然后对苏锦的折磨升级了。

    “看书乏了,念给我听,”他说。

    “……。”

    他起身到小榻上趴着。

    苏锦狠狠的剜着他。

    是她爹要他看的《大齐律法》,又是给她做肉垫才摔伤的,于情于理,她都没理由拒绝。

    苏锦拿起厚厚的书,开始念起来。

    谢景宸闭目倾听。

    渐渐的,他嘴角就抽了起来。

    苏锦读的磕磕碰碰就算了,还有读错读漏的。

    谢景宸望着她,眸底是审度和质疑。

    他实在难想象一个医术那么高超的女子居然有这么多不认识的字。

    苏锦一脸羞赫。

    妙目一瞪。

    三分羞七分恼。

    “看什么看,难道还指望我一个土匪饱读诗书吗?”苏锦理直气壮。

    她一个习惯了简体字的人,让她看繁体字本就为难她。

    这上头生僻字又多,要命的是,还没有断句。

    然后——

    暗卫守在门外,就听到大少奶奶念一句。

    大少爷纠正一句。

    几句之后,苏锦望着谢景宸道,“都会背了,还叫我读!”

    “是错的太离谱了,”谢景宸道。

    “……。”

    算狠!

    苏锦翻了一页,继续念。

    窗外阳光明媚,清风徐徐。

    如果不是趴着太难受的话,还真有些岁月静好。

    南院。

    三太太坐在梳妆台前,将梳妆盒内藏着的银票拿出来。

    她数了六千两出来。

    她是一脸肉疼。

    想到自己损失六千两,还挨老夫人一巴掌,被三老爷嫌弃,就觉得何妈妈死不足惜。

    她摸了摸隐隐做疼的小腹。

    想到自己花这么多钱,最后三老爷还抬几个姨娘来扎她眼睛,就心如刀绞。

    她攒紧银票,递给丫鬟道,“去南院找南漳郡主把一万两补齐。”

    “再把银票给大少奶奶送去,让她五天后把药丸送来南院,”三太太吩咐道。

    小丫鬟接过银票,就出了南院。

    牡丹院,内屋。

    南漳郡主正在反抗账册。

    小丫鬟进来,小声道,“郡主,三太太派人来拿钱了。”

    南漳郡主脸色一沉。

    把账册猛的合上,南漳郡主咬牙道,“把银票拿给她!”

    赵妈妈去拿了银票来,扔在小丫鬟身上。

    小丫鬟没接住,掉在了地上。

    小丫鬟忙弯腰把银票捡起来,心底难免有点意见。

    这钱又不是她要的,也不是给她的,冲她发什么臭脾气,有本事朝大少奶奶发脾气,保管打的没脾气。

    小丫鬟收好银票送去沉香轩。

    杏儿接了银票拿去给苏锦。

    “姑娘,三太太派人送了一万两银票来,”杏儿高兴道。

    “我知道了。”

    “去告诉三房的丫鬟一声,就说我明天回东乡侯府,顺带把药带回来,”苏锦道。

    这药丸她还有两粒,现成的。

    杏儿望着她道,“三房的丫鬟说五天后再送去。”

    苏锦挑眉。

    居然不急着要?

    不过钱都拿到手了,什么时候送药丸还不好说么。

    “那就五天后送,”苏锦道。

    杏儿把银票拿下去收好。

    苏锦继续读《大齐律法》。

    读着读着——

    把谢景宸读睡着了。

    苏锦,“……。”

    这也太羞辱人了吧?!

    苏锦狠狠的瞪着谢景宸。

    想到明天要跟着冀北侯去给崇老国公治病,苏锦心思就活乏了。

    她回了内屋,翻墙倒柜,找出谢景宸的旧锦袍。

    试了几套,挑出最合身的,杏儿帮她束发,戴上谢景宸的白玉冠,再将柳眉改成剑眉,少了几分婉约,多了几分英气。

    看上去面如冠玉,一表人才。

    杏儿还翻出折扇,再把谢景宸的玉佩给苏锦系在腰间,连荷包都没落下。

    杏儿眸光闪亮,有些兴奋激动道,“姑娘打扮的这么漂亮,是要去街上骗人家小姑娘吗?”

    苏锦,“……。”

    “那我怎么办啊,我没有小厮的衣服,”杏儿着急道。

    不过她很快又笑开了,“要是有人把姑娘抢了回去做压寨夫君就好玩了。”

    苏锦没忍住,拿手中玉扇敲了杏儿的脑门,自己抢了人不算,还想着被抢。

    “乱想什么,我打扮成这样是要出去办正事的,”苏锦道。

    杏儿连连点头。

    “我去前院找人拿小厮衣服,跟姑娘一起出府办正事,”杏儿道。

    “别去,”苏锦道。

    她们主仆做什么都会被议论纷纷。

    女扮男装出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违反家规的,被南漳郡主逮住,少不得又要罚跪。

    杏儿望着她。

    她不去要,衣服也不会蹦到她手里来啊。

    “我去找姑爷的跟班拿,”杏儿机智道。

    她一阵风跑出去。

    结果暗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的衣服穿不了。”

    “我要以前的旧衣服,”杏儿道。

    “我没有旧衣服。”

    “……。”

    “为什么没有旧衣服?”

    “以前难道都不穿衣服吗?”杏儿问的认真。

    不借给她就算了。

    但想骗她?

    没门!

    暗卫,“……。”

    他们做下人的,能有多少衣服,哪件衣服不穿破?

    “有没破的旧衣服吗?”暗卫委婉道。

    “我有啊,”杏儿道。

    “还有许多呢。”

    “……。”

    暗卫能说什么?

    他默默道,“我去找找。”

    暗卫回住处,翻墙倒柜,才找出两件杏儿能穿的旧衣服。

    杏儿喜滋滋的准备先穿上试试。

    结果刚披上,胳膊一伸。

    刺啦——

    袖子和衣服分家了。

    杏儿,“……。”

    暗卫,“……。”

    杏儿红着脸望着暗卫。

    暗卫多年没红过的脸几乎能滴血了。

    “我还是去绣房给拿两件小厮的衣服来吧。”

    话音未落,人纵身一跃,就消失在了杏儿眼前。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