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府。

    苏崇他们骑马回来。

    一行六人骑在马背上,那是风度翩翩,气宇轩昂,引人注目。

    人逢喜事精神爽。

    脸上的淤青未影响他们分毫。

    只是一下马背就高兴不起来了。

    小厮拿了一锦盒递给苏崇道,“这是姑爷送来给大少爷几个的。”

    “还有我们的份?”北宁侯世子道。

    “不知道是什么?”楚舜好奇道。

    “快打开看看,”南安郡王迫不及待道。

    苏崇把锦盒打开,见里面一摞纸,眉头扭了起来。

    再一看是案卷,脸上挂了失望。

    再一看谢景宸给他们留的字,就变成不满了。

    “我们上午训练,下午看书,这是让我们大晚上去查案吗?”南安郡王叫道。

    “这简直就是把我们当驴使唤,”南安郡王抗议道。

    “……。”

    苏崇几个望着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心头发憷。

    “这么看着我干嘛?”他强自镇定道。

    “为什么老是喜欢把自己比成驴?”苏崇问道。

    “自己比喻就算了,还每次都捎带上我们,”楚舜道。

    “谁让我们郡王爷最是长情,那头抛弃了他的驴,他至今都还记着,”定国公府大少爷憋笑道。

    南安郡王气炸肺。

    苏崇嗅到一股八卦气息。

    勾着定国公府大少爷的肩膀往前走,苏崇问道,“郡王被驴抛弃过?”

    定国公府大少爷点头。

    身后,南安郡王威胁道,“要敢说,我们断……。”

    交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楚舜捂住了嘴。

    只余下唔唔声。

    定国公府大少爷笑道,“这事发生在崇国公府大少爷失踪之前,据南安王妃说,有一回,她带郡王爷去崇国公府玩,见崇国公府大少爷有一匹小马驹,郡王爷也吵着要,南安王妃没辄,就带他去买。”

    “我们的郡王爷在一群小马驹中,一眼就相中了唯一的一头小毛驴,死活要买回来,南安王妃便依了他。”

    “郡王爷精心喂养了一年,第一次牵出府溜达,结果没拉住缰绳,让驴给跑了。”

    “据南安王妃说,那一回郡王爷哭的特别的惨,为了哄他,南安王买了十几头驴回来,郡王爷都不要,只要他的那一匹。”

    这八卦是从南安王妃嘴里传出来的。

    所以确保了这八卦的真实性。

    苏崇肩膀差点抖脱臼。

    哈哈哈!

    远处,苏小少爷笑的直不起腰。

    南安郡王脸黑成锅底。

    他这交的什么损友?

    这么丢脸的事,他们不替他瞒着,还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

    最最最可恶的还是他母妃,有这么坑自己儿子的吗?

    苏小少爷走过来,见他郁闷的脸色,慷慨道,“我说件我大哥小时候的事给听。”

    南安郡王挑眉。

    苏小少爷道,“也是我娘说的,我大哥小时候养了一只鹅,有一次他吃饭掉了饭米粒在身上没注意,那只鹅朝我大哥冲过来,直接把我大哥扑倒了。”

    “我娘说,这世上第一个把我大哥撂倒的是我家的鹅。”

    苏崇,“……。”

    这回轮到南安郡王狂笑不止了。

    “这事我怎么不知道?”苏崇满脸通红。

    “娘偷偷告诉我的啊,”苏小少爷道。

    “……。”

    “大哥,身上有钱吗?”苏小少爷问道。

    “要钱做什么?”苏崇道。

    “别管我要钱做什么,给我十两银子,我卖一个秘密,”苏小少爷小声道。

    “什么秘密?”苏崇好奇道。

    苏小少爷伸手。

    苏崇,“……。”

    这是他亲弟弟吗?

    南安郡王从怀里摸出十两银子放在苏小少爷手里。

    苏小少爷喜滋滋的揣怀里,并叮嘱道,“别告诉我娘啊,会被没收的。”

    南安郡王,“……。”

    小小年纪就会藏私房钱了。

    他又出不去,有地儿花吗?

    苏小少爷望着苏崇道,“大哥,知道是怎么失忆的吗?”

    “不是被打的吗?”苏崇道。

    “不是,”苏小少爷摇头道。

    苏崇扭眉。

    苏小少爷道,“前两天我才从娘嘴里套出来的,娘说小时候有一次晕倒,爹吓着了,抱起就要去看大夫,结果出门的时候,走的太急没注意,让脑袋匡的一下撞在了门上,直接把撞醒了,打那以后,就不大记得以前的事了。”

    苏崇,“……。”

    这话听的他脑袋疼。

    这才是他不记得以前事的真实原因吗?

    “那只鹅就是爹撞坏后,心怀愧疚,买来哄玩的,”苏小少爷笑眯眯道。

    “……。”

    “我在我爹手里活这么大,真是不容易,”苏崇心疼自己。

    “娘说,就是那回,把爹吓出了心理阴影,打那以后,累晕,累趴下,爹爹都不敢扶,”苏小少爷道。

    “……。”

    一行人往住处走,互相聊小时候的奇葩事。

    苏崇勾这赵诩的肩膀道,“小时候呢?”

    赵诩摇头道,“我娘生我的时候不足月,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养在寺中,到七岁才回府,所以我没有们这么精彩的经历。”

    “精彩?”苏崇嘴角抽抽。

    “不觉得这是灰暗吗?”他道。

    赵诩笑道,“只有羡慕。”

    “这话说的我想送一只鹅,”苏崇道。

    “……。”

    “赵兄还未说进京所为何事呢,或许我们能帮上的忙?”楚舜道。

    赵诩脸上多了几分凝重,“我来大齐朝是来我找我娘的。”

    “娘?”苏崇惊呆。

    “娘不是南梁右相夫人吗?”

    赵诩摇头。

    沉香轩。

    后院,竹屋。

    苏锦正把暗卫买回来的药材放进抽屉里。

    杏儿抱着包袱跑进来,“姑娘,不好了!”

    “咱们丢东西了!”杏儿叫道。

    苏锦望着她,“丢什么了?”

    “姑爷的玉佩啊,就是姑娘今儿女扮男装佩戴在腰间的玉佩丢了,”杏儿道。

    “会不会是换锦袍的时候掉在马车里了?”苏锦问道。

    “没有,我刚去马车里找过,没见到,”杏儿道。

    杏儿一脸焦急。

    苏锦道,“只是一块玉佩,丢了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可我问暗卫了,暗卫很着急的样子,”杏儿道。

    苏锦放下手里的活去问暗卫,“那块玉佩很珍贵吗?”

    暗卫道,“那块玉佩,大老爷随身佩戴了十几年,出征前交给大少爷的,是大少爷生母送给大老爷的。”

    大老爷出征前和他说过,若是大少爷毒发身亡,那块玉佩随大少爷下葬,就当是爹娘给他送行。

    苏锦,“……。”

    杏儿,“……。”

    “这么珍贵的玉佩,家大少爷不随身佩戴,就随便放在抽屉里,我还以为是普通玉佩呢,”苏锦头疼道。

    暗卫,“……。”

    皇上随身戴的玉佩,被东乡侯打劫给了大少奶奶。

    丫鬟不是随手踹跨包里的吗?

    与大少奶奶比,大少爷已经算是很慎重了。

    他实在没想到玉佩会丢。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