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望着苏锦,“姑娘,现在该怎么办?”

    苏锦扶额。

    玉佩好赔,但玉佩背后的意义却是什么都代替不了的。

    玉佩是她弄丢的,理应她负责。

    但要说告诉谢景宸,苏锦还真不大敢。

    “先瞒着吧,要是真找不到,我把皇上在大佛寺赏赐我的那块玉佩赔给他,”苏锦道。

    暗卫道,“大少奶奶也不必太担忧,您救了大少爷,大老爷感激还来不及,大少爷生母泉下有知,也会庇佑您。”

    “总归还是要找到的,”苏锦道。

    谢景宸从未见过他亲娘的面,只有这么一块玉佩,还不是给他的,是给大老爷的。

    就这么被她弄丢了,她于心何忍。

    “我这就去找,”暗卫道。

    暗卫转身要走,外面,谢景宸踩着台阶上来,道,“去找什么?”

    “去找一味药材,”苏锦道。

    谢景宸狐疑的看着她。

    苏锦平常说话不疾不徐,现在快了三分,神情还有那么点慌乱,显然是在骗他。

    她骗他就算了,也没少糊弄他。

    自家暗卫居然也帮着。

    谢景宸看了暗卫一眼,暗卫道,“我这就去买药。”

    苏锦扶谢景宸坐下,给他倒茶。

    殷勤的令人发指。

    结果茶倒了一半,苏锦鼻子一痒,一口喷嚏打了,手里的茶倒在了小几上,溅到谢景宸身上。

    谢景宸,“……。”

    他赶紧夺过茶壶,道,“喝倒的一口茶真是不容易。”

    右相府。

    一间精致奢华的闺房内。

    嘤嘤抽泣声传开。

    一姑娘缩靠着床角,哭的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右相夫人坐在床边,是又生气又心疼。

    好端端的女儿出去逛街,结果被人撞下水,被人救了是好事,却是被人光天化日之下占尽便宜,这事已经传扬开了,往后她女儿还怎么嫁人?

    劝也劝了,可是女儿一直哭,右相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外面,进来一丫鬟道,“夫人,老夫人让您去正堂商议下大姑娘的事该怎么办?”

    右相夫人面带凝重,给丫鬟使眼色:盯好姑娘,不许她做傻事。

    右相夫人走后,丫鬟安慰那姑娘道,“姑娘,别哭了。”

    那姑娘望着丫鬟,咬着唇瓣道,“他……。”

    “姑娘,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丫鬟道。

    “他真的进百花楼了?”那姑娘声音哽咽。

    丫鬟点头道,“二姑娘让小厮跟踪他,是亲眼见他们进了百花楼的。”

    丫鬟心疼自家姑娘,被人轻薄了,除了嫁给他,也别无选择了。

    却不曾想看着人模人样,却是个百花丛中过,沾满胭脂的纨绔子弟。

    丫鬟替主子不值得。

    正堂外。

    右相夫人擦掉眼角的泪花,方才抬脚走进去。

    二太太见到她,起身相迎道,“大嫂没事吧?”

    “我没事,”右相夫人憔悴道。

    老夫人面色冷沉,她手边小几上摆着一块玉佩,正是周大姑娘不小心从苏锦身上拽下来的那块。

    玉质剔透,雕刻精美。

    望着右相夫人哭肿的眼睛,老夫人怅然道,“事已至此,伤心也没用了,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找出轻薄漪儿之人,把亲事定下来,总不能让漪儿一辈子青灯古佛。”

    “一个出入花楼的无耻之徒,您也舍得把漪儿嫁给他?”右相夫人眼眶通红。

    “他再不济,也救了漪儿,也不是所有进出花楼的都是无耻之徒,”老夫人苦口婆心。

    “不是无耻之徒,怎么做的出来在大庭广众之下非礼漪儿的事?!”右相夫人恼羞道。

    让这样的人做她的女婿,她是恨不得见一次打一次。

    二太太叹息道,“还以为漪儿能嫁进定国公府,没成想……。”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夫人瞪了一眼。

    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给瞪没了。

    右相夫人坐下来,她不知道怎么办好,不嫁不行,嫁了又心里膈应。

    不过好在很快右相就回来了,他忙于政务,刚刚才知道女儿被人轻薄了的消息。

    右相只有一儿一女,是视若珍宝,就这样被人非礼了,岂能不生气?

    “是谁轻薄了我女儿?!”右相儒雅的脸上难得带了抹冷色。

    右相夫人默默垂泪。

    老夫人看着手边小几上的玉佩道,“还不知道是谁,只有这块玉佩。”

    右相走过去,瞥了一眼,眉头就拧紧了。

    “这不是镇国公府大老爷的玉佩吗?”他说。

    一石激起千层浪。

    屋子里的人都怔住了。

    “没看错?”老夫人问道。

    右相拿起玉佩看了两眼道,“错不了,这块玉佩谢大将军戴了十几年,整个朝堂没人不认识,我又怎么会认错?”

    “这块玉佩,谢大将军从不离身,他应该带去边关才是,怎么会在京都?”右相疑惑。

    老夫人道,“这事哪是能猜出来的,既然确定是镇国公府大老爷的玉佩,明儿去镇国公府走一趟不就清楚了?”

    翌日,天气晴好,阳光灿烂。

    吃过早饭后,苏锦带着杏儿去栖鹤堂请安。

    没有待一会儿,她就回沉香轩了。

    给崇老国公的药丸,她昨晚只来得及调制一种,今天得继续。

    争取下午能忙完,给崇老国公送去。

    栖鹤堂。

    南漳郡主和老夫人商议了会儿国公府里的事,准备起身进宫一趟。

    结果刚起身,外面进来一小丫鬟道,“郡主,右相夫人来了。”

    “右相夫人?”南漳郡主眉头微敛。

    右相那只老狐狸,极其狡猾,位高权重,又做事滴水不漏,从不参与党派之争。

    拉拢不成,想扳倒他也没下手之机。

    崇国公几次想逮他把柄,都无疾而终。

    不过右相也从来不针对崇国公府,保持中立,或稍稍偏向皇上一点,深得皇上信任倚重。

    右相夫人和她也没什么交情,怎么会突然来镇国公府?

    “昨儿右相府大姑娘不是落水被人轻薄了吗,右相夫人怎么会有闲情雅致来我们镇国公府?”三太太好奇道。

    “这时候最是要陪女儿,却来我们国公府,怕是有要紧事,”二太太猜测道。

    “快请,”南漳郡主道。

    丫鬟退出去。

    等了约莫一刻钟,右相夫人就来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