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右相夫人坐在软轿内。

    看着手中玉佩,一脸痛苦。

    想到女儿要嫁给人做平妻,她就心如刀割。

    偏生要嫁的是个病秧子,嫡妻又是个凶残的。

    她女儿这不是在跳火坑吗?

    玉佩虽精致,可右相夫人只觉得烫手,恨不得扔的远远的才好。

    回到右相府,进了正堂。

    周老夫人急问道,“那玉佩是谁的?”

    “是谢大少爷的,”右相夫人道。

    “怎么会是他的?”二太太惊讶。

    老夫人心急如焚,“怎么处置的?”

    右相夫人不愿意说。

    丫鬟道,“镇国公府答应夫人迎娶大姑娘做平妻。”

    半晌无人说话。

    直到一声叹息从老夫人口中溢出。

    屋子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右相得知这消息匆忙赶来,人未进门,两个字先砸进来。

    “糊涂!”右相生气道。

    右相夫人望着他,“我怎么糊涂了?”

    右相望着她道,“谢大少爷有病在身,命不久矣,把漪儿往他身边塞做什么?”

    “当初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当街抢了谢大少爷,东乡侯知道他有病在身,都不愿意嫁女儿,是南漳郡主进宫求了皇上才不得不嫁,倒好,”右相道。

    右相夫人反应过来,站起道,“这回真是我糊涂了。”

    谢大少爷命不长久。

    他一旦过世。

    他轻薄漪儿的事自然随人逝。

    将来漪儿的夫婿还会跟个死人计较吗?

    这样心胸狭隘之辈,也入不了她和相爷的眼。

    左不过把漪儿多在身边留两年,也不用去给人做平妻,和东乡侯的女儿抢男人。

    右相府其他人也都回过神来。

    右相夫人焦灼道,“我这就把玉佩还回去,漪儿不嫁了。”

    她抬脚就要走。

    只是没走几步,外面进来一小厮道,“相爷、夫人,街上都在盛传大姑娘要嫁给镇国公府大少爷做平妻。”

    右相,“……!!!”

    右相夫人,“……!!!”

    右相的脸黑的泛光。

    右相夫人气的咬牙,“才刚定亲,这事怎么会传的这么快?!”

    右相深呼吸,将怒气压下,“是有人故意传的。”

    这个人是谁。

    不言而喻。

    他这回算是骑虎难下了。

    女儿赔进去不算,还有搭上他这个爹。

    甚至可能是整个右相府。

    沉香轩,后院。

    谢景宸要娶平妻的事,已经传遍京都了。

    谢景宸还蒙在鼓里。

    苏锦一门心思都在调制药丸上,杏儿帮忙打下手,自然也无从得知。

    至于暗卫——

    他要找的玉佩已经在镇国公府溜达了一圈,又回了右相府,他还在街上找玉佩呢。

    那么珍贵的一块玉佩掉在街上,那就是滴水入海,上哪儿找去啊?

    竹屋内。

    苏锦在抓药,杏儿摸着有点饿的肚子,道,“姑娘,我去小厨房拿些糕点来。”

    “去吧,”苏锦道。

    杏儿放下手里的活,风一阵的跑去了前院。

    结果还没到小厨房,就听院子里的丫鬟婆子窃窃私语。

    杏儿听了两耳朵,脸色大变。

    “再说一遍!”

    “谁要娶平妻?!”杏儿问道。

    小丫鬟吓着了,“是,是大少爷要娶平妻。”

    “姑爷为什么要娶平妻?”杏儿生气道。

    “听说是姑爷非礼了人家姑娘,人家要姑爷负责,南漳郡主已经做主让姑爷择日迎娶人家姑娘进门了,”小丫鬟回道。

    杏儿一听这还了得。

    她转身,一阵风跑回竹屋。

    “姑娘!”

    “姑娘!”

    “不好了!”

    “姑爷他要娶平妻!”杏儿跑进来道。

    苏锦愣了下,失笑道,“这怎么可能呢?”

    杏儿道,“府里都传遍了,南漳郡主已经给姑爷定亲了。”

    提到南漳郡主,苏锦就开始重视这事了。

    她凶悍之名在外,不是确凿的事,丫鬟们不敢乱传。

    把手中药材放下,苏锦道,“去问问。”

    竹屋内,谢景宸在拿书。

    苏锦气势汹汹的走进去,手撑在桌子上道,“太不厚道了!”

    谢景宸望着她,一头雾水。

    “我怎么不厚道了?”她问道。

    “要休了我,和我和离都没问题,”苏锦瞪他。

    “可既不放我走,又背着我在街上勾搭人家姑娘算怎么回事?!”苏锦眸光喷火。

    再来一句不负责任的总结。

    “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苏锦生气道。

    “除了我家侯爷和大少爷,还有小少爷!”杏儿把苏锦的话补充的更严谨一点儿。

    苏锦,“……。”

    谢景宸,“……。”

    谢大少爷被骂懵了。

    谁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什么时候在街上勾搭过人家姑娘了?

    唯一一次被勾搭还是她。

    “是谁往我身上泼脏水?”他问道。

    苏锦瞪着他,“谢大少爷的脏水是那么好泼的吗?”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谢景宸,“……。”

    “我不会娶平妻,”他声音坚定道。

    “可南漳郡主已经给姑爷定了一门平妻了,”杏儿道。

    谢景宸蹙眉,“是谁府上姑娘?”

    “……忘了问了,”杏儿道。

    谢景宸,“……。”

    他觉得自己八成是背黑锅了。

    这都没问清楚就来骂他,有这样的吗?

    “我去问问清楚,”他说。

    他起身走出去。

    苏锦气很大。

    杏儿望着她,“姑娘,要是姑爷真要娶平妻,咱们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收拾包袱走人啊,”苏锦道。

    “怎么能这么随便就走呢,怎么也要把人毒死了再走,”杏儿一脸凶残。

    这时候,屋外传来一声熟悉的怒吼。

    “谢景宸,给我站住!”

    “是大少爷!”杏儿道。

    苏锦抬脚往外走。

    苏崇怒气冲冲的朝谢景宸走过去。

    和昨天一样,一把抓住谢景宸的衣服道,“昨天是我冤枉了,今天我可是问清楚了再来的!”

    “居然敢娶平妻?!”

    “我让娶平妻!”

    说完,一拳头砸过去。

    谢景宸眼睛顿时青了一只。

    楚舜他们站在远处,谁都没阻拦苏崇。

    苏锦朝他们走过去,问道,“们怎么知道他要娶平妻的?”

    楚舜道,“街上都传开了。”

    他们训练完,准备上街吃午饭。

    一进醉仙楼就听到了这事。

    苏崇就炸了。

    苏崇遇事素来沉稳,可要遇上苏锦的事,沉稳就跑九霄云外去了,只剩火急火燎。

    用一句话概括——

    那是委屈谁都不能委屈他妹妹。

    管是皇帝老儿还是市井小儿,通通不能放过。

    南安郡王指着谢景宸,失望道,“他太过分了,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他都不懂。”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