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栖鹤堂。

    院门口。

    赵妈妈扶着南漳郡主出来。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显然还在为要赔苏锦三千两的事生气。

    这钱她是一丁点儿都不想掏。

    可苏锦说一不二的脾气,她们都知道。

    不给她钱,她真的会进宫向皇上告状。

    把皇上的话当成耳旁风,要杖责苏锦,以皇上对苏锦的偏袒和宠爱,绝对会处罚她。

    她脚步踩的很重。

    每一脚都像是要将苏锦和谢景宸踩成肉泥。

    远处,一淡碧色裙裳的小丫鬟跑上前,道,“郡主,大少爷把大少奶奶打晕了。”

    南漳郡主愣住。

    赵妈妈问道,“怎么可能呢?”

    “是真的,花园里的丫鬟婆子是亲眼看见的,”小丫鬟道。

    “大少奶奶的丫鬟哭的可惨了,还怪大少爷来着。”

    “大少爷已经把大少奶奶抱回沉香轩,让人给她请大夫了,”小丫鬟道。

    大少奶奶女扮男装逛街。

    又是轻薄右相府千金,又是逛花楼。

    大少爷背黑锅不算,还要挨大少奶奶兄长一顿狠揍,换做谁都做不到心平气和啊。

    尤其大少爷气头上,大少奶奶不赔礼道歉,还和丫鬟赏花。

    她完全是找打。

    大少爷虽然有毒在身,但有武功的,他结结实实一掌拍下去,大少奶奶就是块铁板也得给她拍扁了。

    南漳郡主笑了一声,愤怒的心情好转了一丝。

    “把这消息送到东乡侯府去,”南漳郡主道。

    小丫鬟身子一凛。

    大少爷要娶平妻,都把大少爷揍成那样了。

    知道大少爷打晕大少奶奶,还不得杀上门来啊?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还不快去!”赵妈妈催道。

    小丫鬟撒丫子就往前院跑。

    沉香轩,内屋。

    苏锦躺在床上,谢景宸坐在床边,他已经尝试几次掐苏锦的人中,她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杏儿站在一旁,眼睛都哭肿了。

    她几次盯着谢景宸,仿佛苏锦醒不过来,她就要和谢景宸拼命了。

    “大夫呢,怎么还没来?!”谢景宸催道。

    大夫没进来。

    暗卫进来了。

    街上定亲的事传扬开,暗卫就猜到玉佩在右相千金手里,所以回了沉香轩。

    但一直没见着谢景宸。

    这会儿见,挨骂了。

    谢景宸瞪着他,“玉佩丢了这么大的事,也敢替她瞒着。”

    “到底听谁的?!”

    他要知道玉佩丢了。

    肯定会让李总管带人出去找。

    右相夫人带着玉佩登门,南漳郡主哪来的机会做主给他娶平妻?

    他不用挨苏崇一顿揍,右相千金也不用差点撞死。

    暗卫认错。

    谢景宸深呼吸,摆摆手,让他退下。

    又等了大半刻钟,李总管才领着大夫进来。

    大夫坐下给苏锦把脉。

    他眉头微皱。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是经脉受阻导致的晕厥。

    一般有两种可能造成,被人点晕或被银针扎晕。

    大夫不敢下定论,他问道,“大少奶奶是怎么晕倒的?”

    “是被大少爷拍晕的,”杏儿哭道。

    拍晕……?

    这不可能啊。

    “怎么拍晕的?”大夫再问。

    “拍屁股晕的,”杏儿道。

    “……。”

    杏儿详细的描述了下谢景宸拍晕苏锦的经过。

    大夫嘴角抽抽,这样晕倒是不可能的。

    不过大夫还是很快就确定了苏锦晕倒的真正原因。

    因为苏锦手腕上绑着银针。

    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扎晕自己的。

    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把自己扎晕?

    大夫想不明白。

    苏锦凶悍之名在外。

    大夫可不敢拆苏锦的台,他还想活着离开镇国公府呢。

    “这两日,大少奶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大夫慎重道。

    杏儿赶紧把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告诉大夫。

    当然,说的都是能说的部分。

    大夫感同身受般的揣测了下苏锦晕倒的意图。

    然后望着谢景宸道,“大少奶奶应该是心愧难安,心慌气乱之下受惊,才导致的晕厥。”

    受惊?

    谢景宸用一种怀疑的眸光望着苏锦。

    一个敢当众抢男人的女人。

    还会受惊?

    “那我家姑娘怎么还不醒啊?”杏儿抽泣道。

    “大少奶奶再昏睡半个时辰就会醒过来,如果要她现在就醒,可以用银针扎她的指尖,”大夫道。

    “那快扎醒我家姑娘啊,”杏儿道。

    “……。”

    “还是等她自己醒过来吧,”谢景宸道。

    大夫赞同谢景宸的话。

    十指连心。

    大少奶奶疼醒过来的,谁知道会不会发飙?

    自己晕的,当然要自己醒过来。

    把脉枕收好,大夫就告辞了。

    杏儿送大夫出去,问道,“只要用银针扎我家姑娘的手指,她就会醒过来吗?”

    “十根手指,要扎哪根?”

    “还是都扎一遍?”杏儿问的很细致。

    姑娘有许多银针,大夫不扎,她自己来。

    大夫心肝都在颤抖。

    他望着丫鬟道,“小丫头,不要乱来,小心坏家姑娘的事。”

    “什么事?”杏儿一脸懵懂。

    “家姑娘是自己扎晕自己的,”大夫小声道。

    杏儿,“……。”

    直到大夫走远,杏儿还没反应过来。

    姑娘是自己扎晕自己的?

    她怎么都不跟她打声招呼。

    她眼睛瞪姑爷都瞪酸了。

    回屋后,见谢景宸坐在床边,握着苏锦的手。

    杏儿心虚的就跟抖筛子似的。

    她翻出一根银针递给谢景宸道,“姑爷,要不要扎我家姑娘一下(出出气)?”

    谢景宸没理她。

    杏儿觉得姑爷是好人。

    东乡侯府。

    小厮骑马在侯府门前停下。

    他身上穿着镇国公府小厮衣服,东乡侯府的人都认得。

    只是东乡侯府门前没有守门的。

    他下马后直接走进去,先看到一只狗冲他叫,然后才见到苏小少爷。

    “找谁?”苏小少爷问道。

    “我是镇国公府的小厮,来传话的,”小厮道。

    “大少爷把大少奶奶打晕了。”

    “……。”

    “我姐夫把我姐打晕了?!”苏小少爷声音拔高两分。

    “嗯,”小厮点头。

    “怎么打的?”苏小少爷问道。

    “拍屁股拍晕的?”小厮回道。

    苏小少爷,“……。”

    “确定拍的是屁股不是脑门?”苏小少爷问道。

    “……。”

    “是屁股,”小厮不敢撒谎。

    苏小少爷脸色一臭。

    “来人!”他喊道。

    一小厮跑过来,“小少爷有何吩咐?”

    “踹他屁股,”苏小少爷指着小厮道。

    传话小厮,“……。”

    被喊来的小厮,“……。”

    小厮屁股挨了十几脚,疼的脑门上全是冷汗,跪地求饶。

    苏小少爷瞪着他。

    “拍屁股能晕,当我傻啊!”

    “我屁股被我爹打肿了,我都没晕!”

    “我大哥都冤枉姐夫两回了,还敢来传假消息!”

    “还不快滚,想让我叫人揍的满地找牙吗?!”

    小厮泪流满面的逃了。

    传个话,屁股差点没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