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府,门前。

    一顶软轿停下。

    轿帘掀开,户部侍郎走下来,疾步进府。

    他是崇国公的心腹,是崇国公府的常客,直接被小厮领着去了书房。

    崇国公心情很差。

    他进宫见了太后,因为寿宁公主的事,挨了太后一顿训斥。

    百花楼是京都第一青楼,是崇国公手下最挣钱的产业,没有之一。

    而且百花楼的用处不只是挣钱,还有打探消息。

    就为了买下寿宁公主和一个小宫女,就把百花楼给折了进去!

    崇国公是想生苏锦的气都生不起来。

    她救下寿宁公主,挽回了皇上的颜面,不然到时候赔进去的就不止一个百花楼了。

    南安郡王他们带人去查抄百花楼。

    没有刨根揪底。

    但抄的很彻底。

    不只是抄了东西,连人都一并处置了。

    先问那些姑娘有谁是被迫进的百花楼,离开百花楼之后,可能活下去。

    除了几个姑娘站出来,其她人都没说话。

    站出来的姑娘都被放了。

    没说话的姑娘都被卖了。

    被京都其他花楼一抢而空。

    这些沦落风尘的女子,想嫁人不容易,如果离开百花楼,最后还是流落风尘,放她们离开的意义何在?

    转手一卖,所得银两上缴国库,也算是对朝廷做点贡献。

    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

    这些姑娘才是百花楼的根本。

    不把这些姑娘处置了,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百花楼。

    转手一卖,这些姑娘就换了主子,纵然崇国公只手遮天,他手底下的人也没法把人要回去。

    百花楼就这样彻底没了。

    寿宁公主挨罚,皇后丢了凤印。

    太后雷霆震怒。

    崇国公被骂的狗血喷头,有气没地儿撒。

    正焦头烂额的揉太阳穴,小厮敲门道,“国公爷,户部侍郎来了。”

    他来做什么?

    崇国公眉头微皱。

    “让他进来,”他道。

    门吱嘎一声打开,户部侍郎走进去。

    他一脸焦灼,崇国公一看就知道出事了。

    能把户部侍郎急成这样,必不是小事。

    “国公爷,出大事了!”户部侍郎急道。

    “出什么事了?”崇国公问道。

    “东乡侯抓了我大舅子宁远将军,”户部侍郎急的满头大汗。

    崇国公眉心一皱。

    户部侍郎急道,“您让我杀望州知府灭口,我把这事交给宁远将军去办的,为了确保安全,他让心腹去的。”

    “昨儿刑部才抓了那心腹,今儿东乡侯就亲自去抓了宁远将军。”

    杀朝廷命官是死罪。

    连崇国公,东乡侯都敢打断一根肋骨的人。

    宁远将军落到他手里,不死也要脱掉几层皮。

    万一把他招供出来……

    户部侍郎慌了,顾不得快吃晚饭的时辰跑来找崇国公想办法。

    “又是东乡侯!”崇国公恨的咬牙切齿。

    “他怎么专和我过不去?!”

    东乡侯进了刑部,并没做什么事。

    他还打算过几天弹劾他在其位,不谋其政。

    结果他倒好!

    一手挑起了望州之事,还逮着他不放。

    就是他崇国公,权倾朝野,也不能随随便便毒杀一州知府。

    他深呼吸道,“找机会见到宁远将军,告诉他,嘴巴严点,否则死的就不止他一个。”

    户部侍郎应下。

    崇国公又交代了几句话,他方才退下。

    再说暗卫把药交给东乡侯后,就去了西城,寻找病人。

    找了一圈,被一阵咳嗽声吸引过去。

    那是一个老者带着一孙女,咳的背脊都弯了。

    暗卫找了个衣衫褴褛的男子假扮她儿子,背着她到那大夫药铺前。

    药铺一刻钟前已经关了门。

    暗卫先去敲门。

    小伙计开门道,“铺子已经打烊了。”

    “我急着买药救命,”暗卫道。

    小伙计道,“那好吧。”

    暗卫抓了副药走。

    又过了半盏茶功夫。

    男子去敲门。

    敲了七八下,门才被打开。

    小伙计边开门便道,“铺子已经打烊了,要买药明天请早。”

    嘴上抱怨,小伙计还是把门打开了。

    男子求道,“救救我娘。”

    老妇人咳嗽一声接一声。

    小伙计见了道,“们先等会儿,我去喊大夫。”

    没一会儿,大夫就来了。

    请老妇人进屋,给她诊脉,抓药。

    暗卫躲在暗处观察。

    大夫尽职尽责。

    倒是他夫人抱怨了两句,“咱们药铺被开成善堂了。”

    “忍心见死不救吗?”大夫笑道。

    那夫人瞪了他两眼,朝那小女孩招手道,“来,我带去吃东西。”

    “娘,这妹妹脏兮兮的,都看不清脸了,”一七八岁男孩道。

    那夫人一手拍他脑门上道,“娘我当初也这个样子过来的。”

    “洗把脸,换身衣裳不就好了。”

    那夫人还真给小女孩找了身衣裳,虽然不大合身,但胜在干净清爽。

    暗卫很服气。

    大少奶奶看人的眼光真够准的。

    不对……

    她压根就没看人,只是听丫鬟说了几句。

    暗卫回了沉香轩,把大夫为人告诉苏锦。

    “那大夫真是个好人,”杏儿道。

    “的确不错,”苏锦很满意。

    屋外起了风。

    狂风呼啸,吹的窗户哐啷响。

    苏锦站在窗户前。

    风吹在身上。

    微凉。

    她心情却不错。

    这是老天爷对那大夫加的一场考验。

    一个病重的老妇人,没有片瓦遮身,风吹雨淋,吃再多的药都无济于事。

    谢景宸沐浴完进屋。

    苏锦把窗户关上,转身帮谢景宸上药。

    谢景宸脱掉亵衣,只穿了亵裤,后背上本来消的七七八八的淤青又添了几道。

    苏锦见了道,“后背有伤怎么不说?”

    “我赶着回来上药,不是和丫鬟赏花吗?”谢景宸道。

    苏锦,“……。”

    杏儿,“……。”

    杏儿望着苏锦。

    姑娘,不是说姑爷走那么快是想静一静吗?

    苏锦默默的帮谢景宸上药。

    后背、胸前还有脸上都涂了,苏锦问道,“大腿、小腿上有淤青吗?”

    谢景宸没说话。

    苏锦道,“脱掉。”

    谢景宸,“……。”

    杏儿脸一红,转身跑了。

    谢景宸望着苏锦,“确定要我脱?”

    苏锦有点懵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

    脑袋一转,苏锦就脸红如霞了。

    忘了。

    没有内裤。

    她把药放下,“自己上药吧。”

    出了内屋,苏锦轻呼了一口气。

    摸着自己发烫的脸朝书房走去。

    未免以后再出现这样的尴尬。

    有些东西必须要诞生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