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栖鹤堂。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脸色铁青。

    王妈妈怕她气坏身子,劝道,“老夫人,您先喝杯茶消消气,三老爷不会那么没分寸。”

    虽然劝说,但王妈妈并没有什么底气。

    三老爷可是执意要那妾室从国公府大门进的。

    那花一万三千两买一个妾室也不是不可能。

    一万三千两买一个妾……

    王妈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是败家子才干的事啊。

    三老爷走进去,道,“娘,您找我何事?”

    语气里带了几分不耐烦。

    老夫人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问,买那妾室花了多少钱?”老夫人压抑着怒气。

    三老爷没说话。

    “我问话!”老夫人动怒道。

    “一万三千两,”三老爷道。

    啪!

    老夫人手拍在小几上,震的小几上的茶盏颤抖了下。

    “一万三千两?!”

    “花一万三千两买一个妾?!”老夫人险些没气撅过去。

    三老爷花这钱的时候,就猜到老夫人会有此反应。

    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一个姑娘让他这般动心。

    这钱,他觉得值。

    何况他还有个更理直气壮的理由,“一颗药丸都要几千两了,一个大活人难道还不值这个价吗?”

    老夫人气道,“想过国公爷没有?!”

    “大哥跟着他在战场抛头颅洒热血,为了救国公爷,险些丧命。”

    “待在镇国公府里养尊处优,不忧心他的生死,还纳妾?!”

    老夫人气的头顶冒青烟。

    要是国公爷在,他宁肯花一万三千两给他买药丸,也不愿意他花同样的钱纳妾。

    这府里还不是他当家做主的时候,岂容的他如此胡作非为?!

    “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东西!”老夫人气骂道。

    “等的病治好了,就立刻把人给我送走!”

    “娘!”三老爷不同意。

    “要还叫我一声娘,就把人送走!”老夫人冷道。

    三老爷把腾到嗓子眼的怒气压下。

    转身离开。

    没答应也没否认。

    等回去,看到雪媚娘明媚妖娆的样子,三老爷心神一荡。

    哪管天还没黑,打着治病的幌子拥着美人上了床榻。

    锦被玉枕翻红浪,交颈缠绵羡鸳鸯。

    动静大的,听得院子里的丫鬟婆子满脸通红。

    三老爷这是吃了春、药吗?

    不!

    那戴着面纱的女子就是一颗春药。

    莫说男子了,就是她们看了都想摘下她的面纱一睹芳容。

    百花楼的花魁,岂是一般。

    ……

    沉香轩,后院。

    杏儿在刨坑,苏锦坐在秋千上晃荡着。

    看碧空如洗,天上白云朵朵,心情不要太好。

    杏儿挖了坑道,“姑娘,这么大坑可以吗?”

    苏锦看了几眼,“可以了。”

    没见过这么性急的丫鬟。

    她就是说了一句叫花鸡,这丫鬟就上心了,盼雨停盼了整整两天。

    天放晴了,这地还是湿的呢,就如此迫不及待了。

    她要怀疑天再不晴,她是不是忍不住要在竹屋里刨坑了。

    “我去做叫花鸡,”杏儿兴奋道。

    杏儿刚要走。

    那边小丫鬟跑过来道,“大少奶奶,二姑娘找有事。”

    谢锦绣找她?

    她不觉得和她能有什么事。

    苏锦脚踩在地上,等秋千停下,起身走了出去。

    跨院外,谢锦绣和丫鬟在等她。

    谢锦绣在赏花,丫鬟道,“姑娘,大少奶奶来了。”

    谢锦绣回头,苏锦走过去问道,“二姑娘找我何事啊?”

    “我爹的病已经好了,”谢锦绣道。

    “恭喜啊,”苏锦道。

    “……。”

    “我是来把药还给的,”谢锦绣道。

    “……。”

    病好了?

    药还给她?

    苏锦有点懵了。

    整天待在后院,消息格外的闭塞啊。

    守门小丫鬟凑上来把三老爷花一万三千两买了个妾,并从大门进的国公府的事告诉苏锦。

    苏锦眉头狠狠的皱了皱。

    那雪姨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照亮三老爷那么大的心理阴影,还能让三老爷从国公府大门带她进府。

    说来那雪姨娘能进镇国公府和她还有那么点关系。

    这雪姨娘原本是百花楼的花魁雪媚娘,南安郡王他们查抄百花楼的时候,千娇阁花九千两买下了她。

    雪媚娘在千娇阁待了几天,千娇阁生意是前所未有的好。

    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卖艺不卖身的雪媚娘突然就想从良了。

    南安郡王他们卖掉百花楼的姑娘的时候,有一个附加条件,那就是哪一天她们想从良了,只要她们给的钱超过买她们的价格,就不得横加阻拦。

    只有接受这个条件的才能买,千娇阁答应了。

    现在雪媚娘要从良,千娇阁自然不能拦着不让,否则把南安郡王他们招来就不妙了。

    把话放出去,抢的人就多了,起卖价一万两。

    当然,也不是价高者得。

    还得满足雪媚娘的条件,她才会跟他走。

    不过价格高的人可以排在前面见雪媚娘。

    那些争夺雪媚娘的人价格最高的达两万五千两。

    千娇阁老鸨笑咧了嘴。

    只是雪媚娘出题考那些人,硬是把人给拦在了门外不得而入。

    最后落到了三老爷手中。

    谢锦绣从丫鬟手里接过锦盒,递给苏锦。

    苏锦接了锦盒,对杏儿道,“拿五千两给二姑娘。”

    “是六千两,”谢锦绣提醒道。

    苏锦笑了,“我是看在相公的面子上,才准许二姑娘把药退回来的,扣一千两算作补偿,二姑娘若是不满意,可以把药丸带回去。”

    谢锦绣拳头攒紧,道,“之前和大哥说好的,药丸有效,就把钱送来。”

    “第一颗药丸没有效果,不应该收钱。”

    “那钱是大伯母掏的,大嫂记得退两千两给大伯母。”

    还真是聪明。

    知道从她手里讨不了便宜,就抬出南漳郡主。

    “二姑娘是要和我明算账了?”苏锦道。

    “是大嫂先不讲情面的!”谢锦绣道。

    “我这讲了情面,还不落好,那就依照市面上的规矩来吧,省的说我占了的便宜,”苏锦道。

    苏锦问婆子道,“市面上退货是怎么规矩?”

    一般不给退货的,婆子心底腹诽一句,然后道,“东西未拆封,不影响再次售卖,可以退货,但要扣下三成作为补偿。”

    “嗯。”

    “扣三成,”苏锦道。

    “八千两的三成也就是两千四百两。”

    “六千两减去两千四……。”

    “是三千六百两,”杏儿欢快道。

    “算的很准,”苏锦夸道。

    “去拿银票来吧。”

    杏儿一阵风跑回内屋,拿了三千六百两银票给谢锦绣。

    谢锦绣的脸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五千两都嫌少了,何况三千六百两。

    “那两千两给我,我拿给大伯母,”谢锦绣伸手道。

    苏锦望着她,“这么点小事,就不劳代劳了。”

    “我看是想赖掉不给!”谢锦绣道。

    苏锦轻笑一声。

    “放心,我不会赖掉,什么时候母亲把三叔吃进去的药丸还一颗给我,我自会将两千两双手奉上,”苏锦道。

    “!”谢锦绣气的想咬死苏锦了。

    她手指着苏锦。

    苏锦冷冷的将她的手拂开,“若是吃进肚子里的药不管用就要退钱,京都还有药铺吗?”

    “二姑娘好歹也是大家闺秀,说这样无耻的话,也不怕传扬出去笑掉人大牙!”

    “慢走,不送。”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