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转身进了后院。

    杏儿去了小厨房,交待了几句,又去了花园。

    摘了好几片荷叶,在小厨房外等了好一会儿,厨娘才把鸡依照杏儿的要求拾掇好。

    杏儿拎着鸡去了后院。

    泥巴早准备好了,加水和成泥,用荷叶包住鸡,然后裹上泥巴。

    将泥巴团放在挖好的坑里,稍稍埋点土,上面堆上柴,就开始烧了。

    苏锦屋内画画。

    谢景宸在看书。

    暗卫好奇杏儿在做什么,就算天不太热,但在太阳底上烤火,这丫鬟不热吗?

    杏儿在努力的嗅鼻子。

    都烤半天了,一点点的香味都没有闻到。

    姑娘说的叫花鸡到底靠不靠谱啊。

    不能让两只鸡打了水漂啊。

    杏儿继续守着火堆,一会儿就添两根柴。

    苏锦把暗卫叫来,把一锦盒交给他,道,“送美人阁交给掌柜的。”

    暗卫接过锦盒,迈出竹屋。

    杏儿望着他,道,“送东西去啊。”

    “嗯。”

    “那给我带四串糖葫芦,”杏儿道。

    “快去快回,我鸡快熟了。”

    暗卫瞄了一眼。

    只看到火。

    看不到鸡。

    这丫鬟已经烧半个时辰了吧?

    铁鸡也给烤成炭了。

    暗卫转身离开。

    半道上,没忍住打开锦盒看了一眼。

    入目一张姑娘图,除了重要部位遮住了,其他地方都是光的。

    暗卫,“……。”

    暗卫的脸一下子就红的滴血了。

    这是什么图啊?

    大少奶奶是送错东西了吗?

    暗卫想回去问问,又怕暴露了他偷看一眼的事。

    东西是大少奶奶亲自交给他的,绝对错不了。

    强忍着让脸上的红晕消散,暗卫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骑马去了美人阁。

    美人阁掌柜的看到图,老脸也是通红。

    可红过后,看到苏锦留在锦盒里的字,就知道他想岔了。

    这就是女子穿的肚兜,只是样式不同而已。

    苏锦还画了图纸,把美人阁后院那一部分没有用到的空地做成铺子。

    苏锦挣钱的本事,掌柜已经看到了,他立即着手让人把图纸上的东西做出来,卖给那些贵夫人和大家闺秀。

    暗卫买了四串糖葫芦,便骑马回镇国公府。

    暗卫要把马牵到马厩,要从国公府门前过。

    镇国公府,门前。

    一衣裳打着补丁的小女孩站在石狮子旁,望着国公府气派的匾额。

    她犹豫着,不敢上前。

    守门小厮发现了她,禀告李总管。

    李总管没有在意,“给一百个铜板,把她打发走。”

    小厮照办。

    小姑娘道,“我,我不是乞丐。”

    小厮将她从头审视到脚,那露出两脚趾头的鞋子不要太扎眼。

    不是乞丐,和乞丐也差不离了。

    “走吧,”小厮摆手道。

    “我,我找府上大,大少爷,”小姑娘结结巴巴道。

    “啥?”小厮懵了。

    “找我家大少爷?”小厮以为自己听岔了。

    一个几岁大的小女孩,穿的破破烂烂的来找他们家大少爷,这是耍他呢?

    这年头,小姑娘都这么胆子肥了?

    暗卫骑马从大门前过,小厮认得他是谢景宸的人,便喊道,“这黄毛小丫头找大少爷。”

    暗卫,“……。”

    他已经彻底从一个暗卫沦为大少爷的跟班了。

    他是不见光的暗卫啊。

    暗卫勒紧缰绳,望着那小女孩。

    小女孩怯生生的望着他。

    暗卫翻身下马,问她,“认得我家大少爷?”

    小女孩道,“上回我二哥挨打,是两个好心的哥哥救了我们,他们说若是再有人欺负我们,就让我们来镇国公府找大少爷。”

    两个好心的哥哥?

    她说的不会是大少奶奶和杏儿吧?

    暗卫问出那两“哥哥”的长相——

    暗卫一脸黑线。

    是大少奶奶无疑了。

    暗卫道,“又有人欺负们兄妹了?”

    小女孩点头,“他们又来了,把我二哥吊在树上,我救不了他。”

    昨晚二哥才给她补好的鞋,她跑了一路,又破了。

    暗卫朝国公府看了一眼,回去告诉大少奶奶,还是他去救人。

    暗卫盘问出她二哥被吊在什么地方,把四串糖葫芦给了小女孩,吩咐小厮道,“安排马车送她回去。”

    说完,暗卫翻身上马,赶去救人。

    在小女孩家附近一颗大树上,一少年被吊树上。

    树下不远处,支了张桌子,三个小厮在那里磕瓜子。

    “已经一个时辰了,怎么还没人来救他?”其中一小厮道。

    “急什么?”

    “上回不也是我们走后,有人来救他们的吗?”另一小厮道。

    “飞虎军家眷,每年都会给他们送钱,我不信吊在树上会没人来救他们,”小厮笃定道。

    把嘴里的瓜子壳吐掉。

    小厮拿起桌子上的鞭子,狠狠的抽过去。

    “我看骨头能硬到什么时候去!”

    “老实给我交代,上回救的人是谁?!”小厮催问道。

    “我不知道……。”

    少年艰难道。

    啪!

    又是一鞭子。

    等小厮鞭子再举起来的时候。

    一粒石子朝他打过来,他的手中的鞭子打落在地。

    小厮疼的龇牙咧嘴。

    暗卫骑马走过去,另外两小厮抄起棍子就打过来。

    他们能是暗卫的对手吗?

    暗卫一人一脚,就倒地不起了。

    暗卫把少年放下来。

    那几个小厮要跑,哪那么容易?

    被暗卫用绳子吊了起来。

    小厮叫道,“们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我们是崇国公府的人!”小厮叫道。

    竟是崇国公府?

    暗卫捡起鞭子递给少年。

    小厮,“……!!!”

    少年浑身无力。

    但抽小厮的力气还是有的。

    挨了多少鞭子,悉数还了回去。

    最后脱力的倒地不起,昏了过去。

    少年打完,暗卫望着他们,“为什么要刁难他们兄妹?”

    小厮咬牙不说。

    暗卫一鞭子抽过去。

    他这一鞭子可不是少年一鞭子能比的。

    一鞭子下去,小厮衣裳仿佛被刀刮破,皮肉见血,疼的额头冷汗直往外涌。

    “不说的话,我就抽到们愿意说为止。”

    话音一落,暗卫一鞭子抽过去。

    小厮疼的要喊娘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滋味不好受。

    “说。”

    “我们说。”

    暗卫罢手。

    小厮道,“他们是十五年前飞虎军家眷,这些年,一直有人暗中接济飞虎军,我们国公爷想知道飞虎军是不是还有人活着,让我们打听。”

    “只是问了许久,他们都不说,我们怕国公爷骂我们是饭桶,这才来硬的。”

    暗卫把鞭子扔地上。

    “崇国公说的一点没错。”

    “们确实是一群饭桶。”

    小厮们,“……。”

    别人善待飞虎军家眷,最应该善待飞虎军的崇国公府却这么欺负,传扬出去,崇国公待人凉薄之名是扣在脑门上抠都抠不下来。

    暗卫将少年扛起来,带他去看大夫。

    小厮们挣扎道,“放我们下来啊!”

    “别走!”

    “放我们下来!”

    远处,一群小孩跑过来拿石头砸他们。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