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赶来了,南漳郡主也过来了,看着女儿被一个丫鬟欺负成这样,那是气不打一处来。

    “把她给我拖上来乱棍打死!”南漳郡主指着杏儿道。

    “姑娘救我!”杏儿叫道。

    “先上来,”苏锦道。

    杏儿往岸边走,小心的爬上来。

    一身的泥巴,脸上也有不少,苏锦一个头两个大。

    南漳郡主的人要过来抓杏儿,被苏锦用眼神拦下。

    南漳郡主冷道,“还想包庇丫鬟吗?!”

    “是她们先推我下莲花池的!”杏儿道。

    “是自己掉下去的!”谢锦瑜的丫鬟矢口否认。

    杏儿气的腮帮子都圆鼓鼓的。

    “怎么能撒谎呢!”杏儿气道。

    杏儿可是出了名的实诚,她敢做就敢当。

    “给我拖下去!”南漳郡主眸光冰冷。

    苏锦望着南漳郡主道,“丫鬟各执一词,事情还未弄清楚,就这样杖毙我的丫鬟,母亲不觉得太草率了吗?”

    “不管她是怎么落水的,敢拿泥巴砸瑜儿,她这条命就算交待了!”南漳郡主道。

    做下人的敢如此冒犯主子,镇国公府绝不允许。

    苏锦知道这事想轻松解决是没可能了,但她也不会任由她们欺负杏儿。

    何况她就这么一个丫鬟,就这样被打死了,她颜面何存?

    苏锦望着南漳郡主道,“若是有人推杏儿进莲花池,谋害杏儿在前,母亲身为郡主,这里又是镇国公府,不会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事吧?”

    “我爹如今在刑部任职,杏儿就这么不清不楚的被杖毙了,我一定会带着杏儿去刑部告状,那时候,大姑娘被丫鬟扔了一身泥巴的事必定会闹的沸沸扬扬,”苏锦道。

    “没有了杏儿,我身边无人伺候,我会从东乡侯府再挑十几个丫鬟小厮来。”

    南漳郡主看着苏锦,“这是在威胁我?”

    苏锦望着她道,“不敢,杏儿砸丫鬟,不小心误伤了大姑娘。”

    “这错,我们认。”

    “弄脏了大姑娘的裙裳,我赔偿一千两给大姑娘换套新的,”苏锦道。

    “一千两?”谢锦瑜咬牙。

    “是在打发叫花子吗?!”

    苏锦望着谢锦瑜,“那大姑娘想怎么解决这事?”

    谢锦瑜指着杏儿道,“我要她的命!”

    谢景宸走过来,暗卫紧随身后,一旁还跟着两缩着脑袋的丫鬟。

    谢景宸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两丫鬟在背后小声议论。

    她们脸目睹了谢锦瑜让丫鬟推杏儿落入莲花池的全过程,并躲在暗处围观了杏儿以一敌三,占尽上风。

    本来觉得事不关己,全当看热闹,结果被谢景宸发现了。

    谢景宸瞥向她们,“把们刚刚说的,再说一遍。”

    “我,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两丫鬟颤巍巍道。

    暗卫冷道,“记性这么差,是要板子帮们长长记性吗?”

    两丫鬟吓的跪在地上。

    小脸苍白。

    不说,大少爷不会饶她。

    说了,南漳郡主不会饶她。

    这是看热闹送掉小命啊。

    苏锦望着丫鬟道,“看到什么就如实说出来,如果因为说了真话而送掉小命,那就是怂恿别人满口谎言。”

    “母亲,您说是吧?”苏锦望向南漳郡主道。

    南漳郡主盯着丫鬟道,“说吧,们看到什么了?”

    两丫鬟头低着,没有看到南漳郡主眼底的寒意。

    她们道,“大少奶奶的丫鬟在湖边摘莲叶,大姑娘和丫鬟路过。”

    “丫鬟走过去推了大少奶奶的丫鬟一把,大少奶奶的丫鬟就掉莲池里去了,她们在岸边嘲笑大少奶奶的丫鬟。”

    “大少奶奶的丫鬟气不过,就抓泥巴打她们……。”

    两丫鬟苏锦以前没见过,除了在后院,在屋内,其他时候,她的一举一动算是在人眼皮子底下。

    不存在这两丫鬟被她收买做假证的情况。

    苏锦望着谢锦瑜道,“我的丫鬟扔大姑娘一身泥巴有过,但大姑娘和丫鬟一起,看着丫鬟推我的丫鬟下水却不阻止。”

    “我想没有大姑娘授意,丫鬟没有这份胆量吧?!”

    杏儿站在苏锦身后。

    浑身是泥巴和水的她,风吹来,她打了个哆嗦。

    她低头看身上的跨包。

    “啊!”

    “姑娘,不好了!”

    “皇上赏赐的玉佩掉在了莲花池了!”杏儿叫道。

    说完,杏儿望着谢锦瑜道,“那块玉佩是皇上随身携带的,珍贵无比,找不到,们就死定了。”

    谢锦瑜脸色铁青,“!”

    “要不是们推我,玉佩不会掉的!”杏儿道。

    南漳郡主没想到杏儿的跨包里会有什么玉佩。

    杏儿把包取下来,从里面倒出鞭子和银锭子,还有黏在一起的银票。

    还好,银票虽然沾了水,但晒干了还能用。

    “还不赶紧派人下莲花池找玉佩!”谢景宸冷道。

    两婆子赶紧跳进莲池里。

    莲花池里多是淤泥,水混的,想找到玉佩谈何容易。

    而且万一不小心把玉佩踩碎了,谁担待的起啊。

    两婆子在水里摸了半天,望着南漳郡主道,“找不到玉佩。”

    谢锦瑜气道,“是不是真有玉佩谁知道?!”

    苏锦气笑了,“大姑娘若是不信,可以进宫去问皇上。”

    “那么贵重的玉佩,就交给丫鬟带身上?!”南漳郡主冷道。

    苏锦望向谢锦瑜道,“比起把太后赏赐的紫玉镯放地上,我让丫鬟携带有何不可?”

    杏儿的跨包里有皇上赏赐的鞭子的事,整个国公府的人都知道。

    再多一块玉佩有什么稀罕的?

    “我家侯爷说了,有那玉佩在手,可以随意进宫,还能先斩后奏杀几品官,我不带身上,万一我家姑娘要用到,还要回来取,”杏儿道。

    “要不是丫鬟推我,我肯定不会把玉佩掉进莲花池里,把皇上赏赐的鞭子和玉佩都推进湖里,这是对皇上的大不敬,要砍脑袋的,”杏儿大声道。

    太后赏赐的紫玉镯都要砍脑袋了。

    皇上赏赐的玉佩更要死了。

    二太太走过来道,“弄丢皇上赏赐的玉佩不是小事,还是先找玉佩吧。”

    谢锦瑜气炸肺。

    一个小丫鬟身上,居然带了两件御赐之物!

    大嫂对丫鬟还真是放心!

    “一千两,这事我便算了,”谢锦瑜道。

    苏锦望着她,“大姑娘觉得,现在还有提要求的份吗?”

    “找不到玉佩,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两婆子摸了一通,没有找到玉佩。

    南漳郡主有点怀疑,是不是真的玉佩掉莲花池里的。

    谢景宸望着暗卫道,“下去找。”

    暗卫跳莲花池里。

    杏儿站到莲池旁,道,“往那边找找,看在不在。”

    暗卫照办。

    找了一圈没有摸到。

    杏儿手指着棵未绽放的莲花道,“那棵莲花下面仔细找找。”

    暗卫伸手下去摸。

    嗯。

    很精准。

    把玉佩捡起来,上面全是泥巴。

    暗卫稍微洗了下,然后爬上岸。

    南漳郡主看到那玉佩,脸都白了几分。

    这玉佩……

    皇上怎么会把这块玉佩给她?!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