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在训话,那些兵丁摸不着头脑。

    明天他们就要出发去渝州剿匪了,根本就来不及训练,等从渝州回来,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从京都去渝州的一路,就是东乡侯给他们安排的训练。

    不只是他们,还有苏崇和南安郡王他们。

    回了侯府后,东乡侯让苏崇他们收拾包袱。

    苏崇眼睛瞪圆,“收拾包袱做什么?”

    “去渝州,”东乡侯道。

    “……。”

    “我们也去渝州?”苏崇嗓音有点飘。

    他没打算去渝州啊。

    南安郡王他们就更没有这打算了。

    尤其明天就是豫亲王府赏荷宴,他们脸上的淤青都养好了。

    经过苏崇据理力争,才说服东乡侯同意他们参加完豫亲王府赏荷宴再去追他们。

    转眼,就到了豫亲王府赏荷宴这一天。

    碧空如洗,艳阳高照。

    吃过早饭后,苏锦带着杏儿去栖鹤堂给老夫人请安。

    她穿着一身天蓝色云锦裙裳,纤腰不盈一握,脸上薄施粉黛,便已明艳动人。

    苏锦容貌清丽绝俗,无可挑剔,发髻头饰搭配裙裳正好,想挑刺都挑不了。

    二太太上下扫视苏锦,夸赞道,“大少奶奶这身打扮不错,清雅又不失高贵。”

    “二嫂说的不错,单看容貌和打扮,真看不出来是青云山的土匪,”三太太说话难听的多。

    自打雪姨娘进府,三太太就没有过好心情了。

    她现在是逮谁怼谁,大有她不痛快大家都别想痛快的感觉。

    雪姨娘进门第二天,她给雪姨娘立规矩。

    雪姨娘低眉顺眼很听话,甚至主动找她要避子药,向三太太投诚,绝没有和她争高下的意思。

    对内宅女人来说,没有子嗣,就意味着站不稳脚跟。

    雪姨娘主动要避子药,三太太求之不得。

    只是药端来了,雪姨娘都端到了嘴边,被匆匆赶来的三老爷把药碗打翻。

    药碗摔在桌子上,溅了三太太一身。

    三太太是气不打一处来,药是雪姨娘自己要的。

    雪姨娘也承认是她要的,然而三老爷根本不信。

    雪姨娘才来给她请安,前后还不到一刻钟,这药就煎好了端来,不是事先就准备好的谁信?!

    三太太哑口无言。

    这药确实是她早就准备好的,她抵赖不掉。

    三老爷袒护雪姨娘,狠狠的数落了三太太几句,还免了雪姨娘给三太太请早安,令三太太颜面扫地。

    三太太把三老爷纳妾的过错算在南漳郡主和苏锦身上,自然不会有好脸色给她们看。

    南漳郡主望着苏锦道,“是我们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这宴会自然不能不让参加,但出门参加宴会,要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三句话气头上来就拿鞭子抽人,搅乱豫亲王府宴会,我不管有理还是没理,回来都给我跪三天的佛堂!”

    苏锦出门参加宴会的好心情就这么消散在了南漳郡主的疾言厉色里。

    谢锦瑜则望着杏儿的跨包道,“把皇上赏赐的鞭子留下。”

    杏儿捂着跨包道,“皇上赏赐我家姑娘鞭子,就是用来抽人的!”

    鞭子不带出门,藏在屋子里,难道用来抽姑爷吗?

    杏儿说的是真心话,而且这话也没错,只是南漳郡主才刚刚敲打了苏锦一顿,她们就没给她脸,南漳郡主动怒了。

    “看来们是铁了心要搅乱豫亲王府的赏荷宴了?!”南漳郡主冷道。

    苏锦忍不住朝天花粉翻了一记白眼。

    这都是什么破理论啊?

    带鞭子在身上就一定要抽人吗?

    就不能拿来吓唬吓唬人吗?

    “母亲刚刚的训诫,不只是针对我一人吧?”苏锦问道。

    “所有人都一样!”南漳郡主道。

    “既然大家都一样,我一定不会搅乱豫亲王府,至于鞭子,我待会儿还要逛街,这鞭子在豫亲王府不会用,难保街上不会,带上有备无患,”苏锦道。

    这话要别人说,南漳郡主早训斥了。

    可偏偏苏锦说,她没法说什么。

    这鞭子是皇上赏赐的。

    苏锦用鞭子救过皇上。

    大家闺秀不能拿鞭子抽人,可苏锦不是大家闺秀。

    既然选择娶她过门,就该接受她的过去,人的性子要那么容易改,又怎么会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样的话?

    自己酿的苦果,咽不下也只得硬吞下去。

    谢锦瑜眸光从苏锦身上收回来道,“娘,有我看着大嫂,您和祖母就放心吧。”

    “时辰不早了,我们就先去豫亲王府了,您待会儿进宫,记得帮我向太后问好。”

    “去吧。”

    谢锦瑜她们福身告退。

    看着苏锦她们走远,二太太眸光一直没收回来。

    三太太见了道,“二嫂在看什么?”

    “我忽然明白皇上为什么那么宠爱东乡侯的女儿了,”二太太笑道。

    “为什么?”三太太好奇道。

    “难道三弟妹没发现,大少奶奶一双眼睛和当年的云妃像极了吗?”二太太问道。

    三太太愣了下,“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

    皇上对云妃爱入骨髓。

    后宫里的女人受宠的或多或少身上都带点云妃的影子,越像云妃,越得宠。

    可要谁模仿云妃的穿戴,刻意讨好皇上,又会惹怒皇上。

    伴君如伴虎。

    “哪里像了?”南漳郡主不咸不淡道。

    “云妃那双眼睛温柔似水,能倾倒众生,咱们大少奶奶一记眼神瞟过去,能把人吓的颤抖,能一样吗?”南漳郡主嘲笑道。

    二太太,“……。”

    南漳郡主这么说,她都怀疑刚刚她是不是看花眼了。

    可大少奶奶走进来,那一瞬间的眸光和当年的云妃简直一模一样啊。

    那双眼睛太美——

    美的见过一次,终身难忘。

    四下丫鬟婆子是想笑不能笑,肩膀直抖。

    镇国公府前。

    停了几辆马车,华贵精美。

    为首一辆是苏锦的,凳子已摆好,杏儿扶着苏锦上马车,自己再爬上去。

    谢锦瑜一脸不快。

    因为她要多走两步,她的马车比起苏锦的要稍微小一点,还要和谢锦绣她们挤。

    她的东西素来是要最好的。

    现在被苏锦比下去了,哪里甘心。

    不过想到过了今天之后,讨人厌的人就没机会再出去丢人现眼了,她的心情又抑制不住的喜悦起来。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