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当然。

    被酒水呛了喉咙的不止苏崇。

    还有坐在他们左右和后面的世家少爷。

    被南安郡王的安排折服了。

    尤其是崇国公府两位少爷。

    “二哥压根就不用想办法羞辱他,他们自己就互相羞辱了,”崇国公府三少爷讥讽道。

    “没一点真才实学,就该有自知之明,”崇国公世子冷笑道。

    “好歹说出去也是东乡侯府世子,来参加赏荷宴,没有才艺就给人端墨,也不怕笑掉人大牙。”

    崇国公世子说话声不小。

    四下的人都听见了。

    大家人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小部分为崇国公世子马首是瞻的是哈哈大笑。

    南安郡王瞪向崇国公世子,“我和苏兄开玩笑的,轮得到们笑吗?”

    “现在说开玩笑晚了,”崇国公世子道。

    “一个手下败将,哪来的脸面笑话别人,”南安郡王翻白眼道。

    一句话,成功的挑起了崇国公世子的怒气。

    南安郡王火气很大啊。

    他们兄弟之间互相损,那是他们的事,轮得着外人掺和吗?

    “!”崇国公世子拳头攒紧。

    “再说一遍试试!”崇国公世子冷道。

    “一个手下败将,拿来的脸面笑话别人,”南安郡王很听话的重复了一遍。

    北宁侯世子要拦下南安郡王,被楚舜阻止了。

    南安郡王明摆着是要借讥讽崇国公世子,打消寿宁公主要嫁给他的念头。

    他们和苏崇绝对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苏崇要和崇国公世子斗起来,他们能不帮着苏崇吗?

    虽然以东乡侯府的强悍,未必需要他们相助,但态度一定要明确。

    何况这事本就是南安郡王挑起的,他善后是应该的。

    崇国公府三少爷则道,“论赌技,我们是技不如人,我相信在场的也没人能胜过东乡侯府大少爷,但这是豫亲王府举办的赏荷宴。”

    “大家都知道来参加赏荷宴要比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有谁是来给人研墨的?”

    楚舜望着苏崇道,“苏兄,把的弓箭术亮给他们看看。”

    苏崇笑了一声。

    他还未说话,武安侯世子便道,“今天来不是舞刀弄棍的。”

    苏崇把手中酒杯放下道,“本少爷就和们比比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苏兄,别冲动,”楚舜道。

    “放心吧,我未必就会输,”苏崇道。

    说完,苏崇望向崇国公世子,道,“比什么,我今天都奉陪到底。”

    就是那么的霸气。

    南安郡王和楚舜他们面面相觑。

    苏兄这是胸有成竹,还是虚张声势?

    今日苏崇的自信,和当日在醉仙楼诱敌深入,把他们输的亵裤差点保不住,最后赢了崇国公府是完全不同的路数。

    他们有些拿不准。

    东乡侯府的人的脑回路,谁也猜不透。

    豫亲王世子最怕的就是东乡侯府来人,到时候被人围攻,导致宴会办不下去

    他更担心的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毕竟她战功彪炳。

    苏崇虽然名声不比苏锦小,但他只和崇国公世子干上过,而且赢的漂亮,峰回路转,叫人大呼过瘾,有种在战场上看人厮杀的痛快。

    没想到,重点看护的对象在安静的吃糕点。

    稍微忽视点的反而被人盯上了。

    豫亲王世子赶紧过来打圆场。

    崇国公世子望着他,“来的正好,我和他比什么来定。”

    豫亲王世子,“……。”

    他怎么知道比什么?

    这不是太为难他了吗?

    豫亲王世子道,“我都不知道们擅长什么,如何定下比试?”

    “我看要不这样吧,们两一人选一样比试。”

    一人选一个擅长的。

    两人一人赢一局,也就是打了个平手,将一场争吵化于无形。

    豫亲王世子的提议——

    苏崇没意见。

    崇国公世子也没有。

    崇国公世子选了抚琴。

    苏崇选了作画。

    “作……作画?”南安郡王惊呆了。

    “为什么不是射箭?”楚舜问道。

    “稳赢多没意思,”苏崇道。

    “……。”

    南安郡王一脸黑线。

    他拍着苏崇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苏兄,骄兵必败。”

    “先比作画吧,”崇国公世子道。

    他还不信一个土匪能擅长作画。

    豫亲王世子叫人抬了两张桌子上。

    花梨木的桌子上摆了笔墨纸砚。

    苏崇和崇国公世子走上比试台。

    崇国公世子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

    苏崇不疾不徐的研墨。

    比试台比平地高,大家又是坐着的,还真不知道他们画的是什么。

    大家对苏崇的好奇远胜过崇国公世子。

    赏荷宴年年有,就算没有赏荷宴,还有赏菊宴,赏梅宴,各种宫宴。

    崇国公世子是任何宴会都会邀请的对象,全看他给不给面子参加。

    崇国公世子的画技,大家都知道。

    苏崇,一个青云山来的土匪。

    能识字就够出人意料了,居然还会作画……

    太匪夷所思了!

    大家都好奇他画的是什么。

    直到两人停笔。

    豫亲王世子带人走过来,把画展现给大家看。

    崇国公世子画的是荷花。

    超凡脱俗,生机盎然。

    苏崇画的是山水。

    峰峦浑厚端庄,气势壮阔伟岸,雄奇险峻,巍然矗立,颇具压顶逼人的气势。

    豫亲王世子看到苏崇的画作,内心掀起惊涛骇浪来。

    这画若非苏崇当场挥洒,打死他也不敢相信这是出自一个土匪之手。

    那些内心嘲笑青云山土匪的世家少爷和大家闺秀都把脸上的讥讽收敛干净。

    人家是土匪。

    他们却是连一个土匪都比不过。

    画传到南安郡王他们跟前,一个个目瞪口呆,如遭雷劈。

    这……真的是苏兄所画?

    “快掐我,我是不是在做噩梦,”南安郡王叫道。

    楚舜手伸过来,直接掐南安郡王的脖子。

    南安郡王,“……。”

    喘不过气的感觉太真实了。

    这是真的!

    苏兄居然会画画!

    而且画风磅礴大气,颇具大家气势。

    这还是土匪吗?!

    能不能尊重一下土匪两个字?!

    能不能给京都世家子弟一点活路啊?!

    心好累。

    楚舜掐的用力。

    南安郡王两眼翻白。

    赶紧把楚舜的手扒拉开,再让他掐下去,他就要见阎王爷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