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南安郡王的咳嗽声中,豫亲王世子问道,“大家觉得谁的画更胜一筹?”

    两幅画皆是上乘之作,但画风不一样,孰高孰低,还真的难以判断。

    但私心里,豫亲王世子更倾向苏崇。

    他喜欢苏崇画里的豪情壮志,挥洒间的豪迈不羁。

    豫亲王世子把难题丢给大家,然而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

    武安侯世子率先叫道,“这还用比吗?”

    “当然是崇国公世子更胜一筹!”

    楚舜望向他,“眼睛是瞎了吗?”

    武安侯世子脸色一沉。

    楚舜他们觉得苏崇的画更好。

    武安侯世子觉得崇国公世子的画技更高。

    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豫亲王世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两幅画送到豫亲王妃手中,还有几位贵夫人,都难判高下。

    然后——

    苏锦就坐着中枪了。

    枪射过来的时候,她正在啃红豆糕。

    谢锦瑜站起来,道,“没想到东乡侯府大少爷如此深藏不露,想来我大嫂也一样了。”

    “既然这两幅画不相伯仲,难分高下,何不让各自其妹添上题词,再比上一比?”

    谢锦瑜的提议,大家一致赞同。

    上官凤儿已经站起来了。

    看着苏锦手里的糕点,苏崇抬手扶额。

    他要不要直接认输?

    他实在不想见到自家妹妹在画上题:山真高,水里还有鱼。

    上官凤儿已经站在比试台上,挑衅的看着苏锦了。

    苏锦能怎么办?

    只能应战了。

    她把糕点放下,走上比试台。

    看着苏崇的画,苏锦问道,“题诗一定要自己写的吗?”

    如果一定要自己写的话。

    她就主动认输好了,免得糟蹋了她大哥的画。

    “倒不必自己写,”豫亲王世子道。

    “只要贴合画作,用古人的诗句也无妨。”

    “那就好,”苏锦放心道。

    她一把心放下,扎心的就来了。

    “还知道别人的诗句?”苏崇一脸诧异。

    苏锦,“……。”

    好歹是她亲大哥,至于这么小瞧她吗?

    不过她也小瞧了他。

    一个土匪能作画不输崇国公世子,就已经赢了。

    而且赢的漂亮。

    上官凤儿眼底闪过一抹轻蔑,在画上题诗:

    水溢芙蓉沼,花飞桃李蹊。

    苏锦拿起笔,亦在画上笔走龙蛇: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苏崇,“……!!!”

    “好文采!”豫亲王世子脱口赞叹。

    苏锦谦虚一笑。

    流芳千古的名句,能文采不好吗?

    上官凤儿气的脸都紫了。

    “小妹我没拖大哥的后腿吧?”苏锦笑道。

    “诗的气势远在画之上,”苏崇道。

    “这是谁的诗?”他好奇。

    不只是苏崇好奇,还有豫亲王世子,以及其他人。

    苏锦只笑不语。

    然后——

    谢景宸在替苏锦背了N多个黑锅后,总算背了一个好锅。

    大家都误会苏锦题的诗句是他的。

    苏锦知道误会了。

    但她没有解释。

    这样的误会挺好的,省的解释这诗句是谁做的。

    谢锦瑜坐在那里,气的头顶冒青烟。

    本来崇国公世子和苏崇可以打个平手,不输不赢。

    经过她提议。

    苏锦掺和进去。

    崇国公世子输了。

    虽然苏锦的诗句不是自己做的,但上官凤儿题的诗句也不是。

    输给了苏锦,上官凤儿面上无光。

    然而提议的谢锦瑜就挨了上官凤儿两记瞪眼。

    她到底是在帮谁啊!

    为什么她这边的总是拖后腿的?!

    寿宁公主害得百花楼被查封。

    她又害的她没脸!

    真的要被她们活活给气死。

    好心好意帮崇国公世子,自己没本事,却怪她,谢锦瑜也有点不高兴了。

    比试画作,苏崇胜。

    接下来比试抚琴。

    这一句崇国公世子要是不赢,那他就输惨了。

    不过抚琴是崇国公世子选的,他赢的胜算很大。

    除了苏锦保持观望的态度。

    杏儿坚定她家大少爷会赢之外。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然而事实很打脸。

    苏崇选的作画,险赢崇国公世子。

    抚琴,那是稳赢。

    崇国公世子的琴缠绵悱恻,谱奏的是儿女情长。

    苏崇的琴声和他的画一样,大气磅礴,带着冷冽之气,在战场之上横扫千军,斩兵擒将,杀的崇国公世子片甲不留。

    在国家兴亡的大事前,儿女情长又算的了什么?

    崇国公世子的脸绿的发黑。

    苏崇坐回桌子上。

    楚舜几个齐齐望着他。

    “苏兄,太不厚道了,”南安郡王道。

    “这也太深藏不露了吧?”

    “们也没问我啊,”苏崇给自己斟酒。

    “……。”

    几人哑然。

    不是他们不问。

    实在是他们想当然了。

    谁能想到做土匪还要文武双全?

    楚舜望着苏崇,“们青云山对做土匪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点?”

    大嫂医术超群。

    苏兄文武双全。

    反观他们这些世家子弟,吊儿郎当,斗鸡遛狗……

    自惭形秽啊。

    苏崇喝着酒,惆怅道,“谁知道我爹怎么想的?”

    “整天被关在山上,学这学那,我和我妹抗议过。”

    “我妹成功了,我失败了。”

    “……。”

    “为什么?”北宁侯世子问道。

    苏崇看了他一眼。

    别问他为什么。

    没人比他更想知道为什么了。

    妹妹哭两声,父亲就心软了。

    不吃饭,父亲就怕她饿坏了身子。

    他如法炮制。

    他哭两声,换手心挨板子。

    他不吃饭,那是饿几顿饿不死人。

    苏崇一番话,引来楚舜他们的同情,却未能打消他们的好奇。

    而且到最后,一个个不止把同情收了,是恨不得把苏崇摁地上爆踩一顿泄愤。

    因为苏崇说,“虽然学的多,好在我天赋异禀,这些东西,随便学学就会了。”

    随便学学——

    就、会、了!

    真的。

    好想把他打死!

    刚刚的小插曲过后,赏荷宴依旧。

    只是有苏崇这个土匪珠玉在前,其他世家子弟和大家闺秀就黯然失色了。

    这年头连土匪都文武双全了。

    他们这些含着金钥匙出身,吃穿不愁的世家子弟有什么值得嘚瑟的?

    而且人家不止文武双全,还特别的谦虚。

    楚舜、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定国公府大少爷作画,赵诩抚琴,苏崇研墨。

    这要换成旁人,能做到这么谦逊吗?

    南安郡王的心在颤抖。

    他怕苏崇秋后算账啊。

    纵然苏崇才情洋溢,也不改其土匪本性。

    敢叫他研墨。

    他就敢叫端洗脚水。

    上官凤儿盯着苏崇,眸光挪到苏锦身上。

    她气的咬紧牙关,手中绣帕被扯的不成形。

    今日他们兄妹的风头算是被他们给抢了个干净!

    这口恶气!

    她不出不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