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府,门前。

    马车徐徐停下。

    杏儿下马车后,将苏锦扶下来,然后便跑进府,直奔厨房。

    苏崇进府后,发现不对劲,“阳儿呢?”

    东乡侯府守卫最松懈的就是侯府大门了。

    苏阳一直盘踞门口,伺机而动,准备逃跑。

    虽然成功的希望很渺茫,但苏阳一直乐此不疲。

    今天东乡侯离京,苏阳居然一改常态,苏崇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而且苏阳不在,小黑也不在。

    苏崇越发觉得不对劲。

    见到小厮,苏崇问道,“阳儿呢?”

    “小少爷离家出走了,”小厮叹息道。

    苏锦,“……。”

    苏崇,“……!!!”

    楚舜和南安郡王他们面面相觑,不敢置信。

    虽然苏阳一直想离家出走,但他是怎么成功的?

    苏崇惊呆了,“他是怎么跑的?”

    小厮便把苏阳离家出走的经过说给苏崇听。

    南安郡王听不大懂,“侯府的墙那么厚,他怎么可能砸碎还不惊动人?”

    苏崇也觉得不大可能。

    苏锦道,“石头经过大火煅烧后,泼上冷水,会变的很脆弱,极容易敲碎。”

    苏崇望着苏锦。

    苏锦知道他在想什么,道,“我不可能帮他离家出走的。”

    “我想应该是他这么多天做叫花鸡,无意中发现的,”苏锦道。

    苏锦折服了。

    南安郡王他们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们都不知道石头用大火烧后,泼冷水会变的很脆弱的事啊。

    苏阳小小年纪,就这般善于发现了,而且还特别耐的住性子,难怪这些天他总是变着法的挣钱,南安郡王的那点老底差不多都在苏阳那里了。

    南安郡王有点害怕了,他这算不算是做了苏小少爷离家出走的帮凶?

    苏崇去找唐氏。

    “娘,派人去找阳儿没有?”苏崇急道。

    “已经派人去找了,”唐氏道。

    “们怎么早就回来了?”唐氏诧异。

    “豫亲王府出了点事,宴会提前散了,”苏崇道。

    “我们这就去街上找阳儿。”

    唐氏没同意。

    “阳儿胡闹,我自会派人去找,但爹的计划不能打乱,们几个快去追他,”唐氏道。

    说完,唐氏望着南安郡王他们道,“此行离京估计要一段时间,们回府一趟,在城门口回合。”

    唐氏这么说,苏崇也只能照办。

    他们纷纷退下,留下苏锦陪着唐氏。

    出了门后,赵诩抬手扶额。

    南安郡王拍着他肩膀道,“我们都走了,留在东乡侯府不孤单吗?”

    本来还有个苏小少爷陪着赵诩。

    结果现在苏小少爷也离家出走了。

    人都走光了,留下赵诩待在东乡侯府,他待不下去。

    可出了东乡侯府,他就不能保证自身安全了。

    赵诩脑壳疼。

    南安郡王诱惑他道,“要不,和我们一起去剿匪?”

    “至于找人,画幅画,我带回南安王府,让我父王帮找,也可以找景宸兄帮。”

    “人多力量大,仅凭和两暗卫,又不敢打草惊蛇,还不知道何年马月能找到娘。”

    北宁侯世子觉得南安郡王的办法好,道,“赵兄和我们就别客气了。”

    赵诩的暗卫也觉得这样挺好的。

    找夫人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要保证大少爷性命无虞。

    不过他没法跟着赵诩一起。

    他把夫人留给大少爷的玉佩弄丢了,至今都不知道丢在了哪里。

    找不到玉佩,他万死莫辞。

    赵诩向南安郡王道谢。

    他回了屋子,提笔作画。

    南安郡王则先回府,画随后让小厮送去。

    南安王府。

    南安郡王骑马回来,南安王府的小厮都惊呆了。

    一来是有段时间没见到自家郡王爷,黑的快认不出来了。

    二来是郡王爷怎么突然回府了?

    难道是知道王爷和王妃给他定亲了,回来抗议的?

    可定亲一事,王爷和王妃下令不许泄露给郡王爷知道,谁这么大胆敢把王爷的叮嘱当成耳旁风?

    强自镇定,以免被郡王爷看出端倪来。

    南安郡王还真没发现,南安王不在,他直接去找了南安王妃。

    正堂内,南安王妃坐在那里,正看着手里一块玉佩走神。

    南安郡王走进去,喊了一声母妃,吓的南安王妃手一抖,玉佩差点失手摔了。

    “咋咋呼呼的,吓死母妃了,”南安王妃拍胸口道。

    南安郡王瞅着她,道,“我怎么觉得母妃在心虚啊?”

    “心什么虚?!”南安王妃瞪他。

    “倒是,怎么突然回来了?”

    南安郡王坐下来,给自己倒茶喝道,“我们几个要跟着东乡侯去剿匪,要离京一段时间,走之前回来看看。”

    说完,南安郡王问道,“母妃,不会已经给我定亲了吧?”

    南安王妃闭口不提定亲的事,只道,“东乡侯去剿匪,怎么让们也一起去?”

    “不知道,”南安郡王道。

    “……。”

    “衣服都收拾了吗?”南安王妃问道。

    “都收拾了,”南安郡王道。

    “母妃,没事我就先走了。”

    他站起身来,南安王妃起身,随手把桌子上的玉佩拿起来道,“这玉佩随身戴着吧。”

    南安郡王蹙眉,“这什么玉佩?”

    “这是父王给求回来的玉佩,保平安的,”南安王妃道。

    “出门在外,切莫把玉佩丢了。”

    南安王妃把南安郡王腰间的玉佩换下来。

    亲自送他出门。

    只是不凑巧,南安郡王前脚走,后脚南安王就回来了。

    远远的看着儿子骑马走远,南安王道,“风儿怎么回来了?”

    “风儿他们要跟着东乡侯去剿匪,回来道别的,”南安王妃道。

    南安王抬手扶额。

    南安王妃见了道,“这是怎么了?”

    “东乡侯被崇国公逼着去剿匪,我还替他捏一把冷汗,结果他利用我儿子,”南安王头疼道。

    崇国公让东乡侯离京,明摆着是要他有去无回的。

    这点意图,满朝文武谁不知道。

    可如果东乡侯把南安郡王和靖国侯世子他们都带上。

    崇国公的人还敢下黑手吗?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南安王府、靖国侯府、北宁侯府还有定国公府联手,不顾一切的寻仇,崇国公也招架不住。

    崇国公的好算计,在南安郡王他们一起出京的时候,就打水漂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