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太后脸色一变,“皇上九五之尊,金口玉言,岂能出尔反尔?!”

    失望之下的愤怒,太后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正好,皇上也在气头上。

    皇上望着太后道,“朕身为一国之君,是不能出尔反尔,但朕也没法封一个心肠歹毒之人做县主!”

    “心肠歹毒?”

    “皇上是指瑜儿?”太后问道。

    皇上气的不想说话。

    福公公望着太后道,“豫亲王府赏荷宴上,镇国公府大姑娘指使人在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喝的茶水里下了药。”

    “不可能!”太后矢口否认。

    “瑜儿心底善良,绝不会下毒害人!”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太后一口咬定有误会,福公公很是无语,他道,“豫亲王妃是这么告诉镇国公府老夫人身边的王妈妈的,奴才进去的时候正好听见了……。”

    福公公声音越说越小,因为太后的眼神太过犀利冰冷了,吓的他不敢再说。

    一边是皇上,一边是太后。

    福公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谁他都得罪不起。

    “去豫亲王府验毒的是冯太医,太后要不要找他来问问?!”皇上脸色不快。

    太后牙关紧咬,恨铁不成钢。

    煮熟的鸭子也能飞,叫她如何能不生气?

    太后不肯善罢甘休,她道,“给瑜儿县主之位,是为了弥补寿宁不嫁的事,皇上出尔反尔,这桩亲事该怎么办?”

    “如果南漳郡主执意要娶,朕就给寿宁赐婚,择日下嫁镇国公府!”皇上道。

    到这会儿,皇上怎么可能还不识破太后和南漳郡主是联手给他设圈套。

    拿寿宁公主的亲事逼他给一个县主封号。

    既然如此——

    那他就顺了她们的意!

    皇上反将一军,打了太后一个措手不及。

    太后懵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还是她身边的李嬷嬷道,“皇上,寿宁公主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不对盘,凑到一起,镇国公府只怕会鸡飞狗跳,皇上三思啊!”

    皇上气笑了。

    南漳郡主身为镇国公府当家主母都不怕镇国公府鸡飞狗跳,他这个皇帝用得着替镇国公府操这份闲心吗?!

    “朕意已决,无需再劝,”皇上淡漠道。

    太后动怒了,“皇上就这么偏袒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吗?”

    皇上望着太后道,“偏袒?”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在青云山下救朕一命,朕要封她一个县主,崇国公都百般阻拦。”

    “人家是土匪,行为举止粗鄙,配不上县主封号,一个背后给人下毒的人就配的上了吗?!”皇上质问道。

    “别说没有县主封号,要叫朕知道这害人的背后是南漳郡主授意的,她郡主的封号,朕都给她摘了!”

    皇上把话说的这么重,那是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了。

    福公公劝皇上息怒。

    太后气的浑身颤抖,“寿宁是皇上的女儿,皇上都舍得她被人欺负,哀家有什么舍不得的。”

    丢下这一句,太后转身离开。

    回了永宁宫,太后是越想越生气,气的头隐隐做疼,李嬷嬷赶紧叫人请太医。

    沉香轩,后院。

    竹屋内。

    苏锦蹲在地上逗小黑玩。

    她被婆子一脚踹跪下,小黑冲过去咬南漳郡主的气势不要太猛。

    这么忠心护主的狗,苏锦喜欢的不行。

    杏儿拎了食盒过来道,“姑娘,红烧排骨端来了。”

    苏锦打开食盒,把红烧排骨端给小黑吃。

    小黑吃的不亦乐乎。

    “幸好咱们把小黑带回府了,不然就真白给人踹了一脚,”杏儿道。

    踹她没关系,踹姑娘不行。

    要叫侯爷知道她们那么欺负姑娘,非得卸掉那两婆子的腿不可。

    小黑吃饱后,就在后院撒欢。

    为了不让小黑跑到前院去,然后溜到国公府各处,苏锦让丫鬟找小厮把后院的院门换了。

    傍晚时分,谢景宸回来,刚走到后院门口,就见小黑冲他叫。

    谢景宸眉头皱紧,小黑给他留的印象并不好,“怎么把它带国公府来了?”

    “大少奶奶带回来的,”守门小丫鬟道。

    “它还咬了郡主一口。”

    这么凶狠的狗。

    大少爷快把它送走。

    小丫鬟一脸害怕,和这么凶狠的狗只隔了一道木门,她没有安全感。

    暗卫,“……。”

    谢景宸,“……。”

    谢景宸是想笑不能笑。

    连东乡侯府一条狗都是南漳郡主的克星。

    未免小黑逃出来,谢景宸翻过月形拱门进了后院。

    后院内,苏锦百无聊赖。

    见谢景宸过来,她从晃荡的秋千上起身,道,“去给我爹送行,怎么就直接送没影了?”

    “送了我爹多少里路?”苏锦很好奇。

    说好的送行完,就直接去豫亲王府找她,结果到现在才见到人。

    “只送到城门口,”谢景宸道。

    “……。”

    “然后呢?”苏锦问道。

    “然后被爹使唤在刑部忙了一天,明天还得去,”谢景宸道。

    苏锦,“……。”

    苏锦脸上闪现八卦之光,“我爹让帮他做什么?”

    “进刑部,刑部左侍郎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谢景宸黑线道。

    “……。”

    “为什么?”苏锦不解。

    “因为我在刑部,爹的人就不用撤走,”谢景宸无力道。

    不可能东乡侯走了,他的人还留在刑部,刑部不缺人使唤。

    谢景宸是镇国公府大少爷,是刑部尚书夫人的亲外甥。

    谢大老爷又活捉了北漠王,立下大功。

    对于谢大老爷的爱子,满朝文武都要给几分薄面。

    有谢景宸护着,东乡侯的人在刑部可以便宜行事。

    谢景宸在喝茶,脑子里一直盘桓着东乡侯走之前说的一句话:韬光养晦了这么多年,也该崭露锋芒了。

    看着谢景宸走神,苏锦有点同情他。

    整个京都应该找不到比他更辛苦的女婿了吧?

    苏锦不知道她在同情谢景宸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在羡慕他。

    苏崇他们快马加鞭的赶上东乡侯,以为跟着东乡侯去剿匪,不用和待在东乡侯府似的经历残酷训练。

    然而他们还是太嫩了。

    东乡侯言出必行。

    他向南安王他们放话,一个月让他们脱胎换骨,就不会是一句空话。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