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崇他们赶到,东乡侯让队伍停下歇息一刻钟。

    歇完后,大家一起出发。

    苏崇他们等人牵马来。

    左等右等,等到小厮拎过来一堆铁板。

    这东西苏崇他们再熟悉不过了。

    在侯府的时候,东乡侯就要求他们戴着铁板跑,累的人脚都抬不起来。

    那时候还只是双脚,现在多了一块更沉的。

    小厮道,“侯爷让们和兵丁一起步行去渝州。”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除了他们和苏崇外,还有冀北侯府两位少爷,那是如遭雷劈啊。

    渝州距离京都差不多有三百里地啊,靠腿走,腿还不得废掉?

    祖父为什么要让他们跟着东乡侯去剿匪啊。

    冀北侯府两位少爷脸色惨白,小厮道,“两位沈少爷体质弱不少,暂时只需双腿绑铁块。”

    注意只是暂时,铁板有他们的份,只是不是现在。

    两位沈少爷想死。

    小厮把东乡侯的话转达完,道,“几位爷快些,不要落了队。”

    苏崇默默的拿起铁块绑好。

    反抗时候没有用的。

    而且反抗的结果极有可能是训练强度加大。

    所有人中,他的铁块是最厚的。

    楚舜次之。

    再是定国公府大少爷。

    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的差不多。

    除了苏崇的铁板厚的明显外,其他人的重量差别不超过半斤。

    半斤不算什么,可一天到晚的把这么重的铁板背上身上,负担就不小了。

    东乡侯训练残酷,他们早有心理准备,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这么对待,南安郡王他们也不敢有什么怨言,武功更差的冀北侯府两位少爷都没说什么呢。

    何况残酷的训练下是武功的突飞猛进。

    嗯。

    冀北侯府两位少爷什么都没说是因为南安郡王是南安王府独子,他都背这么沉的铁板了,何况是他们。

    而且他们的还轻不少,没有对比就没有喜悦啊。

    南安郡王他们最后悔的就是骑马跑的太快。

    原以为等着他们的是天堂,谁想到会是地狱。

    看着他们几乎快要哭的表情,那七百兵丁都惊呆了。

    从京都出来后,他们每走半个时辰便歇息一刻钟,走的速度要比平常要快三分,再加上天气炎热,实在是辛苦。

    他们无比的后悔没有选择离开,虽然军营的训练也很累,但和在东乡侯手下比,那是轻松的不能再轻松了。

    当然,所有的事都是要比对才知道。

    他们和以前比,现在辛苦。

    可和南安郡王他们比,他们又觉得东乡侯对他们太好了。

    他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皮糙肉厚能吃苦,这几位可是娇生惯养的世家子弟,吃穿不愁,将来还有爵位继承,压根就不需要吃这么多的苦头。

    可他们不但吃了,而且更苦。

    本来满怀怨言的兵丁,再没有半句怨言了,甚至暗地里和苏崇他们较劲,他们出身贫苦,身上也没有带铁板,要是比他们先累趴下,他们也太弱了。

    苏崇他们想的则是他们从小就开始学武,身体素质比他们强多了,要在他们面前晕倒,颜面何存啊。

    就这样激励我,我激励,一步步往前。

    要说跟着东乡侯最大的好处是什么,那就是吃饭了。

    顿顿有肉,顿顿管饱。

    在跟着东乡侯之前,军营里的伙食不怎么样,饭里有沙子,磕牙是常有的事。

    一天能有两个包子是肉的,就算伙食不错了。

    可现在不同,肉包子管饱,还有红烧肉和排骨汤。

    他们有些是军中老将了,还从未吃过这么好的伙食,他们很清楚,这绝不是朝廷给将士们的伙食标准。

    嗯。

    这的确不是正常标准。

    东乡侯府的小厮也直接告诉他们,这饭菜钱是怎么来的,不怕他们传出去。

    东乡侯前几天带人去朝了宁远将军府和户部右侍郎家,但凡奉命去抄家的,就没有不顺手捞点好处的。

    东乡侯拿了一万两,买肉买米的钱用的就是那一万两。

    之所以给他们吃这么好,是因为他们训练辛苦,体力消耗过大,需要吃的好,否则会把身体累垮。

    负责做菜的火头军骑马前行,在前面搭锅做好饭菜等着他们。

    吃完饭,歇息两刻钟便继续前行。

    而且他们吃什么,东乡侯和南安郡王他们就吃什么。

    对那些兵丁来说,这饭菜味道好,可对南安郡王来说,这饭菜是太太太难吃了。

    南安郡王小心翼翼的问东乡侯,“伯父,我们能不能去镇子上的饭馆吃饭?”

    东乡侯很好说话。

    “们要吃,我不管们,但不许骑马,大部队也不会等们,吃完追上大部队,”东乡侯道。

    南安郡王,“……。”

    算了。

    他还是啃肉包子吧。

    他现在跟上大部队就很勉强了。

    在镇子上吃一顿饭少说也要两刻钟,等追上大部队,吃进去的饭菜估计都给累的吐出来了。

    只要天还看的见路,他们就一直前行。

    累了一天,那真是倒床就睡,但他们睡的并不轻松。

    因为东乡侯不许他们把铁板和铁块取下来,睡觉也得绑在身上。

    一天到晚,只有泡药浴的时候取下来一会儿,用北宁侯世子的话来说就是,“我感觉我现在身轻如燕。”

    南安郡王泡在浴桶里,浑身舒服的他直哼哼。

    “我现在只想睡觉,天塌下来也别叫我,”南安郡王闭目道。

    “大家都这么累,谁会发现天塌了?”楚舜道。

    “们皮肤不疼吗?”冀北侯府二少爷问道。

    南安郡王瞅了他一眼,“们现在还细皮嫩肉,等像我们这么皮糙肉厚就不疼了。”

    沈二少爷,“……。”

    沈三少爷,“……。”

    一整天都不知道出了多少汗水。

    喝的都是加盐的水,还有药汁,东乡侯怕他们累晕,药汁是防止中暑的。

    歇息的时候,小厮会问那些兵丁可有身体不适,到了晚上会检查谁累了,谁还有精神。

    嗯。

    精神抖擞的发两块铁,明天绑脚上前行。

    握着手里的铁块,那些兵丁隐隐有些自豪,毕竟这是南安郡王他们才能享受的待遇。

    在东乡侯的手下,能力越强,铁块越大。

    他好像特别喜欢用铁块来平衡大家的体力,把大家累的都只剩下一口气,倒床就睡。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