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转眼,两天过去了。

    芷兰苑,内屋。

    谢锦瑜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的脸。

    太医、大夫来了七八位,药罐进肚子不知道多少,脸不痒了,但红肿未消除多少。

    她皮肤白皙,此刻的脸仿佛两块馒头。

    早上大厨房送了包子和馒头来,结果刺激了谢锦瑜的神经,把早饭全给扔了不算,她还认定大厨房在讥讽她,南漳郡主为了给她消气,把大厨房做包子馒头的厨娘打发去了庄子上。

    真是无妄之灾啊。

    越看越觉得自己的脸难看,谢锦瑜手一抬,把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都推到在地上。

    只有毁灭才能让她感觉到一丝的痛快。

    丫鬟们战战兢兢,唯恐出一点差错,沦为大姑娘的出气筒。

    这两天,丫鬟们心疼坏了。

    谢锦瑜是南漳郡主的掌上明珠,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她随手一摔,就是几十两银子,要知道,她们这些丫鬟最多也就值这个价。

    只盼着郡主进宫能带回来一点好消息,让大姑娘高兴,少发点脾气。

    可自打国公府娶了大少奶奶进门,大姑娘身上就再没好事发生过。

    遇到的都是倒霉事。

    仿佛所有的好运气都被大少奶奶给吸走了一般,只剩下厄运。

    丫鬟们忧心忡忡。

    永宁宫。

    丫鬟扶着南漳郡主走进去。

    太后见了道,“这是怎么了?”

    南漳郡主没说话。

    丫鬟愤恨道,“郡主前两天被大少奶奶的狗给咬伤了,还没好全。”

    嗯。

    被狗咬的伤其实已经好七七八八了。

    只是南漳郡主听说皇上改了主意不封谢锦瑜为县主了,心中着急,赶着进宫询问太后。

    结果走的太快,还未出国公府大门就把脚给崴了。

    太后脸色铁青。

    “脚还未好,怎么还进宫了?”太后问道。

    李嬷嬷赶紧过来扶南漳郡主坐下。

    南漳郡主望着太后道,“皇上答应封瑜儿为县主,这都三天了也没下圣旨,这是没有过的事,我怕出什么事了,所以进宫来问问。”

    太后蹙眉,“皇后没派人告诉,皇上不封瑜儿我县主了?”

    南漳郡主一直希望消息有误,没想到竟是真的。

    她摇头,“没有派人告诉我。”

    太后以为皇后会派人告诉南漳郡主。

    皇后以为太后会说。

    结果指望我,我指望,竟然一个都没说。

    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南漳郡主不会想听到这消息,大家兴致缺缺。

    南漳郡主望着太后道,“皇上答应太后您的事,怎么会出尔反尔?”

    提到这事,太后就生气,“本来皇上就不乐意封瑜儿为县主,是哀家施压,他才不得不答应。”

    “结果在这节骨眼上瑜儿出事,正好给了皇上借口打发哀家,哀家纵然有心也无力。”

    南漳郡主则道,“可瑜儿人前失礼是被人下毒害的啊,并非瑜儿所愿。”

    太后望着南漳郡主,“以为瑜儿在豫亲王府的所作所为瞒的过皇上?!”

    南漳郡主心头一震,道,“是瑜儿做错了,可那女土匪并没有出事,反倒是瑜儿被人给害惨了。”

    “太后,您无论如何都要帮瑜儿保住县主之位,”南漳郡主跪下求太后。

    她一动,脚腕就疼的她倒吸气。

    到底是太后从小疼大的,在太后眼里,南漳郡主就和她女儿差不多,她道,“快起来。”

    南漳郡主长跪不起。

    太后无奈道,“皇上铁了心不封瑜儿为县主,他甚至同意把寿宁嫁给川儿,哀家也无能为力。”

    “除非……。”

    “除非什么?”南漳郡主忙问道。

    “除非能找到证据证明是那女土匪把瑜儿给害成这样,”太后道。

    要是能找到证据,她也不用来求太后了。

    实在是那女土匪做事滴水不漏,她逮不住把柄。

    可为了瑜儿的县主之位,也为了给瑜儿出气,逮不住也得到。

    唯一可疑之处便是谢锦瑜出事后,苏锦匆匆回了东乡侯府,她差人打听了,东乡侯府并未出什么事。

    从宫里出来后,南漳郡主去了找了崇国公。

    虽然皇上派了人看着崇老国公,但崇国公生性多疑,崇老国公一定在他眼皮子底下。

    仅一墙之隔,东乡侯府出了什么事,瞒不了崇国公的眼。

    南漳郡主前脚离开崇国公府,后脚一丫鬟便进了府。

    书房内。

    丫鬟福身给崇国公见礼。

    崇国公眉头微蹙,虽然离崇国公府祖宅很近,但丫鬟回来的太快了些。

    “可是老国公出什么事了?”崇国公问道。

    丫鬟望着崇国公,回道,“老国公没事,但奴婢发现大太太在偷偷给老国公喂药丸吃。”

    丫鬟从怀里掏出一绣帕来。

    绣帕里是一颗药丸。

    之前她便发现大太太行为有点古怪,总是找借口把她们打发走。

    今天早上,她贸然进屋,大太太手一抖,一颗药丸掉在了床底下。

    大太太走后,她把药丸从床底下捡了起来。

    事关重大,丫鬟不敢耽搁,寻到机会就来禀告崇国公了。

    禀告完,丫鬟准备告退,崇国公问道,“东乡侯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丫鬟望着崇国公,“奴婢未曾听说东乡侯府出事,国公爷想知道,奴婢去打听。”

    这丫鬟看似普通,实则武功不弱。

    “查到什么可疑之处,及时回来禀告,”崇国公道。

    “奴婢谨记。”

    丫鬟退下后,崇国公看着药瓶,眸光冷沉。

    他把药递给男子道,“找个大夫检查下。”

    男子接过药丸,转身离开。

    半个时候后,小厮带着药丸回来道,“国公爷,小的打听清楚了。”

    “这药丸是治什么的?”崇国公问道。

    小厮回道,“这药丸是用来调理五脏六腑的,长期服用,可延年益寿,是不可多得的良药。”

    “调理五脏六腑?”崇国公皱眉。

    “若是调理五脏六腑,大太太何须藏着掖着?”崇国公身侧的男子道。

    男子怀疑这药丸是不是真的只是调理身子。

    小厮道,“是真的,小的先去找了惯常进府治病的冯大夫,他出诊了不在药铺里,小的就去了周记药铺。”

    “周大夫对这药丸赞不绝口,他检查的时候,碰巧又去了一位大夫,两人研究了下药丸,得出的结论。”

    一颗小药丸能让两位大夫检查,绝对错不了。

    但崇国公还是不大放心。

    大太太越是行为鬼祟,越代表这药有问题。

    本来把老国公留在皇上眼皮子底下,他就惶惶不安。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