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那怎么办呢?”杏儿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苏锦想了想,望着谢景宸道,“她不是送了三套锦袍吗,她脸上有伤,我调制药膏帮她恢复容貌。”

    日子闲的无聊,调制一堆药膏没处用,堆在那里停灰,浪费不说,也打击苏锦的兴趣。

    池夫人帮她救了小黑,这份恩情,不是送几匹绸缎就能抵消的。

    只是十几年前留下的伤痕,想消掉没那么容易。

    她也没看过伤痕深浅,全靠蒙。

    所以苏锦打算用最好的药。

    苏锦望向杏儿。

    “去把爹爹从皇上那里讨来给我的东珠拿来,”苏锦道。

    杏儿跑回屋翻箱倒柜把东珠找出来。

    圆润的东珠,泛着淡淡的光晕,叫人爱不释手。

    苏锦放在石舀里,用力捣碎。

    一连放进去八颗,东珠圆润,捣了半天才碎,然后用石碾碾成粉末。

    忙了一夜,月上中天。

    八颗东珠才变成晶莹剔透的药膏。

    一股淡淡的药香,极是好闻。

    谢景宸走进来道,“太晚了,还不歇息?”

    “已经调制完了,装好就可以了,”苏锦道。

    杏儿拿了玉盒来。

    苏锦小心的把药膏装在玉盒内,堪堪装满。

    瓷碗里还剩下一点,苏锦望着谢景宸道,“身上有没有什么伤疤,过来我帮涂上。”

    谢景宸望着苏锦。

    苏锦看着他。

    他道,“后背上有。”

    “待会儿沐浴完,我帮涂,”苏锦道。

    瓷碗里没剩下多少。

    苏锦把药膏带回内屋。

    杏儿抱着碗跟在后面。

    累了一天,苏锦泡在浴桶里,恍惚想起来她看过谢景宸后背很多回,她怎么没看见有伤痕?

    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受过伤?

    等她沐浴完,谢景宸也洗完澡回来了。

    胸膛微敞,露出健硕的胸肌,看的人血脉偾张。

    苏锦咽了下口水,大晚上的这样子也太叫人浮想联翩了。

    苏锦抱过碗,一本正经道,“把衣服脱了,趴下。”

    谢景宸手一伸,把碗接过去道,“趴下,我给上药。”

    苏锦,“……。”

    “给我上药?”苏锦懵了。

    “后背上有伤疤,”谢景宸道。

    “……。”

    苏锦嘴角狂抽不止。

    她后背上有伤疤的事她怎么都不知道?

    还有!

    “我后背上有伤疤是怎么知道的?”苏锦眸带质疑。

    她每天睡觉都裹的严严实实的,他不可能知道才对。

    就算那天沐浴不小心屏风摔了,他也不可能看的到她的后背。

    苏锦盯着谢景宸,谢景宸当然不会说他是怎么知道的,轻轻松松的把锅甩给了杏儿。

    “丫鬟说的,让我别忘记给上药,”谢景宸道。

    原来是杏儿。

    苏锦把不善眸光收回来,但叫她趴下让谢景宸给她上药,那是不可能的。

    剩下一点药膏,苏锦挑了帮谢景宸抹脸上了,有伤疤去伤疤,没伤疤美白。

    谢景宸,“……。”

    第二天,苏锦醒来,已经没见谢景宸的人影了。

    自打被她爹使唤进刑部,苏锦已经好几天没陪谢景宸吃早午饭了。

    一个人吃饭还真无趣,所以杏儿就取代了谢景宸的位置。

    苏锦站在那里,堕落的让杏儿伺候她穿衣,苏锦想起后背上的伤疤,走到铜镜前看。

    她后背上还真有一块伤疤。

    苏锦伸手摸了摸,很明显。

    这种伤疤很难消。

    “我这伤疤怎么来的?”苏锦问道。

    “不知道,”杏儿摇头道。

    “……。”

    杏儿拿衣裳来帮苏锦穿上道,“姑娘快穿上,别着凉了。”

    苏锦眉头微敛。

    待会儿送给池夫人的药膏就放在梳妆台上,杏儿都没说帮她上药,却叫谢景宸帮她?

    “我这伤疤怎么没消掉?”苏锦委婉的询问。

    “夫人故意不帮姑娘消的,说留着伤疤,也好帮姑娘长长记性,”杏儿道。

    “……。”

    “但姑娘自己也不记得这伤疤是怎么来的,”杏儿觉得夫人明显想太多,自家姑娘不是那种会长记性的人。

    苏锦眸底闪着小火苗。

    可恨杏儿一番话,谢景宸不在当面。

    居然把锅甩给杏儿。

    他肯定做梦也没料到杏儿不背这锅。

    吃了早饭后,苏锦便去栖鹤堂给老夫人请安。

    她进去的时候,三太太正在往南漳郡主伤口上撒盐呢,“皇上答应赐封大姑娘为县主的事真的黄了?”

    为了这事,南漳郡主一宿没能睡好,眼敛下有淡淡的淤青。

    见苏锦走进来,南漳郡主看她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就算苏锦不知道这事,看南漳郡主的眼神也知道谢锦瑜县主之位没了和她有关。

    虽然被瞪了,但苏锦一点都不生气。

    因为微笑和喜悦的杀伤力更强。

    南漳郡主要不是强忍着,真的想叫人把苏锦拖出去乱棍打死了。

    这女土匪!

    害她女儿没了县主之位!

    她还有脸幸灾乐祸!

    三太太看着指甲上新染的丹寇道,“皇上素来疼咱们大少奶奶,大少奶奶若是能进宫帮大姑娘说说好话,皇上没准儿就下旨了。”

    让她进宫帮谢锦瑜向皇上求情?

    三太太的脑袋是被门挤了吧。

    偏偏还有帮她说话的,老夫人道,“国公府里能有位县主,是光耀门楣的好事,大少奶奶不妨帮帮瑜儿。”

    王妈妈站在老夫人身侧。

    她诧异的看了眼老夫人。

    老夫人昨儿不是说大姑娘没了县主之位是好事吗,怎么又……

    按理老夫人都发话了,苏锦不应该拒绝。

    苏锦望着老夫人道,“我都还不知道皇上为什么突然封大姑娘为县主,大姑娘是立了什么大功吗?”

    “当初我救皇上一命,封个县主,朝堂大臣都百般阻拦,”苏锦道。

    三太太便把谢锦瑜册封县主的经过说给苏锦听。

    苏锦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事,那为什么又不赐封了?”

    三太太,“……。”

    “因为瑜儿在豫亲王府人前失礼的事!”南漳郡主咬牙道。

    苏锦想了想道,“我进宫帮大姑娘向皇上说说情也没什么,但我不能保证皇上会改主意。”

    “老夫人说国公府里有位县主是光耀门楣的好事,如果皇上不答应封大姑娘,那我试着让皇上封我为县主。”

    老夫人,“……。”

    三太太,“……。”

    真的。

    被苏锦的云淡风轻给打败了。

    往南漳郡主和谢锦瑜伤口上撒盐已经过分了,她还捅刀子。

    要命的事,她还真有可能办的到。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