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醉仙楼。

    苏小少爷和另外两小乞丐吃饱喝足后,付了银子,心满意足的出了门。

    当然。

    心满意足的只是苏小少爷。

    两小乞丐一脸肉疼。

    五十六两银子啊。

    那可是五十六两啊。

    可能他们一辈子都讨不到这么多的钱。

    今天居然奢侈的吃了一顿价值五十六两银子的饭菜。

    吃的时候没感觉,看着苏小少爷往外掏钱,就开始心肝脾肺肾都肉疼了。

    当年要是他家有二两银子,多抓两副药,何至于让他娘病死。

    饥荒之年,家里要是有点米,何至于叫他爹和妹妹活活饿死。

    想到那无米下炊,挖野菜果腹的日子,两小乞丐就泪眼婆娑。

    苏小少爷知道他们舍不得钱,他道,“别伤心了,们好好努力,也能每顿都吃的这么好。”

    “我以后要做贪官!”小乞丐立志道。

    “每天都吃的这么好!”

    “……。”

    “我也是!”令一小乞丐道。

    苏小少爷,“……。”

    “们做贪官就惨了,我爹专门打劫贪官的钱,”苏小少爷道。

    “我将来是要子承父业的。”

    “……。”

    两乞丐的贪官梦想就这么被苏小少爷摁死在了摇篮里。

    “而且做官是要读书识字的,们又不会,”苏小少爷道。

    “们想要过这样的生活,只能努力跟我扎马步,打木桩,健壮体魄,将来上战场杀敌,建功立业。”

    两乞丐望着他,“家那么有钱,还要那么努力啊?”

    “我爹说过,人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努力,别人会努力的把踩在脚底下,”苏小少爷道。

    “尤其我爹和大哥都特别的能闯祸,我家仇人多,我不努力,就会成为别人砧板上的肉,我可不想被别人给剁了,”苏小少爷一脸惆怅。

    几人揉着吃撑的肚皮往前走。

    走到一无人处,苏小少爷注意到眼前的影子带着根棍子。

    “快跑!”

    他刚喊出声。

    脚才迈出去,脖子一疼,人就倒下了。

    两个男子,三人一人一闷棍。

    四下无人,一人望风,一人摸钱。

    从苏阳身上摸出一张银票和几十两银子,两小乞丐身上只有几个铜板。

    两人看着银票,笑的合不拢嘴。

    也不知道是谁家小屁孩,大人也不好好管教,让她们吃点教训也好。

    两人准备走了,其中一个看着躺地上的三人道,“长的还不错,要不再挣一笔?”

    “太小了些吧?”

    “我还见过比她们更小的,卖不了好价钱,也能拿她们三换咱们兄弟在花楼里过一夜。”

    “好主意!”

    两男子把三人扶上马车,拉去了花楼后院。

    那苏阳他们换在花楼玩一晚上,也算是无本的买卖了,花楼自然同意。

    但是一刻钟后。

    两男子和苏阳他们就被一起从后院扔了出来。

    “给我滚!”花楼老鸨气道。

    “居然拿三个小子冒充女娃进我花楼?!”

    “再不滚,我打断们的腿!”

    两男子被打懵了。

    怎么会是男孩?!

    苏小少爷做梦也没想到,他总是笑话自家大哥和姐姐卖不出去。

    没想到最先卖不出去的是他。

    不过很快,他就被脱手了。

    虽然很廉价。

    三个人加起来只卖了二两银子。

    他们从花楼楼院被扔出来的时候,正巧有一男子骑马路过。

    男子骑在马背上,正好看到苏阳的脸。

    他眉头皱了皱。

    这孩子怎么那么像东乡侯的儿子?

    越看越像,男子便把三人都买了下来。

    崇国公府,书房。

    男子进书房的时候,正好一只雪白的鸽子落在窗户上。

    他走过去,把鸽子抓住,把鸽子脚上的信取下来。

    这时候,小厮走进来道,“国公爷,春香回来了。”

    “让她进来,”崇国公道。

    春香就是负责照顾崇老国公的丫鬟。

    崇国公让她打听东乡侯府有什么异常,她是回来禀告这事的。

    春香进了书房,给崇国公请安。

    “东乡侯府出什么事没有?”崇国公问道。

    “的确出事了,”丫鬟道。

    还真出事了?

    崇国公迫不及待问道,“出什么事了?”

    “东乡侯的小儿子离家出走了,”丫鬟回道。

    “……。”

    “东乡侯府守卫严明,奴婢进不去,奴婢在外面守了一天,才等到东乡侯府厨娘出来买菜,”丫鬟回道。

    “豫亲王府办赏荷宴那天,正好是东乡侯离京剿匪的日子,东乡侯府小少爷离家出走了。”

    “那这么说,当日在豫亲王府,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匆匆忙赶回东乡侯府,不是因为给人下毒心虚,而是因为这事了?”男子道。

    “应该是,”丫鬟回道。

    弟弟离家出走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做姐姐的哪还有心思参加宴会,自然是心急如焚的赶回去。

    崇国公摆摆手,丫鬟退下。

    男子把信递给崇国公过目。

    崇国公看了一眼,脸就阴沉沉的。

    “好一个冀北侯!”

    “居然把两个孙儿送到东乡侯手里给他做护身符!”崇国公咬牙道。

    南安王他们把儿子送到东乡侯府,让东乡侯管教,被东乡侯带去剿匪,已经够叫崇国公怒火中烧了。

    但是崇国公不知道冀北侯也这么做了。

    这封飞鸽传书是去渝州的必经之路的驿站发来的。

    崇国公是打定主意让东乡侯有去无回的。

    只是他没想到东乡侯和将士们同吃同住,他不是单独一桌。

    这一顿和们坐一桌,下一顿就改和他们了。

    边吃边聊,让人无从下手。

    总不能把七百兵丁和南安郡王他们通通毒死吧。

    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好,所以送信回来让崇国公拿主意了。

    主意肯定是没有的。

    但有一肚子气。

    “东乡侯的儿子不是离家出走了吗,把他给我找到!”崇国公眼神带着寒芒。

    “属下已经把他带回来了,”男子笑道。

    崇国公微微一怔。

    男子把事情的经过说给崇国公听。

    想到东乡侯的儿子女扮男装被卖进花楼,崇国公就想到自己被查封的百花楼。

    他眼底流露一抹杀气。

    “宫里正在给九皇子挑选合适的小公公陪他玩耍,”崇国公冷道。

    “把他们送进宫。”

    男子身子一凛,“国公爷,这是不是太……。”

    崇国公斜了他一眼。

    男子忙道,“属下这就去办。”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