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男子把苏阳他们带回来是想做人质,必要的时候,可以逼东乡侯就范。

    但男子低估了崇国公的狠劲。

    罪不及妻儿,他要让东乡侯的儿子替他爹赎罪,男子也没辄。

    小厮帮苏阳他们把女装换下来,换成普通的衣裳,而后送进宫。

    九皇子是因为无聊爬假山玩,才不小心“失足”落下水的。

    九皇子年纪小,和那些公公玩不到一处去,皇后便提议找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公公陪九皇子,皇上应允了。

    只是年纪小的孩子不好找啊。

    本来做公公的人就不多,爹娘得多狠的心才舍得把孩子卖进宫当牛做马,任打任骂,实在是走投无路,逼不得已。

    是以找了几天,也没有挑到合适的人选。

    好在九皇子落水后病了,一时间也不着急人陪着玩,可以慢慢挑选。

    这会儿一口气送了三个来,年龄正合适,着实解了宫里的燃眉之急。

    “只是人怎么晕着?”接手的公公问道。

    他们负责这事多年了,还从来没见过有人是晕着送来的。

    这断子绝孙的事,一刀下去可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其他两个面黄肌瘦,和宫里有缘分,可这最小的细皮嫩肉,白里透红,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这样的人,是能随随便便来一刀的吗?

    小公公要问清楚,结果送人的小厮道,“有些不该问的,公公还是别问的好,人送来,只管收着。”

    这语气,一看就是后台强硬的。

    小厮也不知道他送来的是谁,平常出门,习惯了拎着崇国公的大旗,容易办事不说,还能拿好处。

    这一回,也不例外。

    小公公一听是崇国公府送来的,哪还敢多问。

    给的钱双倍,赶紧把人拉进宫,等着净身。

    苏阳他们是被抬着去净身房的。

    苏阳随便年纪最小,但是他体力是最好的,被人抬着不舒服,挨了一劈的脖子疼的他醒了过来。

    见人抬着他进屋,屋子里,一老公公正在擦拭刀具。

    那一刻。

    苏阳真的吓着了。

    刚才在街上还和人说不努力就成为人砧板上的肉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他只是偷懒了几天啊。

    而且就算睡在破庙里,他每天早上也还扎马步的,一日不敢忘。

    苏阳被放到桌子上,他叫道,“们放开我!”

    “都在这里了,再叫已经晚了,”老公公道。

    “这孩子模样生的好,没想到爹娘也这么狠心,”老公公叹息道。

    “我娘才不狠心呢,们放了我,我给们钱!”苏小少爷叫道。

    老公公愣了下,其他小公公催道,“别磨蹭啊,快动手。”

    苏阳被绑住,他吓的大叫,“先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不迟,”小公公道。

    “不要和钱过不去!错过这村可能就没有这店了!”苏阳叫道。

    “我身上有银子!”

    “咱们用钱说话!”

    苏阳觉得很窝囊。

    这话是他爹打劫时,那些人跪地求饶的时候说的。

    他虽然没跪下来,但求饶是一样的。

    小公公想了想,还真是这个理。

    没道理和钱过不去。

    他伸手去摸,不快道,“哪有银子?”

    苏阳后知后觉,他都被人给打晕了,钱肯定没了。

    不过没钱没关系,他还有玉佩。

    “我鞋子里有更值钱的东西,”苏小少爷叫道。

    小公公去摸他的鞋。

    掏了半天,才掏出一块玉佩来。

    看到那块玉佩,老公公脸都白成纸了。

    宫里的老人,有几个不认识这块玉佩的。

    这可是皇上随身佩戴的,一戴就是十几年的玉佩啊。

    怎么会在这孩子身上?

    “这玉佩是的?”老公公问道。

    “是我姐姐的,”苏小少爷道。

    “姐是谁?”老公公问道。

    “我姐姐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苏小少爷如实道。

    皇上的玉佩,就不信们不怕。

    老公公手一抖,玉佩没差点叫他给摔地上。

    另外两公公也吓的脸色刷白。

    亲娘啊。

    他们差点把东乡侯的小儿子给……

    “赶紧把人放了,”老公公叫道。

    一小公公慌乱的放人。

    另外一小公公拉他到一旁,小声道,“忘了,这人是谁让送来的,就这么放了,我们能有命吗?”

    放人,崇国公不会放了他们。

    不放,东乡侯绝对不会放了他们。

    本以为是件好事,没想到是件左右都送命的差事。

    “这可如何是好?”两公公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老公公看着手中玉佩,苏阳坐在桌子上看着他,道,“有那么为难吗?”

    老公公苦笑一声。

    在宫里挣扎多年,这样的为难事没少见,早已经习惯了。

    老公公把玉佩还给苏阳道,“孩子,回家去吧。”

    苏阳准备走了。

    可是出了净身房,他望着巍峨宫墙道,“这里是皇宫?”

    “嗯,”老公公道。

    “我正打算进宫玩呢!”苏阳欣喜道。

    “没想到我已经进来了,我先不回去了,我玩几天再走,”苏阳果断道。

    “……。”

    老公公苦笑一声。

    这孩子不知道他刚刚差点经历什么吧?

    小公公便道,“要不送他去九皇子宫里?他这么点大,在后宫里走也无妨,咱们也能逃过一劫。”

    “倒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老公公道。

    苏阳东张西望道,“和我一起的两人呢?”

    小公公道,“在那边呢,还没醒。”

    苏阳走过去,拍人家的脸,把人拍醒。

    “这里是哪里?”小乞丐问道。

    “这里是皇宫,”苏阳道。

    “皇宫?”

    “我们怎么进皇宫了?”小乞丐道。

    “被人卖进宫了,还把我身上的钱给偷光了,”苏阳气道。

    若叫他知道是谁,非得吊他三天三夜不可。

    苏阳年纪小,还不知道进宫意味着什么。

    年纪大的已经懂了,他往身下一摸。

    还好。

    “我们赶紧出宫吧,”小乞丐道。

    苏阳道,“们先出去吧,我要在宫里玩几天。”

    小乞丐,“……。”

    这宫里是能玩的地方吗?

    玩着玩着可能小命就没了啊。

    想到他们没钱,只能要饭度日,苏阳就于心不忍了,他望着小公公道,“借我点钱。”

    小公公,“……。”

    他和他很熟吗?

    今天第一次见啊。

    还从来没被第一次见的人借过钱呢。

    可看着苏阳伸过来的手,小公公还真不敢不借。

    这是青云山的土匪。

    借出去的钱,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

    小公公把身上的十两银子摸出来,一脸肉疼的给了苏阳。

    搭点钱也就罢了,就当是破财消灾,怕的是最后连小命都要搭进去。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苏阳给了小乞丐道,“们出去吧,等我出宫了,我去找们。”

    “宫里很危险啊,”小乞丐道。

    小公公心想:危险的那是别人吧。

    想想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进宫。

    那是进一次,祸害皇宫一次。

    皇上都怕她进宫了。

    崇国公不止和东乡侯有仇,他看皇上也不顺眼啊,不然怎么会把东乡侯的儿子送来祸害皇宫呢。

    但愿皇宫能招架的住。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