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着谢景宸转身离开,老夫人眼底的寒芒倾泻而出。

    屋子里,丫鬟婆子大气都不敢出。

    大少爷虽然没有明着给大少奶奶求情。

    但话里话外都是威胁。

    谁不知道皇上宠爱大少奶奶啊,叫皇上知道大少奶奶无辜背黑锅就够生气的了,还被骗了两盒碧痕膏,皇上肯定龙颜大怒。

    老夫人和南漳郡主没查清楚事情就冤枉大少奶奶,肯定要挨训斥。

    而且大少爷说皇上赏赐了两盒碧痕膏,可南漳郡主给老夫人的只有一盒啊。

    她这是昧下来一盒呢。

    屋内安静半晌,直到王妈妈出声打破静谧。

    “老夫人……。”

    只是王妈妈话还没说出来,老夫人就抬起手来打断她。

    “把刚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南漳郡主,”老夫人冷道。

    “她是国公府当家主母,该怎么办听她的。”

    说完,老夫人闭上眼睛,让红袖扶她回屋了。

    王妈妈头疼。

    她去了牡丹院。

    在王妈妈去之前,南漳郡主就已经知道栖鹤堂里发生的事了。

    想到自己昧下一盒碧痕膏的事就这么被捅了出来,南漳郡主脸火辣辣的疼着。

    看着王妈妈,南漳郡主道,“勇诚伯府大姑娘的手只需一盒碧痕膏就够了,另外一盒我留下来是怕以后还有需要用的地方。”

    “大少奶奶是老夫人罚去跪佛堂的,是继续罚还是免了责罚,自然是老夫人说了算。”

    不止罚苏锦的是老夫人,就连让南漳郡主进宫找太后要碧痕膏的也是老夫人。

    苏锦要是动怒了,向皇上告状,这把火也烧不到她身上来。

    南漳郡主有恃无恐。

    至于老夫人,其实也不怕。

    谢大老爷才活捉了北漠王,功在社稷,皇上不可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罚老夫人,最多敲打几句。

    南漳郡主不接这烂摊子,王妈妈只好回去如实禀告老夫人。

    老夫人这是明着向南漳郡主要台阶下,结果南漳郡主没当回事,碧痕膏也不交出来。

    老夫人眸底寒芒毕露。

    但这事不处理肯定不行。

    要熄苏锦的怒气,又要顾全自己的脸面,着实难办。

    佛堂内。

    苏锦在抄家规,抄的心烦气躁,肝火旺盛。

    抄好一篇家规后,苏锦揉手腕,她还没有习惯用毛笔字,写不了一会儿就手腕酸疼。

    王妈妈走进来,杏儿高兴道,“王妈妈怎么来了?”

    看着杏儿灿烂的笑容,王妈妈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

    大少奶奶和丫鬟对老夫人都没这样笑过,反倒是对她……

    王妈妈福身给苏锦见礼道,“大少爷对大少奶奶情深义重,带了人回来向老夫人证明勇诚伯府大姑娘烫伤非大少奶奶之过,老夫人昨儿气头上对大少奶奶的惩罚过重了。”

    过重?

    这是还有惩罚了?

    “大少奶奶在佛堂抄够两百篇家规便可出去,”王妈妈道。

    惩罚减去了大半,杏儿很满意。

    但苏锦没那么容易满足。

    昨天她就说了,勇诚伯府大姑娘受伤不能全算她的错,老夫人不还是重重处罚了她。

    现在却改了口,要知道改口是伤威严的事,不是逼不得已,老夫人绝不会这么做。

    谢景宸一定是逮住了老夫人什么把柄。

    虽然她还不知道,但不妨碍她利用下啊。

    苏锦望着王妈妈道,“劳烦王妈妈回去转达老夫人一声,我会尽快把两百篇家规抄完,把佛堂腾出来。”

    至于腾给谁,苏锦不知道。

    但看王妈妈的脸色,应该是有人对号入座的。

    很好。

    苏锦提笔沾墨,继续抄家规。

    王妈妈知道大少奶奶不好说话,为了国公府和睦,她也只能先斩后奏了。

    望着苏锦,王妈妈道,“老夫人本来是罚大少奶奶在佛堂抄十天的家规,是奴婢觉得抄两百篇家规大少奶奶能更快出来。”

    “是十天吗?”苏锦问道。

    “……。”

    “奴婢这些天头昏的厉害,总是记错话,”王妈妈默默道。

    她望向红袖,“老夫人说是几天来着?”

    “是七天,”红袖嘴角抽抽道。

    没见过罚抄家规还能讨价还价的,大少奶奶是独一份了。

    杏儿惊呆了。

    姑娘真是太厉害了。

    苏锦望着王妈妈。

    王妈妈眼神带了几分祈求,不能再少了。

    大少奶奶当街追狗,这事要换成谁家都是要被禁足一个月的,抄七天家规,真的轻的不能再轻了。

    说来还是大少爷聪慧。

    等南漳郡主进宫求了碧痕膏,抓住了把柄才带人进府,不然以老夫人的脾气,她罚了大少奶奶抄五百篇家规,就一篇都不会减少。

    至于碧痕膏,换个由头也能拿到手,只是要多废些周折罢了。

    苏锦也知道就这样把所有惩罚都免了那是不可能的。

    左右也没规定她必须每天抄够多少家规,插科打诨,七天很快就过去了。

    见苏锦没再说什么,王妈妈和红袖福身告退。

    至于回去后,把事情和老夫人一说,老夫人是如何生气的,苏锦能猜的到,反正她心情挺好的。

    苏锦让杏儿回去拿几本书来看,打发时间。

    杏儿则担忧自家姑娘被禁足七天,后院没人在,会有人溜进去。

    苏锦失笑,“放心吧,我就是一个月不回去,也没人敢再溜进咱们后院。”

    来一回,倒霉一回,傻子都长记性了,她们再不长记性,那真是没救了。

    苏锦这么说,杏儿便放心了。

    她回沉香轩取了书来。

    只是到了中午,天就阴了下来。

    狂风呼啸,吹的树叶飒飒作响。

    佛堂僻静人少,狂风乱作,还真有点可怕。

    杏儿就坐在苏锦身边,哪都不去。

    门窗紧闭,风还是能往里钻,灯烛摇曳,在这样的情况下看书,很伤眼睛。

    苏锦把书合上,闭目养神。

    天气说变就变,杀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这样的天气,唐氏真不放心苏阳一人流落在外,尤其苏锦告诉她,苏阳打扮成小乞丐。

    乞丐窝遮不了风,挡不住雨,要是下大雨,乞丐窝还有倒塌的风险。

    不把儿子找回来,唐氏不放心,东乡侯府的小厮也坐不住。

    知道小黑能帮忙找苏阳,林总管亲自带着人跟着小黑上街。

    可是找到天黑,也没找到苏阳的人影。

    大雨磅礴,冲刷着地面。

    唐氏站在窗户前,想到儿子在雨中狂奔,便止不住的担心。

    九皇子寝殿内,苏阳和九皇子盘腿坐在床上。

    两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床前的两只孔雀。

    没错。

    就是孔雀。

    太医来帮九皇子把脉,确定他身体好了能出去后,苏阳就和他去了御花园。

    对那些花儿草儿,苏阳不感兴趣,又不能摘,看的没意思。

    他发现御花园里有两只孔雀。

    听说孔雀开屏极美,但到底有多美,他没见过。

    他就待在那里等孔雀开屏。

    只是等了半天,孔雀没开屏,狂风来了。

    宫女太监在搬花卉。

    苏阳二话不说,把孔雀抱起来,和九皇子一人一只抱回了屋。

    这会儿宫女太监正瑟瑟发抖呢。

    这两只孔雀是皇上最喜欢的。

    就这么被两小祖宗给抱了回来……

    “快看,快看,孔雀有反应了,”九皇子激动道。

    苏阳眼睛睁的大大的。

    只见孔雀东张西望,修长的尾巴动了动。

    在众人瞩目下——

    拉了一坨屎。

    苏阳,“……。”

    九皇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