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林叔脸色一变。

    屋外,谢景宸扶着一男子走进来。

    男子脸色刷白,他每走一步,都是一个血脚印。

    林叔上前扶着他,道,“怎么会伤的这么重?”

    “快请大夫!”唐氏喊道。

    小厮道,“已经派人去请了。”

    苏锦看了看男子的伤势,等大夫来,他就没命了。

    “扶他进屋,我给他包扎伤口,”苏锦道。

    东乡侯府里,除了谢景宸和杏儿,没人知道苏锦医术高超。

    她这么说,林叔有点诧异,但谢景宸已经扶李叔往那边小榻上走了。

    那边是罗汉榻,杏儿把小几搬走,就成了一小榻。

    男子趴在小榻上。

    刺啦一声。

    谢景宸将他后背上的衣服撕开,露出伤口。

    伤口很深,血流不止。

    谢景宸知道他没法帮男子止血,所以快马加鞭把他送回了东乡侯府。

    谢景宸并不知道苏锦在这里,但他知道苏锦在街上找苏阳,所以让暗卫去街上找苏锦了。

    伤口太深,杏儿把跨包里带的针线拿出来。

    线用的是最结实的天云线。

    细而结实。

    苏锦接过线,帮李叔缝合伤口,一边道,“给他喂两颗止血丸。”

    杏儿的药包里只带了一颗止血丸,不过东乡侯府里就有。

    小厮很快取了一颗来。

    苏锦快速缝完伤口,然后把止血药倒在伤口上,用纱布摁住。

    很快,纱布就被血湿透了。

    苏锦把纱布扔掉,继续往伤口上倒止血药粉,一倒就是半瓶子,把伤口覆盖住,再继续摁紧,让药粉和伤口尽量接触,发挥药性。

    整整一刻钟,血才止住。

    后背上的伤最严重,其他地方的伤都是轻伤了,苏锦只倒了药粉,让杏儿摁着,都来不及包扎。

    这会儿血止住了,苏锦这才挨个的包扎伤口。

    如葱白般的手指被血染红,丫鬟端了铜盆来,一放进去,水就变红了。

    李叔这一回伤的太重,只怕要调养两三个月才能恢复如初。

    林叔站在一旁,被苏锦处理伤口的熟练所惊呆,这么重的伤,是不可能止住血的。

    可苏锦当着他的面把血止住了,由不得他不信。

    苏锦用肥皂洗了三回手,才把手上的血腥味去掉。

    李叔昏迷了,林叔望着谢景宸道,“姑爷可知道出了什么事?”

    谢景宸摇头,他并不知道。

    但他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忙杀人了。

    苏小少爷失踪,东乡侯府能出去找人的都出去了,李叔也不例外。

    他在城西那一带寻找。

    谢景宸正好带着暗卫在城西查案,李叔也知道,还和他说了几句话。

    但是没有过多久,李叔就进了院子。

    他一身是血,只来得和他说一句话便晕了过去。

    “杀了他,”他说。

    谢景宸抬头,就看到一男子追进来。

    男子看到谢景宸的时候,先是震惊,然后就冲了过来。

    他的震惊证明他认识谢景宸。

    冲过来是轻敌了。

    他不知道谢景宸体内的毒已解,且武功很高。

    李叔受过伤,这么多年伤并未养好,他现在的武功只有年轻时候的一半,能从男子手里活着逃到谢景宸跟前,算是命大了。

    而且,要不是确定谢景宸打的过他,李叔不可能把自家姑爷拖入险境。

    林叔望着谢景宸,问道,“杀李叔之人死了吗?”

    “刺中要害,他活不了,”谢景宸道。

    城西。

    崇国公身边的心腹暗卫李忠骑在马背上东张西望。

    见地上有血迹,他翻身下马,沿着血迹一路往前。

    远远的就看到一男子倒在那里。

    身上的衣服和他一般无二,但被血染湿。

    李忠走到他身边,弯腰探了探他的鼻息。

    很弱。

    他喊了两声,男子醒过来,咳了一声。

    胸前的血往外涌。

    他的手抬起来,李忠紧紧的握着,问道,“是谁伤的?”

    “告诉我,是谁伤的?!”他急道。

    “是镇,镇……。”

    半天,他都没能说清楚。

    他呼吸急促起来。

    “告,告诉主子,飞,飞虎……。”

    一口气没提上来,男子脖子一歪,再没有了气息。

    李忠喊了好几声,没有人应他。

    他抓着男子的手紧紧的,最后松开。

    他的手抚过男子的脸,男子睁大的眼睛合上。

    李忠把男子的尸体带回了崇国公府。

    崇国公得知男子被杀,脸上久久回不过神来,“谁杀的他?!”

    李忠摇头,“属下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崇国公脸色冷沉。

    跟了他十几年的心腹,就这么被杀了,还不知道被谁杀的。

    崇国公愤怒之余,后背莫名觉得一阵荒凉。

    李忠望着他道,“听小厮说,他在追一男子,骑马走之前还呢喃了两句话。”

    “哪两句?”崇国公急问道。

    “‘是他’,‘他还没死’,”李忠道。

    “他临死前提到了飞虎两个字,他去追的会不会是侥幸没死的飞虎军?”

    又是飞虎军!

    崇国公脸色发紫,搭在桌子上的手攒的紧紧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这三个字仿佛梦魇一般缠绕着他,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十五年了!

    已经过去十五年了。

    本来大家都淡忘的三个字,为什么最近会频频出现在他耳边,搅得他心神不宁,惶惶难安。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梦到那面旗子。

    那面用金丝银线绣出来的大旗。

    皇上亲笔御题,云妃花了整整半年时间绣出来的飞虎军战旗!

    崇国公把眼睛闭上,他害怕眸底的恐惧被人看见。

    半晌之后,他起了身。

    “国公爷,您去哪儿?”李忠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

    崇国公骑马从东乡侯府门前经过。

    看着东乡侯府鎏金的匾额,崇国公的脸是要多冷就有多冷。

    想到东乡侯的儿子在宫里,崇国公心底闪过一抹报复的快感,脸色才好转了两分。

    到了崇国公府前,崇国公翻身下马。

    他直接去了崇老国公的屋子,崇国公府大太太不在,丫鬟在帮崇老国公擦拭身子。

    看到丫鬟,崇国公的眉头皱紧,“春香呢?”

    丫鬟吓了一跳,忙退到一旁道,“前两日下大雨,春香姐姐为了救太太,不小心摔断了腿,这会儿在屋子里歇养,太太让奴婢来伺候老国公。”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