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丫鬟说的是实话,也没有眸光躲闪。

    但崇国公的眉头拧紧了。

    丫鬟是他安排来照顾老国公的,现在却为了救大嫂摔断了腿?

    想到前不久,丫鬟禀告她的事——

    大嫂在偷偷喂老国公吃药,而且药效果极好。

    崇国公摆摆手,“退下吧。”

    丫鬟赶紧端着铜盆离开。

    崇老国公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但他看崇国公的眼神冷的能冻死人。

    崇国公仔细看了看崇老国公的脸色,确实比之前好转了一点。

    而且在看的时候,崇国公眼尖发现地上有一滴血迹。

    他坐到床边,和平常一样握着崇老国公的手。

    作为儿子,面对重病的父亲,此举再正常不过了。

    然而崇国公只是想趁机看看老国公的指尖。

    崇老国公的中指上有一点红,明显是用针扎过的痕迹。

    红点未消,应该是刚不多久扎的。

    有人给老国公放血了。

    崇国公眼神冷凝起来。

    听到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崇国公把老国公的手放下,抬脚把地上那一滴血迹给划掉。

    屋外,崇国公府大太太走进来道,“国公爷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父亲,”崇国公回道。

    “我有几日没来探望父亲了,他似乎比上回见精神了许多?”

    崇国公府大太太走上前,道,“我日日见老国公,倒是没发现他气色好转,许是国公爷许久未见老国公的缘故吧。”

    “父亲病重,身为儿子却不能日日伺候在病榻前,实在有违孝道,我这就将父亲接回府,”崇国公道。

    崇国公府大太太自然不能让他把人接走。

    “自古忠孝难两全,国公爷身居高位,当以朝廷之事为重,老国公有我照应,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崇国公府大太太道。

    不是不放心,是太放心了。

    当初为了拿回崇国公府,拿老国公做了幌子,如今皇上也派人来护着老国公,想接他回去谈何容易。

    崇国公望着老国公,问道,“父亲最近看了什么大夫,换药方了吗?”

    “京都的大夫都看遍了,哪有能医治好老国公的,连冀北侯专程带进京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国公爷还是尽早找出给老国公下毒之人,拿到解药吧,再拖下去,我怕……。”

    她哽咽的说不下去。

    崇国公眸底的寒芒渐渐爬上来。

    “把父亲服用的药方拿给我看看,”崇国公道。

    崇国公府大太太让丫鬟取了药方来。

    这张药方崇国公看过,没有什么效果。

    其实对老国公的病来说,解毒是其次,重要的是固本,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五脏六腑损伤不小,不好好调理,等到毒解了,只怕也活不了多久。

    所以大夫开的方子多是调理身子用的,而调理身子不再一朝一夕,是以看起来没什么用处。

    崇国公府大太太没有回答的问题,崇国公拎着不放,最终叫他盘问出老国公是前几天看的大夫。

    丫鬟摔断了腿,请了大夫进府,就顺带帮老国公请了个平安脉。

    崇国公府大太太不知道崇国公发现了老国公指尖的红点,她下意识的选择了隐瞒。

    可越隐瞒越叫人起疑,给老国公治病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何不能让他知道?!

    对别的事,他可以马虎大意一点,但对老国公的事,他必须谨慎又谨慎。

    在屋子里待了半盏茶的功夫,崇国公就告退了。

    出了门后,男子望着崇国公道,“春香断了腿,没法再伺候老国公,要不要再派一个丫鬟过来?”

    “再派十个来,也只会是断腿的下场,”崇国公的声音冷如寒霜。

    “去打听下,来给春香治病的大夫是谁。”

    “属下已经打听过了,给春香治病的是李大夫,”男子道。

    “哪位李大夫?”崇国公问道。

    “就是昌平街李记药铺的李大夫,也曾请进府给老国公治病过,”男子道。

    整个京都找不到比宫里的太医医术更好的大夫了。

    李大夫的医术不可能解的了老国公的毒。

    当初老国公中毒回京,崇国公府赏黄金三千两请天下名医给崇老国公解毒,但凡有点医术的大夫都进过崇国公府。

    那么丰厚的悬赏前,李大夫都没能帮老国公解毒,何况是现在?

    那赏金的告示虽然没了,但依然有效。

    大太太不可能自掏腰包拿三万两银子来付诊金吧?

    男子这么说,崇国公也怀疑自己是杯弓蛇影,过于紧张了。

    但有句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

    “但凡进出崇国公府的都给我盯紧了。”

    “回去后,记得让夫人和姑娘没事多来陪陪老国公,”崇国公道。

    这边崇国公骑马从东乡侯府门前走过,那边谢景宸和苏锦他们出来。

    唐氏送苏锦出门,苏锦道,“娘,您放心吧,阳儿本就机灵,在宫里又有福公公照应,他不会有事的。”

    唐氏脸色挤出一抹笑容来,但心未曾放下过。

    御书房内。

    皇上在喝茶。

    福公公快步走进来。

    皇上看着他道,“可查到是谁送东乡侯的儿子进宫的?”

    福公公摇头,面色凝重。

    “奴才派人去净身房打听,那两小公公两天前告假出宫,便没再回来,”福公公道。

    “查了他们的住处,发现钱都没了,应该是逃了。”

    认出了皇上的玉佩,知道苏小少爷的身份,还把他送去九皇子的寝宫,明显是怕了把苏小少爷送进宫的人,这才逃了。

    在宫里想跑不容易,但那两个公公是在净身房当差,出宫要方便的多。

    “皇上,要不要派人去抓他们回来?”福公公问道。

    “派人偷偷寻找,别人叫人灭口了。”

    ……

    看着苏锦坐马车走远,唐氏的眸光迟迟没有收回来。

    她还在想苏锦给李叔包扎伤口时的样子。

    明明是那张脸,却仿佛很陌生。

    女儿没了记忆,却多了医术,这可能吗?

    她问过杏儿,杏儿也不知道,只说姑娘突然就会医术了。

    还是在门口摔了一跤后会的。

    哪有人摔跤能摔出来一身医术的?

    可要说冒充又不是,不可能有人冒充的连手指上细微的伤口都能一般无二。

    唐氏想不通,身后小厮过来道,“夫人,李叔醒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