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听了李总管的话,苏锦眼睛都瞪圆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眸光望向谢景宸。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小厮应该是南漳郡主派去佛堂算计她的。

    谢景宸这是连人带蛇一起抓了,然后给南漳郡主送了回来。

    放蛇的小厮就在窗户旁,省的南漳郡主去查了,这是小厮被毒蛇咬死,死无对证。

    但只要顺着小厮查,就能查到那两条蛇的确是他带进府的,小厮是南漳郡主的人,怎么查也查不到别人头上了。

    这被烧伤和烧掉头发的苦果,只能自己咽。

    看着南漳郡主的脸色,苏锦觉得她五脏六腑都在被怒火灼烧。

    太医叮嘱南漳郡主别动怒,可她怎么能不生气呢?!

    苦果那么大,那么苦,气死都不会叫人诧异。

    苏锦就站在一旁看着,作为儿媳妇该有的担心她都有。

    本来烧伤的手敷药就够疼了,还有苏锦在扎眼,南漳郡主忍无可忍,最终出声把苏锦轰走。

    苏锦乖乖听话,福身告退。

    老夫人看着她道,“天气闷热,回去的路上多仔细脚下。”

    又叫两丫鬟掌灯送苏锦回佛堂。

    扑面而来的关心,苏锦都懵了。

    她嫁进镇国公府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老夫人这么关心,尤其在她把老夫人的家法不当回事的时候。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苏锦忍了一路,忍到佛堂,才望着谢景宸道,“老夫人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关心?”

    “难道是因为南漳郡主倒霉了,我的战斗力比南漳郡主更强,所以老夫人改对我和颜悦色了?”苏锦猜测道。

    “不要想太多,”谢景宸嘴角抽抽道。

    “为毛?”

    “那话是说给太医听的,”谢景宸道。

    苏锦,“……。”

    苏锦望着谢景宸,朦胧月色下,他的脸美的仿佛玉石雕刻而成,泛着淡淡的光芒。

    平常看着牲畜无害,特别的好欺负,没想到狠起来是这么的叫人大快人心。

    一路上,苏锦都在想老夫人为什么突然对她示好,想了好多种可能,就这么被谢景宸给无情的击跨了。

    居然是看在太医的面子上才对她这么孙媳妇这般嘤嘤叮嘱的。

    说实话,苏锦内伤了。

    不喜欢她就算了,在外人面前装的这么慈蔼也太膈应人了。

    老夫人待她这么好,往后要是国公府里往外传她这个大少奶奶忤逆老夫人,那肯定就是她的错了啊。

    越想苏锦越不舒服,然而更叫她不舒服的还在后面。

    谢景宸望着苏锦道,“等祖父回来,老夫人会更慈蔼的。”

    苏锦,“……。”

    “不要吓我,”苏锦搓着胳膊上涌起来的鸡皮疙瘩道。

    “习惯了就好了,”谢景宸道。

    “……。”

    苏锦暗翻了一白眼。

    她绝对相信这句话谢景宸珍藏了许久,就为了这一刻原样还给她。

    想到镇国公府回府后,老夫人都像今天这般待她,她会疯的。

    她这人别人明面上对她好,说话轻声软语,她心就硬不起来了啊。

    回屋后,苏锦关门道,“快回沉香轩吧。”

    谢景宸望着她,“没有这么卸磨杀驴的。”

    “……这比喻很好,”苏锦闷笑道。

    谢景宸,“……。”

    他这绝对是受了南安郡王的影响。

    远在数百里外的南安郡王累的躺床上不想动,还要替谢景宸背这么一黑锅。

    谢景宸手本来是推着门的,他手一挪,直接去抱苏锦了。

    苏锦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她已经被谢景宸抱在怀里了。

    杏儿去打热水了,谢景宸抱着苏锦进屋道,“晚上有蛇,一人待在佛堂,我不放心。”

    “老夫人又不在,这话说给清风明月听呢?”苏锦红着脸道。

    月色清凉,照出她耳垂淡淡的粉色。

    耳际一缕青丝被风吹动,洁白的藕颈欺霜赛雪,无一不令人心猿意马。

    “快放我下来,”苏锦挣扎着,声音里泻出娇媚来。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却不是杏儿。

    是看守佛堂的婆子和丫鬟回来,牡丹院被烧,能去帮忙灭火的丫鬟都去了,再不行,还能去看看热闹。

    她们回来,苏锦和谢景宸都没在意,但有时候,不在意都不行。

    只听到“啊”的两声伴随着哗啦声传来。

    苏锦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听杏儿说话声传来,“啊,对不起啊,夜太黑,脚下滑,我不是故意泼们水的。”

    苏锦,“……。”

    谢景宸,“……。”

    苏锦趁机一挣扎,就从谢景宸的怀里下来。

    她走出门,借着月色,只见婆子和丫鬟站在那里,浑身湿漉漉的还冒着热气。

    杏儿端的不是滚烫的水,正好能舆洗。

    婆子气的指着杏儿道,“个死丫鬟!”

    她刚喊完,苏锦便问道,“怎么了?”

    婆子脸色一白,没敢再说什么。

    杏儿手里拿着铜盆道,“我不小心泼了她们一身水。”

    杏儿两眼弯弯,笑成了月牙。

    白日里害她弯腰捡了半天的家规,杏儿一肚子气没消呢,她向来是有仇必报的性子,只是苏锦不让她拿鞭子仇人。

    刚刚端铜盆过来,见婆子和丫鬟走过来,顿时灵机一动,给自己和苏锦出气。

    苏锦嗔了杏儿一眼道,“以后小心些。”

    又对婆子道,“回去换衣服吧。”

    婆子和丫鬟是敢怒不敢言,带着一肚子怒气回屋了。

    杏儿抱着铜盆,欢快道,“我再去打一盆热水来。”

    等苏锦舆洗完,谢景宸已经脱好锦袍躺床上了。

    佛堂的床比沉香轩的小,她一个人睡足够,但两个人睡就显得拥挤了些。

    再加上谢景宸故意睡中间,苏锦是睡里面不行,睡外面也不行。

    杏儿出去后把门带上。

    苏锦走过来,她决心把被子直接盖谢景宸身上,然后躺被子上。

    只是想的太入神,没注意脚下地面上有水,脚下一滑,人直接朝床上扑了过去。

    谢景宸胳膊一张,就把她抱住了,漂亮的眸底是宠溺的笑容,“这投怀送抱的姿势也太吓人了些。”

    投怀送抱?

    姿势吓人?

    苏锦分外的想死。

    不仅是气的,还有疼。

    苏锦疼的倒抽气,谢景宸忙把她松开道,“怎么了?”

    “膝盖磕床沿上了,”苏锦声音带着哭腔。

    真心的疼。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