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坐在床上,她把裤子卷起来,就看到自己撞青的膝盖。

    谢景宸伸手碰了下,苏锦疼的龇牙咧嘴,狠狠的拍了下他的手。

    明知道她疼还摸,这种行为无异于在她伤口上撒盐。

    “有药吗?”谢景宸问道。

    “在沉香轩,”苏锦道。

    虽然她和杏儿身上会随身携带药,但要么是保命的药,要么是给自己出气的。

    像这样忍忍就好的药都带,她就是背一药箱子在身上也不够装。

    谢景宸喊了两声,没人应他。

    “我去给拿药,”谢景宸道。

    “我忍忍就好了,”苏锦道。

    可是谢景宸还是把锦袍穿好,回沉香轩。

    苏锦就坐在床上,看着两边磕青的膝盖,这也就是在古代,要在现代,穿的清凉的出去,回头率百分之两百,而且还会用一种我懂的眼神看的。

    再说谢景宸趁夜回沉香轩,他没有提灯笼,靠着朦胧月色照路。

    这一随意,给了人可乘之机。

    南漳郡主搬到栖鹤堂跨院住了,对于她是怎么被蛇咬伤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谢景川从栖鹤堂回自己住处,半道上看到谢景宸走过来,准确的说是听到。

    每个人的脚步声都不同,谢景川和谢景宸从小一起长大,对他的脚步声很熟悉。

    自家娘被害的烧伤,头发还烧掉不少,这仇不能不报!

    有些人就是蛮不讲理,他们可以害,但是不能还手,更不能成功,否则就是罪大恶极。

    夜色朦胧,正好一片云将月亮遮住,正是下手之机。

    大晚上的谁也看不见谁,把人打了也只当是刺客,也不会让人逮住的。

    然后——

    谢景川就冲谢景宸揍过来。

    谢景宸知道是谢景川,虽然他毒解了的事不想让南漳郡主他们知道,但他也不能挨打不还手。

    即便是在街上,他也和苏崇打起来过,该还手的时候得还手,至于还手之后,等还手后再说。

    何况谢景川出拳的速度很快,根本就没有给谢景宸迟疑的机会。

    两人在花园里打起来。

    两人只顾着打架,没人注意到那一块种的是南漳郡主最喜欢的牡丹和山茶花。

    屋内,苏锦看着膝盖,几次看向门的方向,连脚步声都没有。

    要不要这么磨蹭啊?

    取个药而已,飞檐走壁不是很快吗?

    等啊等啊等。

    一刻钟过去了。

    苏锦觉得自己都快等睡着了。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谢景宸的脚步声才传来。

    门吱嘎一声推开,谢景宸走进来,再把门关上。

    只是他一转身,苏锦吓了一跳。

    他嘴角有淤青。

    “不是回去拿祛淤青的药膏吗?”

    “怎么挨打了?”苏锦声音有点飘。

    谢景宸走过来,道,“和二弟在花园里切磋了一下。”

    苏锦,“……。”

    “好雅兴,”苏锦黑线道。

    谢景宸,“……。”

    当然了,谢景宸的切磋是什么意思,苏锦当然知道。

    她担心的是谢景宸毒解了的事被南漳郡主知道了。

    他有毒在身,命不久矣,南漳郡主怕直接动手杀他知道了被谢大老爷知道,所以都是用慢性毒药杀他。

    可一旦知道他毒解了,而且武功高强,那下的就是猛药了,而且防不胜防。

    谢景宸挑了药膏给苏锦揉膝盖道,“我已经做好安排了。”

    苏锦看着他的嘴角,等谢景宸帮她擦好药膏后,便帮谢景宸,被谢景宸拒绝了。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嘴角应该是故意受伤的。

    她的药效果好,一晚上过去,淤青就消的七七八八了,这一顿揍岂不是白挨了。

    就是不知道谢景川伤的如何?

    应该不重吧?

    带着猜测和疑惑,苏锦沉沉睡去。

    翌日,天麻麻亮,丫鬟婆子便起来了。

    佛堂人少,要是以往还能睡懒觉,这不是大少奶奶被罚在佛堂待,婆子和丫鬟是决计不敢偷懒的。

    早上起来清扫落叶,然后烧热水。

    只是出门的时候,丫鬟吓着了,佛堂进门的台阶上有一块血迹。

    血迹可不是随便什么东西,又独独出现在台阶上,难不成有刺客闯进来?

    丫鬟婆子吓的瑟瑟发抖。

    这样的惊吓持续到杏儿进屋,苏锦喊道,“快请大夫,大少爷吐血晕倒了!”

    丫鬟,“……。”

    婆子,“……。”

    难不成台阶上的血是大少爷吐的?

    她们进屋就看到谢景宸脸受伤的模样。

    有那么一瞬间,苏锦背了黑锅,丫鬟婆子下意识的以为是苏锦揍的,但仔细一想不大可能。

    大少爷都来陪大少奶奶睡在佛堂了,大少奶奶不感动的哭还揍人说不过去,何况台阶上还有大少爷吐的血。

    “大少爷这是怎么了?”婆子问道。

    “昨晚上他回沉香轩,路过花园的时候,被人袭击,相公不能动武,奋力和刺客周旋,毒发了,”苏锦急的眼睛都红了。

    “昨晚睡觉的时候,他说睡一觉就好了,结果早上怎么叫都没反应。”

    谢景宸睡在枕头上,眼角不自主的抽搐着,强忍着才没有叫出声来。

    苏锦不小心跪在了他胳膊上。

    疼啊。

    她是不是故意的?

    丫鬟赶紧去禀告老夫人,婆子则守在床边,杏儿进来的时候,把她们的眸光吸引了过去。

    谢景宸用力把胳膊抽出来。

    苏锦,“……。”

    刚刚太专注于飚演技了,完全没发现跪在他胳膊上。

    苏锦耳根发烫,亏得他忍了这久。

    苏锦默默的给他揉胳膊。

    很快,暗卫就领着李大夫进府来。

    李大夫给人治病多年,还从未在佛堂给人看过病,进门先看到血迹,他嘴角抽抽。

    镇国公府这日子过的也太热闹了些。

    又是着火,又是烧伤,又是吐血。

    李大夫是自己人,完全的配合谢景宸和苏锦,把谢景宸的病说的重重的。

    开了药方,还当真丫鬟的面帮谢景宸扎针,让他醒过来。

    好一通忙活,李大夫才走。

    只是走到花园出,就跑过来一丫鬟道,“李大夫先别走,我家二少爷也受伤了,劳烦您给看看。”

    镇国公府二少爷也受伤了?

    镇国公府的人还真是命途多舛。

    李大夫心中腹诽。

    谢景宸是装病,除了脸上有伤,身上哪哪都不痛。

    谢景川则刚好相反,脸上白白净净的,可身上都是淤青,一碰就疼。

    李大夫是聪明人,他能猜到谢景川的内伤和谢景宸有关。

    镇国公府大少爷和大少奶奶那就是一对人精啊。

    一个聪明,医术绝伦。

    一个机智,武功高强。

    和他们斗,那不是活腻了吗?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