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个时辰前。

    美人阁小铺子开张。

    美人阁如今已经成为京都最热闹的地方了。

    里面卖的东西,就没有不讨人喜欢的。

    如今后院单独开了间铺子,更是引人注目。

    从知道铺子要开张,大家就期待着,好不容易才盼到这一天。

    铺子开张后,大家一窝蜂的涌进去。

    可看到铺子里卖的东西,一个个面红耳赤。

    居然是卖肚兜。

    肚兜是女儿家最贴身的东西,平常都羞于提及,现在居然拿出来卖了。

    就算后院男子禁入,也还是不好意思。

    只是这样的不好意思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们看到的肚兜不是拿来卖的,只是摆出来给人做对比之用。

    美人阁卖的都是别处没有的。

    肚兜谁没有?

    美人阁的肚兜是大家见都没见过的。

    因为好奇,所以大家都没有走。

    但要说买,还真没有人开这个口,都在观望。

    直到美人阁丫鬟说前三名试穿白送一件。

    赏赐之下,必有勇夫。

    有大家闺秀举手了,进了里间,在丫鬟的伺候下换了件肚兜。

    第一次穿,极其不舒服,但胸部变的好看了是有目共睹。

    穿了会儿,就没那么排斥了。

    再然后——

    大家就开始买买买了。

    大家闺秀多是买一件穿着试试看,那些贵夫人试了下就三五件的拿。

    谢锦绣就买了一件,因为试衣间不够用了,所以她穿上了便没脱下来。

    在美人阁里逛了一圈,嬉笑打闹,再坐马车回来,走了一路,她就领略了美人阁肚兜的好处了。

    “娘,我要去多买几件,和我一起去吧,”谢锦绣道。

    “吃了午饭再去,”三太太道。

    等她们吃过午饭再去,还没进门就被告知来晚了——

    美人阁的肚兜已经卖完了。

    卖完了……

    谢锦绣,“……。”

    三太太,“……。”

    “什么时候才有的卖?”谢锦绣问道。

    “十天后吧,”小丫鬟道。

    “……。”

    白跑一趟就够三太太恼火的了,更叫她恼火的还在后头。

    那些贵夫人都知道美人阁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开的,她是镇国公府三太太。

    没买到的都来找三太太,希望能通过她走走美人阁的后门。

    三太太能走从苏锦那里走美人阁的后门吗?

    早上才帮着老夫人罚大少奶奶去佛堂给南漳郡主诵经祈福,这会儿去找她开口,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三太太果断拒绝帮忙,只说美人阁不给人走后门,一视同仁。

    然而她话刚说完,就惨遭打脸。

    南安王妃她们搓麻将忘了美人阁小铺子开张,等赶来的时候,铺子已经关门了。

    南安王妃又很想试试被人赞不绝口的美人阁肚兜,就和小铺子管事妈妈提了一句。

    她是南安郡王的亲娘,南安郡王是美人阁背后的东家之一。

    东家的娘想要买几件肚兜这叫事吗?

    管事妈妈一口答应。

    本来南安王妃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还真可以。

    高兴之余,又有点气愤。

    毕竟上回找南安郡王买麻将,被南安郡王一口否决说没有后门可以走。

    南安王妃望着靖国侯夫人她们道,“们说我这儿子是白养了还是没白养?”

    靖国侯夫人她们是想笑不能笑。

    与此同时,远在渝州地界的南安郡王一个喷嚏打了,差点没摔跟斗。

    身心俱疲啊。

    他现在都快忘记骑马是什么滋味儿了。

    这么多天,脚上的鞋都磨破了七八双了。

    楚舜拿了几个水囊来,一人扔了一个。

    南安郡王拔了盖子灌了好几口,只觉得浑身都痛快。

    他望着前面一驾马车,对苏崇道,“苏兄,去和爹说说,他都从骑马改坐马车了,我们能不能从步行改成骑马?”

    前两日下了点雨,他们冒雨前行,淋成落汤鸡。

    就是那时候东乡侯开始坐马车的。

    可雨都停了两天了,他也没换回骑马。

    累的头晕脑胀,南安郡王有点扛不住了,东乡侯出行方式都升级了,他们是不是也该变一变了?

    苏崇一脸惆怅,“我不知道我爹去哪儿了。”

    “不知道?!”南安郡王惊呆。

    “马车里坐的不是爹?!”

    “……。”

    “早不是了,”苏崇道。

    “……。”

    楚舜他们懵了。

    苏崇更懵,“们居然到现在都没发现?”

    “们的观察力也忒弱了点吧?”

    几支利剑朝南安郡王他们心口扎过来。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做爹的折磨他们的肉体,做儿子的扎他们的心。

    身心俱疲,备受挫折。

    “爹不是来剿匪的吗,这都到渝州境内了,他去哪儿了?”楚舜问道。

    “不知道,但肯定不在渝州,”苏崇道。

    “……。”

    南安郡王不大相信,他过去撩起车帘。

    马车内,空荡荡的。

    若说什么都没有也不准确,还是有封信塞在那里的。

    苏崇把信拿出来一看。

    东乡侯把剿匪的任务交给苏崇和楚舜他们了。

    没有他在,剿匪会很顺利。

    剿匪完,就让他们回京,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看着这封信,南安郡王就开始心疼自己的脚。

    虽然一直就没把渝州土匪放在心上,但苏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剿匪会那么的顺利。

    顺利到他们想哭。

    看到信后,往前走了半个时候,渝州官员就带人来迎接他们了。

    毕竟来剿匪的是东乡侯。

    虽然是土匪招安的侯爷,大家看不上,但再看不上那也是朝廷封的侯爷,岂敢慢待?

    何况除了他还有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靖国侯世子和定国公府大少爷,还有冀北侯府两位少爷。

    平常来一个都要巴结的,这一起来了,那是怎么招待都怕不周到的。

    只是渝州官员的巴结,南安郡王他们没什么感觉,一路行来,实在是太辛苦了,他们迫不及待的要拿那群土匪出气。

    南安郡王问道,“渝州大概有多少土匪?”

    “渝州没土匪了,”渝州官员道。

    “……。”

    “没了?!”楚舜眼睛睁大。

    “是啊,没了,”渝州官员道。

    “东乡侯威名赫赫,那些土匪得知是东乡侯带人来灭他们,卷包袱就逃了。”

    南安郡王他们的脸黑成锅底色。

    他们辛辛苦苦,跋山涉水来剿匪。

    结果还没和土匪打个照面,土匪就吓破胆跑了?

    “土匪跑了,们怎么不禀告朝廷?!”南安郡王火大。

    “……不是不禀告,是不能啊,”渝州官员赶紧道。

    “谁也不知道土匪有没有混在百姓中间的,万一送了信,们打道回京,叫他们以为朝廷是吓唬他们的,到时候们一走,他们卷土重来,渝州百姓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们跋涉而来,我渝州略尽地主之谊,择日再返京,也让我渝州百姓知道朝廷是在乎他们的。”

    这样安排倒也没问题。

    南安郡王道,“歇两天也好,累了这么多天,我要过两天堕落的生活再回京。”

    堕落?

    渝州官员眼前一亮,“我这就派人给郡王爷准备美酒、美人,环肥燕瘦,应有尽有,保管郡王爷和几位世子爷满意。”

    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扶额,重重的拍在渝州官员的肩膀上。

    “本郡王的堕落和的堕落不是同一个堕落,”南安郡王道。

    “……。”

    “懂,下官懂。”

    “真懂了?”南安郡王有点怀疑。

    “真懂了,”渝州官员肯定道。

    然后——

    南安郡王他们去了渝州官邸。

    渝州官员给他们准备了好几个模样清秀的男子。

    南安郡王,“……!!!”

    真的。

    别说吃饭了,隔夜饭都要差点吐出来。

    身为钢铁直男哪里受得了这份恶心,看渝州官员都嫌脏眼睛。

    走之前,揍的渝州官员爬都爬不起来。

    出了官邸,楚舜他们一致讨伐南安郡王。

    谁让他提堕落两个字的。

    南安郡王委屈的不行,“我就是想过两天睡觉睡到自然醒,不用日晒雨淋,出门能骑马的日子啊。”

    “郡王爷,是真的堕落了,”北宁侯世子痛心疾首。

    “……。”

    “已经堕落到对生活要求这么低了。”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