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二天,吃过午饭后,苏锦歪在小榻上,打算小憩会儿。

    刚眯上眼,喜鹊就来了。

    喜鹊来的太勤快,以至于沉香轩的丫鬟婆子都纳闷。

    清秋苑的丫鬟胆子也太大了点吧,居然和大少奶奶的丫鬟走的这么近,还有说有笑。

    看着喜鹊进屋,小丫鬟撑着扫把道,“这丫鬟胆子很小的啊。”

    “知道?”一旁的小丫鬟问。

    “去年在花园里,她被丫鬟推到在地,手在地上磨掉了一层皮,眼泪汪汪的,都没敢还手,”小丫鬟道。

    当时错的还是那推人的丫鬟。

    她都有点同情喜鹊跟了个不受宠的主子,被人欺凌。

    这要是大少奶奶的丫鬟能被人欺负成这样么?

    别说错的是那丫鬟了。

    就是借那丫鬟几颗虎胆,她也不敢在大少奶奶的丫鬟跟前放肆。

    这么胆小的丫鬟现在居然和大少奶奶的土匪小丫鬟关系这么亲密,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屋子里,喜鹊高兴的向苏锦禀告药膏的去向。

    天气炎热,一上午池夫人都没出房门一步,李妈妈自然也就没有下手之机。

    午饭后,池夫人习惯小走会儿消食。

    她们前脚出房门,后脚李妈妈就摸进去把药膏给换了。

    李妈妈揣着药膏出了清秋苑,喜鹊一路尾随她去了栖鹤堂。

    绝对是南漳郡主指使李妈妈偷药膏的无疑了!

    苏锦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人心不足蛇吞象。

    她给池夫人的药膏分量十足,就算池夫人的伤严重,早晚用,也还剩下大半,足够南漳郡主的手恢复如初了。

    她还不知足,故技重施。

    虽然药膏给了池夫人,但毕竟是她送的。

    她的东西好偷,却没那么好用。

    这一回保管叫她偷的全部还回来!

    喜鹊站在一旁,偷偷拽了下杏儿的袖子,问道,“是不是南漳郡主很快就要倒霉了?”

    “还早,”杏儿道。

    “现在就用药膏,也要等国公爷回来之后才会毒发。”

    老夫人太过偏袒南漳郡主了。

    南漳郡主倒霉了,老夫人最多也就罚她抄抄家规,最后指不定还会逼她家姑娘帮她解毒。

    这样不痛不痒的处罚,姑娘觉得太对不起她浪费的几颗东珠。

    要处罚南漳郡主只能等老国公和谢大老爷回来,最好连着偏心的老夫人一并处罚才好。

    喜鹊有点迫不及待,但她也知道大少奶奶这么做是最好的。

    好饭不怕晚嘛。

    不过此番喜鹊来,不只是来告诉苏锦药膏的事的,她还带着池夫人的吩咐来的。

    她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递给苏锦道,“这是夫人让奴婢交给大少奶奶的。”

    苏锦瞥了一眼。

    老实说。

    她震惊了。

    丫鬟手里拿的是一张五千两的银票。

    苏锦不缺银票,从她手里过的万两银票不下十张,何况还有一个日进斗金的美人阁和药铺。

    但池夫人只是一个姨娘啊,还是南梁送给谢大老爷的妾室,脸毁容,还说不了话。

    她身上居然有五千两银票?

    杏儿一脸惊讶的望着喜鹊,“们家夫人这么有钱啊?”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喜鹊道。

    “我家夫人感谢大少爷和大少奶奶送她药膏,一定让我把银票送到大少奶奶手里。”

    杏儿麻溜的把银票接了。

    送上门的钱肯定不能不收啊。

    但是苏锦让她把银票还给喜鹊,让喜鹊带回去给池夫人。

    不管池夫人多有钱,在苏锦眼里,她也只是一个容貌被毁,说不了话的女子。

    送她药膏,只是答谢她帮谢景宸和她做裙裳,仅此而已。

    苏锦说不要,杏儿虽然舍不得,也还是把银票还了回去。

    看着递过来的银票,喜鹊有点懵。

    大少奶奶不是土匪,喜欢打劫吗?

    主动给她的银票,她居然都不要。

    大少奶奶真是个好人。

    喜鹊接了银票,道了谢,然后告辞。

    出门后,走了没多久,她就被沉香轩的小丫鬟拉到一旁,问道,“和大少奶奶的丫鬟说话的时候心颤抖吗?”

    “开始有点抖,现在不抖了,”喜鹊回道。

    “不怕吗?”小丫鬟再问。

    喜鹊连连摇头,“早不怕了,她们都是好人。”

    聊了几句后,喜鹊就走了。

    小丫鬟望着她走远的背影,久久回不过神来。

    一旁的丫鬟过来拍她肩膀,吓了她一大跳。

    小丫鬟连拍胸口。

    拍人的丫鬟问道,“她可说什么了?”

    小丫鬟一脸茫然,“说是说了,就是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匡我的。”

    “她说什么了?”丫鬟好奇。

    “她说大少奶奶和她的丫鬟特别好说话,比国公府里其他人都要好,”小丫鬟眸光有点飘。

    “……。”

    大少奶奶好说话?

    这话要叫南漳郡主和大姑娘她们听见,非得把她摁在板凳上打三十大板不可。

    屋内,苏锦刚要睡着,一个喷嚏打了,瞌睡虫跑了一半。

    御书房内。

    皇上正在练字,笔走龙蛇,磅礴大气。

    天道酬勤。

    福公公对皇上的字是赞不绝口。

    皇上把笔放下,道,“让人制成匾额,等东乡侯的儿子出宫后再挂上。”

    福公公囧了。

    既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之后,皇上又开始怕苏小少爷进宫了。

    昨天让苏小少爷陪九皇子去书房跟太傅读书。

    好好的匾额被他给砸了下来,万幸是没有伤着人。

    等墨迹干了后,福公公小心拿起来。

    刚要交给小公公,外面进来一小公公跑进来道,“皇上,不好了!”

    “王太傅被苏小少爷气晕倒了。”

    皇上,“……。”

    福公公,“……。”

    “怎么就被气晕了?”福公公忙问道。

    “课堂上,苏小少爷趴那里睡觉,王太傅要打他手心,苏小少爷不让,”小公公回道。

    “王太傅脾气倔,他也不知道那是东乡侯府小少爷,一定要打。”

    “苏小少爷说王太傅教的他都学过了,倒背如流,听着没意思,他才睡觉的,养足精神,待会儿去御花园玩。”

    “王太傅动怒了,要苏小少爷背一下,背不好就打手心……。”

    说到这里,小公公就停了。

    “然后呢?”福公公问道。

    “然后,苏小少爷就背了,可背的一塌糊涂,王太傅本来要打他十下手心,现在要打二十下,”小公公回道。

    “苏小少爷让王太傅从最后一页开始念。”

    “他是真的倒着背的。”

    “……。”

    “王太傅说温故而知新,就算知道也不该这么骄傲,教训了苏小少爷一通,又问他爹是谁。”

    “苏小少爷说问他爹做什么,要打架的话,不用他爹来帮忙,他自己能行。”

    “……。”

    “王太傅气的浑身颤抖,问九皇子苏小少爷的爹是谁。”

    “九皇子告诉他是东乡侯。”

    “王太傅一口气没提上来,晕了过去。”

    皇上,“……。”

    福公公,“……。”

    皇上抬手扶额。

    真不愧是东乡侯的儿子。

    东乡侯离京剿匪,朝堂上好不容易安静了一段时间,没有大臣被气晕了。

    现在好了,他人不在,还有儿子替他补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