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三太太破罐破摔的态度,令老夫人蹙眉。

    三太太在生三老爷的气。

    自打雪姨娘进门,三老爷几乎日日宿在雪姨娘房中,把三太太晾的很彻底。

    三老爷免了雪姨娘做妾的礼节,三太太想拿捏她都找不到机会。

    可以说,雪姨娘除了没有平妻的名分,月例不及三太太之外,她就是平妻。

    这是根卡在三太太喉咙里的刺。

    老夫人对三老爷的纵容无疑是在给三太太伤口上撒盐。

    三老爷不举一事,三太太要负一半的责任,所以再心里不好受,她也得忍着。

    在老夫人面前她要忍,但在镇国公面前,她不需要。

    镇国公没几天就要回京了,她在老夫人面前如何对待三老爷的,在镇国公面前,她也一样。

    镇国公和谢大老爷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三老爷在京都豪掷千金买了一妾。

    妾室要从国公府大门进,三老爷就依她,她这个嫡妻要妾室立规矩,还要挨三老爷训斥。

    她就不信镇国公会不动怒。

    对三太太来说,雪姨娘才是心头之患,至于这个怀了身孕的丫鬟,当初等不及她发话,就被三老爷打发去庄子上了,要是留在府里,哪有她们怀身孕的机会?

    这丫鬟是南漳郡主和东乡侯府造的孽,与她无关。

    她何必手上沾上鲜血,被人数落善妒?

    三太太是打定主意不管这事的。

    老夫人也看的出来她的态度。

    丫鬟暂时留在栖鹤堂。

    三老爷下朝后,刚进国公府,就被告知老夫人找他。

    三老爷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如果这世上有什么人是他不想见的,绝对是那两个丫鬟。

    看到她们……

    不!

    是提到她们,他就想起那段不愉快的回忆。

    臭着一张脸,三老爷进了栖鹤堂。

    然而老夫人开口说的却不是那丫鬟,而是雪姨娘。

    老夫人望着三老爷道,“国公爷没几天就回京了,打算什么时候把雪姨娘送走?”

    看着老夫人冰冷的眸光,三老爷心往下沉了沉。

    他不说话,老夫人更来气。

    她生的儿子,没人比她更了解。

    他这样子分明就不想把雪姨娘送走。

    一个妾室,就算模样生的再好,能比的上这间国公府大宅和背后象征的权力吗?

    有了权力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老夫人望着三老爷,“三太太有错,给她的教训也够了,镇国公府不允许出现宠妾灭妻的事。”

    “我念在雪姨娘治病有功的份上,没对她怎么样,若执意留她在府里,就等着给雪姨娘收尸吧!”

    老夫人的话说的很重,三老爷心沉到谷底。

    他试图说服老夫人,但老夫人没有丝毫的动容。

    三老爷能怎么办,他能冷着三太太,他能同样对待老夫人吗?

    尤其老夫人这么做还是为了他好。

    他只是舍不得雪姨娘而已。

    “儿子知道怎么做,”三老爷颓败道。

    三老爷回了南院,就直接去了雪姨娘的屋子。

    雪姨娘在抚琴。

    她是百花楼的花魁,不是色艺双绝,担不起花魁之名。

    三老爷进屋后,坐在那里看雪姨娘抚琴。

    一曲毕。

    雪姨娘手放在琴弦上,笑道,“老爷心情不好?”

    三老爷沉默了片刻,道,“收拾包袱,我送出府。”

    雪姨娘脸上笑容僵硬住。

    渐渐铁青。

    眸底一抹杀气流窜。

    快到来不及捕捉,便一闪而逝。

    她强忍着怒气问,“为什么?”

    三老爷知道她生气了。

    不止生气,眼底还有泪花在闪烁。

    她不想离开他。

    他又何曾想送她走。

    他将雪姨娘拥在怀中,道,“老夫人怕我纳妾的事惹怒国公爷,让我送走。”

    雪姨娘眸底寒芒毕露。

    三老爷紧紧的抱着她,“我会让她松口,再接回来。”

    “既然决心送我走,又何必匡我?”雪姨娘垂泪道。

    三老爷发誓,“我不会骗。”

    雪姨娘擦掉眼泪道,“老爷知道我的性子,我不会做一个无名无分,受人唾骂的外室,我给一月之期,如果没法接我回来,我便离去。”

    “再相逢,我便是陌路。”

    三老爷心疼道,“我答应。”

    雪姨娘把三老爷推出去,她进来的时候意气风发,走的时候也不想人笑话。

    三老爷走后,雪姨娘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这世上应该找不到比她更可笑的了。

    为了等镇国公回来,所以先混进了镇国公府。

    结果他临回京,被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轰了出去。

    她付出清白之身换来的机会,就这样付之一炬!

    丫鬟走到她身后,雪姨娘眼睛一闭,两行清泪滑下来。

    “想笑便笑吧,”她说。

    “我收拾东西,”丫鬟道。

    她们来的时候东西就不多,都是三老爷给她添置的。

    三老爷为了讨雪姨娘欢心,送的东西都很精致昂贵。

    丫鬟要收拾,但雪姨娘一件也没有带。

    她找出当初进府穿的那身衣服换上,甚至连发髻和头饰都一模一样。

    三老爷想起了在百花楼争她时的情形。

    雪姨娘爱的不是权势和富贵,如果是,就不会选他了。

    都不用三老爷说,雪姨娘便往镇国公府大门走,丫鬟拎着个包袱紧随其后。

    她是从镇国公府大门进的,自然要从大门离开。

    南院,正屋。

    丫鬟迫不及待的把三老爷送雪姨娘走的消息告诉三太太。

    三太太歪在小榻上,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三老爷她再了解不过了。

    若不是老夫人逼迫,他绝不会送走雪姨娘。

    这会儿送走,也不过是换个地方金屋藏娇罢了。

    还会因为送走她,觉得亏欠,心存愧疚,从而更加的宠着她。

    男人的心一旦在哪个女人身上,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不过,雪姨娘出了府,她的机会也就来了。

    “派人去给我盯着,看三老爷把她藏哪儿的,”三太太吩咐道。

    “奴婢这就去,”丫鬟道。

    等到快吃午饭的时候,派去盯着的人才有消息送来。

    三老爷把雪姨娘藏在了他府衙附近的一个三近小院内。

    那院子本来是他手下一官员的。

    三老爷开口向人买,人家直接双手奉上了。

    三太太气的连午饭都吃不下。

    把人藏府衙附近,得空了就能就厮混,倒是比在府里更方便了!

    “要不要去告诉老夫人?”丫鬟道。

    “不用!”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