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安郡王脸上笑容一僵。

    他飞快的低头一看。

    腰间玉佩果然不见了。

    南安郡王,“……!!!”

    他转身去追贼。

    身后是一阵肆意笑声。

    南安郡王的脸红的能滴血。

    还是不是好兄弟?!

    他的贴身玉佩被偷了,不帮他抓贼,还笑话他的。

    今儿要是抓不住那贼,他就把脸丢尽了。

    更重要的是——

    玉佩是他临出门前,母妃给他的,叮嘱他万不能丢了。

    他回家显摆,万一母妃问起玉佩,他说被人偷了,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小贼!

    最好祈祷自己命大!

    否则被我逮到,就死定了!

    嗯——

    也不知道是不是祈祷灵验了。

    总之,南安郡王找了半天,也没见到那贼。

    反倒是在一南北通透的胡同里找到了一件裙裳和面纱。

    是那女贼的。

    女贼带着面纱,南安郡王压根就没看清楚她的容貌,现在摘掉面纱,换件裙裳,就是从他身边走过去,他也认不出来了。

    南安郡王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后,又停下脚步,转身把裙裳和面纱捡了起来。

    随手一裹出了胡同。

    这些动作无一不落入远处一姑娘眼里,她眉头拢紧。

    这纨绔郡王捡她扔掉的裙裳做什么?

    不过这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取回了定亲玉佩。

    这么轻松就把玉佩取了回来,看爷爷和二叔还怎么逼她嫁给南安郡王。

    那姑娘转身离去。

    楚舜他们没有走,见南安郡王回来,问道,“抓到那贼了?”

    “偷我玉佩的是只狡猾的狐狸,”南安郡王磨牙道。

    “现在该怎么办?”北宁侯世子问道。

    “敢偷我的东西,不把人找出来,将玉佩拿回来,本郡王颜面何存啊?!”南安郡王握紧裙裳道。

    “玉佩找回来之前,我不回王府了。”

    几人朝醉仙楼走去。

    醉仙楼,二楼。

    临窗户处,崇国公世子站在那里,带着笑容的脸上,在看到苏崇的一瞬间,脸上笑容散去,只剩冰冷。

    接连在苏崇手里栽跟头,崇国公世子已然沦为京都的笑柄。

    如今的他,只要看到苏崇,那就是浑身怒火焚烧,以至于忘了正事。

    远处一驾马车失控,朝这边奔驰而来。

    街上人仰马翻,乱成一团。

    苏崇抬脚追上去。

    崇国公世子后知后觉,从窗户上跳下。

    可惜晚了一步。

    马车跑的很快,这里是闹街,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马车跑过,不知道掀翻了多少摊子,还有人。

    眼看着马车要撞倒一个拿着糖人的小女孩。

    苏崇身子一闪,就把那孩子抱到一旁,复又追上去。

    他骑在马背上,掏出匕首在狂奔中插在马颈脖子上。

    血喷薄而出。

    但马却没有倒下,在拼命的往前奔去。

    不远处,是一条水巷。

    苏崇转身进马车内,将马车里的人拦腰抱过,一掌将马车顶打飞,一跃而起。

    等他落地,马和车一起掉进了水里,掀起数仗高的水幕。

    拂云郡主搂着苏崇的脖子。

    哗啦水声让她清明了几分。

    她反应过来自己还抱着别人,因为惊吓而苍白的脸登时变红,比天际的晚霞还要美。

    她看向苏崇。

    苏崇也正好看着她。

    四目相对。

    苏崇只觉得这姑娘有一点面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拂云郡主却是认得苏崇。

    在豫亲王府赏荷宴上,苏崇力压崇国公世子,只要在场的,没有不认识他的。

    她连忙松开手,挣扎着。

    “快,快放我下来,”声音快急哭了。

    苏崇愣了一下,耳根也带了一抹疑红,赶紧把人放下。

    拂云郡主朝水里看了一眼。

    马还在挣扎。

    水被马的血染成鲜红。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拂云郡主朝苏崇看了一眼,红着脸,弱声道,“谢谢。”

    苏崇还没说不客气。

    拂云郡主已经快步跑了。

    她跑的方向,正好是南安郡王他们过来的地方。

    迎头碰上。

    “拂云?”南安郡王唤道。

    拂云郡主没理他,赶紧跑了。

    南安郡王面上闪过一抹古怪,道,“刚刚出事的不会是拂云郡主吧?”

    北宁侯世子点点头。

    没有看错,就是拂云郡主。

    拂云郡主走了。

    苏崇的脚边有一方香罗帕。

    是拂云郡主落下的。

    风吹来。

    香罗帕被吹到他的靴子上。

    苏崇弯腰把帕子捡起来。

    他朝那边看一眼,早不见拂云郡主的人影了。

    苏崇把香罗帕揣怀里。

    南安郡王走过来,一手拍在他肩膀上道,“老实说,有没有成捆的给老天爷烧香?”

    苏崇,“……。”

    “为何这么问?”苏崇道。

    “大家一起回京,本郡王被人偷玉佩,颜面尽失,轮到,就成英雄救美了,”南安郡王很是不服气。

    他有点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偷偷把别人烧给老天爷的香给他拔了。

    否则怎么遇到苏崇,就彻底沦为陪衬了。

    还是比楚舜他们这种陪衬更低一级的那种!

    这种陪衬,楚舜他们早就习惯了,也只有南安郡王还在挣扎。

    嗯。

    越挣扎,越惨。

    楚舜四下张望道,“这地方有点眼熟。”

    北宁侯世子憋笑,“这不就是当初大嫂救右相府千金的地方。”

    说着,他还用折扇拍了定国公府大少爷一把。

    定国公府大少爷脸涨的通红。

    想到苏锦救右相府千金,苏崇嘴角就抽抽,“我刚刚救人抱了她一下,用不着和我妹似的负责吧?”

    “这还用说,必须要啊,”南安郡王拍着苏崇的肩膀道。

    “……。”

    “不是我催,我可是拿拂云郡主当妹妹看待的,要不赶紧登门求亲,叫她背负流言想不开,我可饶不了,”南安郡王一脸严肃道。

    “……。”

    楚舜拍着苏崇的肩膀道,“拂云郡主不错,要怕土匪身份,人家看不上,我们几个帮去求亲,保管抱的美人归。”

    苏崇,“……。”

    苏崇头疼。

    他虽然之前不认得拂云郡主,却听杏儿提起过。

    那是一个胆小的不用他妹妹打劫,就主动把身上值钱东西都交出来的姑娘。

    这么胆小,她敢嫁进东乡侯府吗?

    只怕他登门求亲,人家上吊的更快。

    几人抬脚朝醉仙楼走去。

    不远处,崇国公世子的脸黑成锅底色。

    拂云郡主是他看上的人!

    被以为英雄救美能如他所愿抱得美人归。

    结果忙了一通,给他人做了嫁衣裳!

    如果眼神能杀人,苏崇早被大卸八块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