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冀北侯府大太太听说了东乡侯府遇刺,当即就坐不住凳子了。

    毕竟自己的儿子还待在东乡侯府啊。

    都赶不及吃早饭,就来接沈小少爷回去。

    只是出乎沈大太太意料的是,自己的儿子不愿意回去,哪怕为了躲刺客在密道里睡了一夜。

    怕沈大太太强拉他回去,沈小少爷躲在苏小少爷身后。

    沈大太太的脸都绿了。

    儿子长这么大,她第一次有了想揍他的冲动。

    苏小少爷想了想,把自己的委屈拎出来提条件,“娘,府里事多,都顾不住我们,我看我们还是再搬去冀北侯府住几天吧。”

    受了委屈就要赶紧提条件,不然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唐氏正有此打算呢。

    苏阳在冀北侯府,她自然放心。

    冀北侯不会让苏阳和九皇子他们溜出去逛街,肯定会派人盯着。

    这小子,侯府的人不让跟着,别人他让。

    唐氏也不懂他这是什么心理,大概是怕府里小厮告状吧。

    既然苏阳提了,唐氏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就这样——

    沈大太太来接儿子,顺带把苏阳和九皇子一并接了回去。

    沈大太太高不高兴,看不出来,但沈老夫人的高兴都挂在脸上。

    还有皇上,也觉得九皇子留在东乡侯府不够安全,派人来接,就被告知九皇子搬去了冀北侯府。

    人在冀北侯府,皇上没什么不放心的,也就随九皇子了。

    皇上有另外的事要忙,也顾不上九皇子。

    镇国公率大军班师回朝,在距离京都百里外的地方驻扎了整整三天,终于在这一天中午,开始拔营回京了。

    一百里路,并不远,但因为是中午启程的,赶到京都也天黑了。

    活捉了北漠王,朝廷威望大增,这么好扬国威的机会,岂能错失?

    所以大军在距离京都十里外的地方停下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回京,到时候皇上率百官出城迎接。

    这天傍晚,吃过晚饭后,唐氏对苏崇道,“晚上早点睡,明儿天一亮,们几个就启程去找镇国公。”

    出了门,南安郡王望着苏崇道,“为什么要去找镇国公?”

    “谁知道呢,”苏崇道。

    “……。”

    “不知道,都不问清楚?”南安郡王嘴角抽抽。

    苏崇斜了南安郡王一眼,“不是我不问,没看见我娘脸上刻着‘别问为什么吗’?”

    南安郡王,“……。”

    恕他眼拙,真心没看出来。

    楚舜则道,“去见镇国公,总比早起训练轻松。”

    这么想,南安郡王就觉得半夜翻墙出京他都乐意。

    翌日,天麻麻亮,他们就骑马出京。

    到城门口的时候,守城官兵刚好把门打开,几人骑马出城。

    ……

    镇国公班师回朝的这一天,阳光灿烂,天蓝云白。

    早早的,镇国公府就忙了起来。

    丫鬟婆子们清扫镇国公府的角角落落,地上擦的纤尘不染。

    中午宫里设宴给镇国公接风洗尘,晚上国公府里办家宴,热热闹闹。

    盼了这么多天,总算是把镇国公和谢大老爷盼回京了,心情激动啊。

    吃过早饭后,苏锦便带着杏儿去给老夫人请安。

    待了没一会儿,便听到丫鬟进来禀告说皇上出宫了。

    皇上出宫迎接镇国公,镇国公府不能去的太晚。

    老夫人年纪大了,不便出府,南漳郡主和二太太、三太太肯定都要去的,还有谢景川和谢锦瑜她们,一个不落。

    浩浩汤汤,一群人出了府,坐马车去城门口。

    城门两边,百姓们夹道欢迎。

    皇上率百官等在城门口,等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就看到大军缓缓走来。

    整齐化一的队伍,气势滔滔。

    一致的脚步声都能叫人心生震撼。

    随着队伍越来越近,一面旗帜映入百官眼帘。

    军旗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不少大臣的眼睛都睁圆了。

    那旗帜——

    那不是飞虎军的大旗吗?!

    时隔十五年,居然还能再见到那面旗帜。

    所有人都震撼了。

    但大家的震撼加起来都不及皇上一人。

    为了看清旗帜,皇上往前走了好几步。

    越走,眼睛越湿润。

    是那面旗帜没错。

    他御赐的字,由云妃金丝银线一针针绣成,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

    冀北侯府二少爷舍不得表妹云妃吃苦,他接过旗帜的时候说过:飞虎军在,军旗在,飞虎军亡,军旗亡。

    当年飞虎军全军覆没,那面旗帜却不翼而飞。

    有人猜测旗帜是金丝银线绣成,被敌军烧掉,抽走了金丝银线。

    没想到!

    旗帜还在。

    百官跟着皇上往前走了百步,就看到骑在马背上的人。

    一匹雪白骏马,上面坐着一少年将军。

    有那么一瞬间,皇上仿佛看到了先崇国公世子。

    可再仔细一看,那不是东乡侯府大少爷吗?

    镇国公凯旋,班师回朝,他怎么走在最前面?

    皇上出城相迎,走在最前面的只能是镇国公。

    要是以往,文武百官早窃窃私语了,但看到那面旗帜,没有人敢吭半个字。

    谁不知道东乡侯的土匪军叫飞虎军?

    如果只是叫飞虎军也就罢了,他连飞虎军的大旗都有。

    苏崇走在最前面。

    少年将军,器宇轩昂,人中龙凤。

    镇国公走在苏崇后面,左右手正好是东乡侯和谢大老爷。

    后面是几位将军和南安郡王他们。

    虽然还没上过战场,但已经穿上铠甲了。

    铠甲很沉,但之前去渝州,穿了一个月的铁板,铠甲对他们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平常嬉皮笑脸惯了的他们,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

    他们再傻也知道今天非比寻常。

    苏崇连战场都没上,他凭什么走在镇国公的前面?

    凭的是他爹是先崇国公世子。

    凭的是他飞虎军少帅的身份。

    活捉北漠王的功劳有飞虎军一半。

    身为飞虎军少帅,他走在最前面倒也没什么不能的,何况这还是镇国公要求的。

    皇上不认得苏崇,但认识他身上的铠甲。

    那是先崇国公世子的。

    距离皇上十步之遥。

    苏崇翻身下马,镇国公他们随后。

    皇上良久没有说话。

    苏崇跪下,如远山钟鼓的声音一阵阵传开:

    “臣飞虎军少帅上官霆率八千飞虎军向皇上复命。”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