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府。

    崇国公晕倒后,匆匆请了大夫进府把脉。

    大夫一再叮嘱崇国公要心平气和,动怒伤肝,最好是能握床歇养。

    崇国公也的确有些支撑不住了。

    崇国公府大太太让丫鬟点了有助于安眠的熏香,让崇国公好好睡一觉。

    可怜崇国公刚睡着,皇上的传召就到了。

    要是寻常时候,崇国公府大太太肯定会帮崇国公推掉,可皇上要崇国公滚进宫。

    崇国公权倾朝野,皇上能叫他滚进宫,可见皇上的怒气有多大。

    这时候回绝皇上,无疑是火上浇油。

    虽然心疼崇国公,崇国公府大太太也只能把他叫醒。

    崇国公还未出府,他就知道皇上找他何事了。

    他的脸阴沉的能滴墨。

    他到底养了一群怎么样的饭桶?!

    让他们查个事,就能给他捅这么大的篓子出来!

    要不是门外传召的公公还在等候,崇国公都要大开杀戒了。

    看着崇国公苍白的脸色,传旨公公愣了愣,还从未见过崇国公这模样过。

    崇国公就顶着一张惨白的脸进的宫。

    皇上见到他这样脸色,眉头拧成麻花。

    但皇上也没多想,以崇国公的权势,不可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传他进宫。

    犯了欺君之罪,岂能不害怕?

    但现在怕已经晚了!

    皇上把手里的奏折重重的摔在龙案上。

    对着崇国公就是一顿痛骂。

    崇国公倒也没回嘴。

    他实在没那个力气了。

    但他既然知道皇上为什么事传他进宫,肯定想好了应对之策。

    等皇上歇气的时候,崇国公张口把这黑锅甩给了崇老国公。

    他这么多年是没有接济过飞虎军家眷。

    但大家都知道飞虎军当年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而且八千飞虎军,有谁有那么大的财力去接济他们,只可能是崇国公府。

    所以他就当是崇老国公接济的了。

    这样辩解还挺有几分道理的。

    但皇上更生气了。

    崇老国公都卧病不起了。

    做儿子的犯了错,不知悔改,还把他老人家拖下水。

    崇老国公是口不能言,不能动,但眼睛还能眨,只要问话得当,他能给出答复。

    有没有接济过飞虎军家眷这样的事,只要崇国公问了,崇老国公能不回答吗?!

    气头上,皇上恨不得叫人把崇国公拖下去砍了。

    这时候——

    太后赶来了。

    未经通传,太后直接闯了进来。

    皇上脸阴了阴,“太后怎么来了?”

    “哀家再不来,只怕崇国公要死在宫里了,”太后道。

    皇上眉心一皱。

    他是恼崇国公,恨不得要了他的命。

    但他毕竟是崇国公。

    要想要他的命谈何容易?!

    “太后慎言!”皇上冷道。

    太后让李嬷嬷扶崇国公起来。

    崇国公跪在地上,李嬷嬷一人还真扶不起他来。

    崇国公起来后,因为体力不支,又跪了下去。

    膝盖磕在青石地面上,听的人只觉得膝盖酸疼。

    崇国公额头一颤,人就晕了过去。

    福公公吓了一跳,赶紧宣太医。

    皇上眉头拧成麻花。

    他都还没把崇国公怎么着,他怎么就晕倒了?

    “到底怎么回事?”皇上问道。

    太后望着皇上道,“前几天,崇国公府被人放了火的事,皇上应该听说了吧?”

    皇上看向太后。

    太后继续道,“崇国公和刺客交手,被刺客踹了一脚,当时就吐了血。”

    “堂堂崇国公府,被刺客闯进去,还挨了一脚,颜面尽失。”

    “东乡侯府又霸着崇老国公不还,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崇国公府也不安全,拒不让崇国公把老国公带回去照顾!”

    “为了脸面,也为了接回老国公,崇国公病了也只能强撑着,连太医都没敢请!”

    “哀家不止一次劝他爱惜身子,他答应哀家等镇国公率大军回京就歇息,他身为崇国公,不去迎接,怕镇国公和百官会多想,谁想到迎接的是飞虎军!”

    “侄儿风风光光的回来了,做叔叔的却病倒了,这事传出去,大家怎么看他?!”

    “他只能硬撑着!”

    “这几天,他都是带病上朝的!”

    太后越说越愤怒,好像就是这么回事似的。

    很快,太医就来了。

    给崇国公把脉后,太医道,“崇国公确实病了有几日了,需要好生休养十天半个月。”

    太医是皇上的心腹,他这么说,应该不是假的。

    皇上摆摆手,太医退下。

    太后望着皇上道,“哀家知道皇上生气,觉得崇国公冒领了属于东乡侯的功劳。”

    “但接济飞虎军家眷的银子是打劫朝廷所得,归根究底出钱的是朝廷……。”

    太后话还没说完,就被皇上打断了,“是谁告诉太后,接济飞虎军家眷的钱是朝廷出的?”

    太后脸色一僵。

    外面,东乡侯走进来,道,“听太后的意思,似乎不反对的这钱由朝廷出?”

    “那正好,这么多年就算是臣垫付的,现在不比以前,还能拿土匪身份做幌子,手头一下子就紧了,多个十万两,就不愁没钱用了。”

    福公公憋出内伤来。

    东乡侯的功劳是那么好抢的吗?

    落人家手里,一开口就是十万两。

    太后气的嘴唇都在哆嗦,半晌没说话。

    皇上望着东乡侯道,“崇国公冒领的是的功劳,该怎么罚他合适?”

    东乡侯笑了笑,道,“皇上为怎么罚崇国公犯难,但问臣是问错人了。”

    “臣久居青云山,为了做个不露馅的土匪,早把朝廷的律法忘了个七七八八。”

    皇上,“……。”

    福公公,“……。”

    这话绝对有大坑。

    只听东乡侯继续道,“这会儿崇国公冒领功劳欺君的事,已经传遍京都了,皇上若是罚轻了,会叫人觉得当今圣上软弱无能。”

    “太后赶来护着崇国公,皇上若是罚重了,太后必然不高兴,万一动怒伤身,皇上还要落一个不孝之名。”

    “臣看怎么罚崇国公的事,不如就交给太后定夺吧。”

    “虽然后宫不得干政,但若是皇上主动询问太后怎么罚崇国公合适,就不能算是干政了。”

    东乡侯这是在指责太后干政啊。

    虽然指责的很委婉。

    但委婉的叫人难以忽视。

    福公公偷偷瞄了眼太后。

    见太后脸色铁青,他就放心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