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曲径通幽,参天古木将太阳光挡的严严实实。

    从太阳底下走进来,竟觉得身上有些微凉。

    往前走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了那口井。

    稍稍靠近一点,果真听到了叫救命声。

    只是声音微弱,隐约听的见。

    几个小丫鬟听见了,从一旁跑到井旁。

    就看到李妈妈抱着木桶狼狈不堪的样子。

    “李妈妈在井里!”小丫鬟欣喜若狂。

    杏儿跑过去。

    小丫鬟要将李妈妈拉上来。

    苏锦走到井边,居高临下。

    李妈妈快哭了。

    总算等到人来救她了。

    她身子都快冻僵硬了。

    “怎么掉井里了?”苏锦问道。

    “大少奶奶,快拉奴婢上去,”李妈妈牙齿冷的打颤。

    “不说实话,就继续在井里纳凉吧,”苏锦道。

    “……。”

    苏锦不发话,哪个小丫鬟敢把李妈妈拉上来。

    不过她们也好奇,为什么李妈妈会掉井里。

    李妈妈紧紧的抱着木桶,道,“我,我是不小心掉下来的……。”

    绿袖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

    不是她一个不受宠姨娘院子里的老婆子得罪的起的。

    哪怕她现在恨不得将绿袖千刀万剐了。

    苏锦笑了一声,“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待在井里,或许还能多活几个时辰。”

    苏锦转身要走。

    李妈妈反应过来,忙道,“我说,我说!”

    她和绿袖无冤无仇。

    要她命的是老夫人。

    这么多丫鬟,谁知道哪个丫鬟是老夫人的?

    绿袖能推她掉井里,险些要她一条命,就能再要第二回。

    她帮南漳郡主和老夫人拿药膏,最后却换回来被灭口的下场,她不甘心。

    就是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绿袖推我下井的!”李妈妈道。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

    怎么会是绿袖姐姐呢?

    她是老夫人的大丫鬟,哪有功夫搭理清秋苑一个婆子?

    不过想到老夫人传召李妈妈……

    丫鬟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她为什么要推下井?”杏儿问道。

    李妈妈不说话。

    杏儿道,“说话说一半,信不信拿石头砸。”

    苏锦,“……。”

    这威胁的也太简单粗暴了。

    偏偏很管用。

    毕竟是土匪小丫鬟,说得出就做得到的,不是吓唬玩的。

    李妈妈果真吓住了。

    “我说,我说。”

    ……

    栖鹤堂。

    二太太和三太太一同进屋。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喝茶。

    喝了一口,就把茶盏重重的磕在小几上。

    “人找着没有?!”老夫人声音里透着点不耐烦。

    绿袖跪在地上。

    跪久了些,绿袖有些扛不住了,又不敢乱动。

    三太太见了,问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王妈妈没说话。

    老夫人看了三太太一眼,因为动怒,也没说话。

    一旁的小丫鬟道,“清秋苑的李妈妈为了讨好绿袖姐姐,送了她一盒祛伤疤的药膏。”

    “前些日子,老夫人让绿袖送药膏去给勇诚伯府大姑娘,结果绿袖姐姐送错了药膏,她把李妈妈送给她的那盒送去了。”

    “勇诚伯府大姑娘用了药膏后中毒了,手溃烂,疼的在床上打滚。”

    三太太坐下来道,“怎么会出这么大的纰漏?”

    “出纰漏倒也罢了,只要能挽救,偏偏李妈妈找不到人了,”老夫人怒道。

    二太太坐在三太太对面。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虽然她到这会儿还没有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老夫人先让绿袖去杀李妈妈,再派人大张旗鼓的去找,这是有什么事要李妈妈背黑锅吗?

    想到苏锦和清秋苑走的比较近,二太太猜是不是和苏锦有关。

    要真是——

    那就真有热闹瞧了。

    ……

    古井旁。

    李妈妈把她发现池夫人脸上伤疤好转,把谢景宸手里有良药的事偷偷禀告南漳郡主知道。

    南漳郡主给了她赏钱和药膏。

    她偷偷将药膏换下来。

    这件事被老夫人知道,老夫人派绿袖问她。

    她发现池夫人手里还有一盒,就又故技重施,把那盒药膏换给了老夫人。

    这几年,李妈妈几乎就没和栖鹤堂打过交道。

    药膏给了她机会。

    不用猜,就知道是药膏的事败露了,老夫人要杀她灭口。

    指使她偷一个妾室药膏的脸,老夫人丢不起。

    就算最后她逃不掉一个死。

    她也要拼尽全力把老夫人的脸皮扯一层下来!

    苏锦就喜欢李妈妈这种报复的心理。

    当然了。

    这种心理很常见。

    死也要拉两个垫背的。

    李妈妈的话和她猜测的差不离,苏锦没有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她只是很疑惑。

    她以为偷药膏的是南漳郡主。

    不过也不怪她想歪了。

    那时候牡丹院被烧,南漳郡主就住在栖鹤堂的。

    而南漳郡主手烧伤,她是最需要药膏的。

    但苏锦怎么也没想到那药膏会是老夫人指使李妈妈偷的。

    而且——

    药膏还是偷了送给勇诚伯府大姑娘用的。

    真的。

    苏锦在怀疑老夫人的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

    勇诚伯府大姑娘的手压根就不是她弄伤的,虽然和南宁侯府大姑娘廖雪有关,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勇诚伯府大娘烫伤手,她自己得负一大半的责任。

    南漳郡主进宫讨了碧痕膏给她,就算够诚意了。

    老夫人居然放下脸面指使下人偷池夫人的药送给勇诚伯府大姑娘。

    苏锦实在不理解这种行为。

    当然,不只是她不理解。

    听了李妈妈话的丫鬟就没一个不纳闷的。

    “不是骗人的?”有丫鬟执意道。

    李妈妈抱着木桶道,“我发誓,若有一句虚言,就让我下十八层地狱!”

    这誓言够毒的。

    尤其李妈妈距离十八层地狱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由不得人不信。

    “把她拉上来,”苏锦道。

    杏儿和几个丫鬟联手把李妈妈拖上来。

    井水冰凉,本就冻的人哆嗦了。

    李妈妈上来后,一阵风吹来,那酸爽,她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小丫鬟要扶李妈妈回去换衣裳。

    苏锦道,“不用换衣服了,老夫人还急着见她,直接送去栖鹤堂。”

    丫鬟扶李妈妈往前走。

    苏锦吩咐杏儿两句。

    杏儿眸光闪亮亮的。

    她连连点头,转身朝清秋苑跑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