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伸手给池夫人把脉。

    池夫人脸上的震惊之色浓的化不开。

    喜鹊就更甚了。

    她做梦也没想过世子妃居然会医术。

    她在走神,池夫人望向她,用手比划。

    喜鹊赶紧端来笔墨纸砚。

    苏锦眉头凝重。

    池夫人体内有毒。

    虽然这毒素不致命,却让她没法开口说话。

    会是什么仇什么恨,需要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施以毁容致哑之刑?

    不过也算池夫人运气好,碰到了她,她正好会解池夫人体内的毒。

    只是池夫人多年没再发声过,想要和正常人一样说话,还需温养一段时日。

    苏锦没打算开药方,回去直接抓了药送来就可以了。

    然而——

    池夫人让喜鹊端笔墨纸砚来不是给苏锦用的。

    池夫人在纸上写道:宸儿的毒是帮忙解的?

    宸儿?

    这称呼是不是过于亲近了些?

    她只是王爷的妾室。

    不应当这么称呼谢景宸吧?

    苏锦有些疑惑。

    杏儿没想那么多,她得意道,“当然是我家姑娘解的了。”

    “要不是我家姑娘医术高超,姑爷早在娶我家姑娘的那天夜里就死了。”

    “世子妃真厉害,”喜鹊一脸钦佩。

    杏儿昂着脖子,仿佛一只骄傲的孔雀。

    池夫人继续在纸上写道:我还能开口说话吗?

    苏锦点点头。

    池夫人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苏锦刚要安慰她两句。

    结果话还没说出来,池夫人就起身走了,留给苏锦一个急切的背影。

    苏锦,“……。”

    很快就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

    许是太急了些,有东西打碎的声音传来。

    苏锦不好跟去看看,喜鹊走过去。

    只是走了没几步,池夫人就出来了。

    她手里拿着一张银票和一块玉佩。

    玉佩正是苏锦让暗卫拿来试探池夫人的那块。

    刚刚见池夫人容貌和画中人不怎么像后,她就想找借口把玉佩拿回来,没想到她还没开口,池夫人就把玉佩拿出来了。

    难道她和池夫人还心有灵犀?

    苏锦嘴角抽了下。

    池夫人把银票和玉佩塞给苏锦。

    苏锦有点懵。

    上回池夫人给过她一张五千两的银票。

    这一张也是五千两的。

    池夫人比她想象的要有钱的多啊,她哪来那么多钱?

    带着一肚子好奇,苏锦把银票和玉佩推回去,“我不要,上回给的银票够医治了。”

    池夫人把银票和玉佩再推回来。

    推回去后,她就提笔写道:这块玉佩不知是谁遗落在清秋苑内的,有劳世子妃帮我物归原主。

    苏锦,“……。”

    杏儿,“……。”

    杏儿默默的望着苏锦。

    真是空欢喜一场了。

    苏锦觉得有问题。

    因为池夫人的眼底闪着渴望,她怕她拒绝。

    这块玉佩质地上层,价值不菲,又是落在清秋苑这个人迹罕至的小院内的,丢玉佩的不急,她这个捡到玉佩的比谁都着急,这太奇怪了。

    要是池夫人没把玉佩拿出来,苏锦倒能说玉佩是她落下的。

    这会儿反倒说不出口了。

    毕竟试探别人不好。

    苏锦又开始飚演技了,她左右翻看玉佩道,“这玉佩看着不像是一般人能戴的起的,又落在清秋苑,莫非是王爷的?”

    “我待会儿就拿去给王爷,”苏锦道。

    池夫人摇头如拨浪鼓。

    苏锦有点懵了。

    池夫人没见过王爷几面吧,她怎么就笃定这玉佩不是王爷的?

    她是王爷名义上的妾室,整个镇北王府,只有王爷来这里是理所应当的。

    “池夫人知道这玉佩是谁的?”苏锦问道。

    池夫人摇头。

    喜鹊望着她,狐疑道,“夫人既然不知道是谁的,或许就是王爷的呢?”

    “王府守卫严明,旁人是偷溜不进来的。”

    池夫人只摇头。

    哪怕纸笔就在她手边,她也没有写原因。

    苏锦不便强人所难。

    看着手中玉佩,她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池夫人毕竟是王爷的妾室,虽然王爷几乎没来看过她,但苏锦也不宜久待。

    毕竟这王府里想弄死她的人太多了。

    万一池夫人因为和她走的太近,被人盯上,拿她泄愤怎么办?

    这种可能性太大了。

    尤其现在她们把老夫人给得罪死了。

    有时候远离也是一种保护。

    池夫人的药膏用完了,在李妈妈偷药膏的事没解决前,苏锦不打算再送来,以免前功尽弃。

    叮嘱喜鹊不要泄露她会医术的事,苏锦便告辞了。

    回了沉香轩,杏儿望着苏锦,忍不住道,“姑娘,池夫人到底是不是赵大少爷的娘啊,我都糊涂了。”

    “以为我就不糊涂了吗?”苏锦趴在贵妃榻上,一脸怅然。

    “……。”

    “那现在怎么办啊?”杏儿小眉头皱着。

    都告诉靖国侯世子他们池夫人可能是赵大少爷的娘了,结果却弄错了,这脸可丢大了。

    万一他们派人告诉了赵大少爷。

    回头人家快马加鞭赶回来见娘,却被她们泼了一盆凉水,肯定失落。

    苏锦翻看着玉佩。

    一个大胆的念头再一次爬上来。

    反正赵大少爷回了南梁,短时间内回不来。

    这块玉佩是他娘留给他的。

    她只有通过这块玉佩帮他找娘。

    池夫人那么担心她把玉佩交给王爷,是怕王爷怀疑她与人有染,还是怕王爷认出这块玉佩来?

    苏锦琢磨了下,把第一种猜测排除掉。

    池夫人又不争宠,如果她真有此担心,就不会如实告诉她了。

    那就只剩下怕王爷认出来了。

    偏偏苏锦最愁的就是没人认得这块玉佩。

    如果王爷认得。

    那正中她下怀了。

    在试探池夫人后,苏锦把目光盯上了王爷。

    只是试探池夫人容易,试探王爷就没那么简单了。

    清秋苑人少,池夫人也不会武功,不担心试探会被发现,更不用担心玉佩会被别人捡去。

    可她总不能把玉佩扔在王爷的书房里吧?

    就是暗卫武功高,他也做不到啊。

    扔在别处,苏锦怕王爷没看见,最后被别人捡了去,她还得去要回来,就太尴尬了。

    不能玩虚的,所以苏锦决定来点实的。

    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

    是谢景宸的脚步声。

    苏锦忙从贵妃榻上爬起来,迎上去,直接抱着谢景宸的胳膊。

    “走,去给老王爷请安,”苏锦道。

    谢景宸一脸黑线。

    “我刚探望祖父回来,”他道。

    “……。”

    “那就再探望一次,”苏锦道。

    “……。”

    “对了,暗卫也一起回来了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