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软言软语的解释。

    谢锦绣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真是退一尺,人家进一丈。

    苏锦话锋一转,望向谢锦绣道,“二姑娘是吃了炸药,还是我什么时候得罪二姑娘了,我来探望老夫人,怎么到嘴里就成我是来气老夫人的?”

    说着,苏锦望向三太太道,“二姑娘这么冲我,三婶也不打断她,莫非也觉得她说的对?”

    苏锦很清楚谢锦绣为什么针对她。

    但这样的针对谁也说不出口。

    难道三太太能说是她气的老夫人头疼的吗?

    就因为南漳郡主和老夫人算计她们,她们没有乖乖接受,而是选择了反抗?

    指使人偷东西,颜面尽失,还敢责怪,那就是一点的礼义廉耻都不顾了。

    当然——

    苏锦也没从她们身上看到过这样的东西。

    苏锦懒得和谢锦绣争辩,直接对上三太太。

    做娘的不管教女儿,那她这个长嫂就替她管了。

    三太太脸色变了变,呵斥谢锦绣两句,“给大嫂赔不是。”

    谢锦绣气的咬牙。

    苏锦静静的等着。

    谢锦绣想撕了苏锦的心都有。

    “二姑娘的孝顺就是把亲娘的话当成耳旁风吗?”苏锦淡淡道。

    “!”谢锦绣气炸肺。

    苏锦瞥向谢锦绣,刚要开口,那边老夫人咳了一声道,“都给我消停点儿!”

    “我乏了,都退下吧。”

    老夫人是一点都不想看到苏锦。

    苏锦心知肚明。

    但这一趟,她必须来。

    她可不做留人话柄的事。

    苏锦把燕窝放在老夫人床榻边的小几上道,“老夫人多吃点燕窝补补身子。”

    老夫人摆摆手。

    苏锦福身告退。

    在一群冰刀寒剑的目光相送下,面带微笑的离开。

    王妈妈站在床边,有些后悔。

    她不忍心看着老夫人一错再错,却没想到会把老夫人逼到这般地步。

    她更没想到丁老姨娘会利用世子妃。

    丁老姨娘心怀叵测,老夫人不忌惮她,却一而再的针对世子妃,王妈妈不知道老夫人到底在想什么。

    老夫人躺在床榻上。

    她在等。

    等南漳郡主出面来摆平这事。

    她病倒了。

    老王爷总不好不顾及她身子虚弱斥责她。

    只是等了这么半天,南漳郡主也没有插手,老夫人就知道南漳郡主的态度了。

    喝了药,老夫人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但又睡不着。

    冯妈妈走进来。

    听到脚步声,老夫人睁开眼睛,问道,“勇诚伯府大姑娘如何了?”

    “情况不妙,”冯妈妈叹息道。

    “她一双眼睛都哭肿了,那双手看的人心惊胆战。”

    冯妈妈是栖鹤堂二等管事妈妈。

    想到勇诚伯府大姑娘,冯妈妈就觉得世子妃心狠手辣。

    她怎么能在药里下那么狠的毒呢。

    老夫人气的唇瓣发紫。

    王妈妈端茶来,让老夫人消气。

    老夫人咬紧后槽牙道,“把老三给我叫来。”

    红袖赶紧去请三老爷。

    很快,三老爷就来了。

    “母亲找我有什么事?”三老爷问道。

    王妈妈摆摆手,把丫鬟都打发走了。

    老夫人把药膏的事如实和三老爷说了,然后道,“去找王爷,让他找世子拿解药。”

    “母亲真是糊涂!”三老爷道。

    “勇诚伯府大姑娘的手与您又无关,您何必管她,倒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老夫人脸隐隐发青道,“是雪儿把她推倒,导致她手受伤的,我能坐视不管吗?!”

    “雪儿又不是故意的,大嫂也进宫讨了碧痕膏给她,”三老爷道。

    总之,老夫人这事做的不对。

    在三老爷看来,老夫人这是没事捉了只虱子放身上咬自己。

    老夫人不爱听这些话,她道,“错已经酿成了,难道我就不管人家了吗?”

    三老爷哑然。

    “我去和大哥说吧,”三老爷道。

    外院,书房。

    王爷刚要出门,就看到三老爷走了过来。

    “三弟怎么来了?”王爷道。

    “有件事要和大哥说,”三老爷道。

    “进屋说,”王爷道。

    进屋后,三老爷就直接道,“勇诚伯府大姑娘用了老夫人送的药膏中毒的事,大哥听说了吧?”

    王爷眉头微皱。

    这事他听说了,但并未放在心上。

    “到底怎么回事?”王爷问道。

    三老爷便道,“大嫂手被烧伤后,知道宸儿送给池夫人的药膏管用,就让李妈妈偷了药膏给她。”

    “那会儿大嫂就住在栖鹤堂的,被绿袖发现了,绿袖便找了李妈妈。”

    “李妈妈又偷了一盒给老夫人。”

    “大哥之前不在府里,不知道世子妃是如何顶撞老夫人的,要是能要到药膏,老夫人也不至于如此,她也是为王府考虑。”

    “勇诚伯府大姑娘的手受伤与世子妃有关,老夫人便把那药膏给勇诚伯府大姑娘送了去,谁曾想,那药膏是他们守株待兔用的。”

    三老爷一股脑的把过错都推给了南漳郡主。

    王爷眉头拧着。

    “我们都要不到解药,勇诚伯府大姑娘的手没有解药,会有性命之忧,”三老爷把话说的重重的。

    正好这时候,李总管走进来。

    李总管把账册交给王爷,准备退下。

    王爷问他,“勇诚伯府大姑娘的手是世子妃弄伤的?”

    李总管有点懵。

    伴随王爷询问的是三老爷威胁的眼神。

    李总管是聪明人,他岂能不知道三老爷是在匡王爷拿解药,怕他说漏嘴。

    “勇诚伯府大姑娘的手与世子妃无关,”李总管道。

    三老爷的脸一下子就绿了。

    就是再绿,李总管也得说实话啊。

    纸是包不住火的。

    世子爷和世子妃没那么好说话。

    回头王爷一问,不止露馅,他还得惹祸上身。

    李总管可不敢和世子妃为敌。

    在三老爷威胁的眼神下,他还能在王爷面前刷一波忠心,多好的事。

    王爷面色阴沉。

    等李总管退下,他望着三老爷,“三弟要解药便要解药,骗我是何用意?”

    三老爷被李总管打了脸,面带尴尬。

    “这事是母亲做的不对,但我们做儿子的总要顾着她的脸面,”三老爷道。

    “为了顾着母亲的脸面,所以们就可以瞒着我,让我去斥责宸儿和世子妃?!”王爷冷道。

    “……。”

    “身为长辈做出这么丢人的事,觉得我有脸去找宸儿和世子妃拿解药吗?!”王爷反问道。

    “可勇诚伯府大姑娘的手……。”

    “不用再说了!”王爷将三老爷的话打断。

    “这事我管不了,我不想被人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做长辈偷一个妾室的药膏,这事传出去,镇北王府的脸都要丢尽。

    要是老夫人知错了,王爷帮她拿解药倒也罢了。

    可做错了事,只一味的隐瞒,粉饰太平,把过错推到小辈身上——

    王爷真的很难相信这是老夫人做的出来的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