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扶额。

    还能不能有点默契了?

    偏偏杏儿说完,还望着苏锦,一脸邀功的小模样。

    苏锦用眼角余光瞥了眼老夫人。

    那脸色难看的——

    苏锦一点都不怀疑哪一天老夫人要是中风了,一定是杏儿气的。

    老王爷也懵了。

    他还想着苏锦和谢景宸受委屈了,好好弥补他们。

    杏儿把这话一说,接下来的话,老王爷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屋子里的气氛安静的诡异。

    杏儿后知后觉,缩着脖子往苏锦身后躲。

    她好像说错话了。

    老夫人倒霉了,她还炫耀姑娘福大命大,百害不侵,万一把老夫人气晕了,她可能会挨板子的。

    谢景宸打破静谧,望着老王爷道,“祖父找我们来是?”

    老王爷望着谢景宸道,“药膏的事,祖母已经向我坦白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祖父小惩大诫一番,她若再犯,以后就常住佛堂了。”

    “勇诚伯府大姑娘无辜,如果药膏里的毒是们下的,祖父希望们能拿解药给勇诚伯府大姑娘解毒。”

    老王爷的声音还在屋子里飘荡。

    苏锦一脸无辜的望向老夫人,“解药已经给老夫人您了啊。”

    老夫人脸色一沉,“什么时候给我了?!”

    苏锦眨眨眼。

    “解药就在昨儿给您送去的燕窝锦盒里,”苏锦微笑道。

    “您是镇北王府老夫人,昨儿李妈妈当众说您和南漳郡主指使她偷池夫人的药膏,我怎么能让您在人前丢脸呢。”

    “府里丫鬟嘴碎的很,万一传扬出去……。”

    “我特意让丫鬟去叮嘱池夫人,让她一口咬定药膏不是她的来挽回您的脸面。”

    “事后再把解药给您送去,神不知鬼不觉。”

    “只是您怎么没发现啊?”

    “……。”

    谢景宸嘴角不自主的抽搐。

    论气人——

    整个京都绝找不到比的过她们主仆的了。

    老夫人气的浑身颤抖。

    她猛然望向王妈妈,“燕窝里有解药吗?!”

    王妈妈被老夫人冰冷的声音吓的打哆嗦。

    她知道老夫人的意思。

    老夫人希望她说没有。

    王妈妈还没开口,苏锦道,“解药只有那么一份,就藏在锦盒里,打开的时候务必要小心些,掉地上可就没有了。”

    王妈妈,“……。”

    老夫人喉咙一痒,一口血吐了出来。

    人晕了过去。

    苏锦,“……。”

    谢景宸,“……。”

    “快!”

    “快请太医!”王妈妈急道。

    屋子里乱作一团。

    怕苏锦被丫鬟撞到,谢景宸把她拉到一旁。

    苏锦望向谢景宸,用眼神询问:我是不是做的过分了些?

    谢景宸嘴角抽搐不止。

    做的时候这么没这觉悟。

    都把老夫人气吐血了,现在再反省太晚了。

    也难怪老夫人气吐血了。

    她豁出去来找老王爷认错,就是为了拿到解药。

    她能放下脸面偷药膏,却未必放的下身段承认这个错。

    只是苏锦态度强硬,她不得不这么做。

    等做完了,再告诉她,解药已经在她手里了。

    那种被人玩弄于鼓掌间的怒火——

    气吐血已经算轻的了。

    可明着把人气吐血了,还不能怪她。

    她从头到尾都在通情达理,为老夫人脸面着想。

    这一次罚她了。

    若再有下一回,她可就直来直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老王爷坐在床上,他就那么望着苏锦。

    苏锦有点心虚了。

    “们退下吧,”老王爷扶额道。

    她这性子真是……随了东乡侯。

    谢景宸带着苏锦告退。

    出了门,杏儿担忧的望着苏锦,“姑娘,老王爷会不会开始嫌弃了?”

    苏锦心肝疼。

    这丫鬟捅完别人,现在开始捅她了。

    这就是学武不精。

    刹不住手里的刀。

    苏锦望向谢景宸,眼底带了几分担心。

    她高估了老夫人的忍耐力,没想到她会当着老王爷的面气吐血。

    谢景宸斜了苏锦一眼。

    也有她怕的时候。

    还真是难得一见。

    “后悔这么做了?”谢景宸问道。

    “没有。”

    谢景宸,“……。”

    “这么既能体能我通情达理识大体,又能气别人一举两得的计谋,我没有理由不用啊,”苏锦惆怅道。

    “……。”

    只是没想到威力稍微大了些,有些不受她控制。

    但要说后悔,苏锦还真有点。

    “我应该等老夫人去佛堂了,再说解药的事,”苏锦反省道。

    谢景宸,“……。”

    他为什么要指望她反省?

    她的反省就是让人继续吐血。

    出了梧桐苑,四下无人,苏锦望着谢景宸道,“老夫人为什么要待勇诚伯那么好?”

    苏锦不知道勇诚伯救过老夫人的事。

    但是谢景宸知道,他眉头也依然皱紧了,“确实好的过分了。”

    父亲是老夫人亲生的。

    他从未见老夫人为父亲做过什么。

    反倒是逼迫父亲做不喜欢的事,向着南漳郡主。

    可要说对南漳郡主多好,倒也没有,只是明面上的。

    但对待勇诚伯,却是掏心掏肺。

    这一回,甚至连尊严都放下了。

    老夫人不是个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的人。

    直觉告诉他,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回了沉香轩,苏锦继续忙着调制药丸,那是温养声带的。

    半个时辰后,苏锦忙完。

    把药丸装好,就带着杏儿去了清秋苑。

    她前脚走,后脚王爷就传召谢景宸去了书房。

    书房内,王爷眉头紧锁。

    见谢景宸进来,他问道,“世子妃怎么没一起来?”

    “她去给池夫人送药膏了,”谢景宸道。

    又是池夫人!

    她进了镇北王府这么多年,连清秋苑都极少出,怎么会得了世子妃的欢心,处处向着她?

    还是说她在镇北王府待了这么久,终于按捺不住了?

    王爷望着谢景宸道,“老夫人偷药膏,确实不对,但们也不能把老夫人气的吐血吧,她是的亲祖母!”

    “只是把老夫人气的吐血,已经是她手下留情了,”谢景宸道。

    “父亲知道她医术高超,她进门敬茶那天,王府给她准备了一碗绝子药。”

    “王府如此待她,她都没和东乡侯府吭过半句。”

    “她们那般待她,父亲让我怎么劝她算了?”谢景宸反问。

    王爷眉头打了个死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