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心满意足的出了梧桐苑。

    老王爷一脸无可奈何。

    李总管之前觉得世子爷够护着世子妃了。

    没成想老王爷有过之无不及。

    不过这样处置倒没什么不好。

    不出点血,不会长记性。

    不把这根掰正了,镇北王府这棵大树迟早长歪。

    只是苏锦高兴了,那些掏钱的就没那么高兴了。

    尤其是老夫人,明明已经把烂摊子甩给了老王爷,却没想到最后掏钱的还是她。

    御书房。

    皇上下早朝后,就回去了。

    刚进书房,小公公就迎上来道,“皇上,镇北王世子把棋谱送回来了。”

    “快拿给朕看看,”皇上道。

    “放皇上龙案上的,”小公公回道。

    皇上坐到龙椅上,拿起棋谱过目。

    看了几眼后,眉头拧的紧紧的。

    他把棋谱扔龙案上。

    福公公吓了一跳。

    “皇上,怎么了?”福公公忙问道。

    “他就下了一颗棋!”皇上恼道。

    “让朕勉强和东乡侯打了个平手!”

    皇上瞥向小公公,“朕让传的话,没传到?”

    小公公忙道,“一字不漏的传到了,怕镇北王世子没明白皇上的意思,奴才还说了两遍,一定要杀的东乡侯片甲不留。”

    是镇北王世子把皇上您的吩咐当成耳旁风。

    可不是他办事不利啊。

    福公公给皇上端茶道,“皇上喝杯茶消消气,镇北王世子能帮您扭转败局已属难得了。”

    “这要帮的太狠了,世子妃也不答应啊。”

    “京都还有谁家少爷比的过镇北王世子的?”皇上问道。

    “崇国公府大少爷?”福公公问道。

    皇上脸一黑。

    “除了他之外的!”

    儿子不如东乡侯的儿子。

    女儿不如东乡侯的女儿。

    皇上打算在女婿上头扳回一局。

    当然——

    皇上不是没打过苏崇的主意。

    只是被东乡侯用一个白眼扼杀在了摇篮里。

    人家没看上他女儿。

    也难怪。

    对上东乡侯的女儿,他女儿输的惨不忍睹,毫无还手之力。

    只是皇上搜肠刮肚也没找到谁能和谢景宸比。

    几个稍微看的顺眼的都是谢景宸的跟班。

    唯一一个不是的是东乡侯的儿子。

    皇上火气很大。

    怎么好东西都是东乡侯的?

    这边皇上喝茶消怒气,那边一小公公进来道,“皇上,太后传镇北王去了永宁宫。”

    皇上眉头微蹙。

    太后中了暑气,需要静养,这时候传镇北王去……

    难道是为了南漳郡主?

    皇上把茶盏放下,移驾去了永宁宫。

    永宁宫内。

    太后正在训斥王爷,“南漳是哀家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嫁给,替生儿育女,在去边关打仗的时候,替侍奉老夫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怎么待她的?!”

    “她堂堂一个郡主,居然被请旨封为侧妃!”

    “是打她的脸,还是打哀家的脸?!”

    皇上走进去,正好挨太后的数落,“镇北王请旨,皇上就答应!”

    “南漳怎么也算是表妹,是皇家女儿,皇上就一点不顾及皇家名声吗?!”

    皇上眉心一皱。

    当年镇北王不愿意娶南漳郡主,说他心里永远只有一人的时候,太后和南漳郡主执意要嫁。

    有今日下场,是她们咎由自取。

    “当年太后要顾忌皇家名声,也就没有今日之事了,”皇上淡漠道。

    太后脸一哏。

    李嬷嬷赶紧劝太后息怒,把太医说太后需要静养的话拎出来打压皇上。

    太后冷道,“即刻册封南漳郡主为正妃!”

    “这是哀家的懿旨!”

    镇北王望着太后道,“恕臣办不到。”

    太后望着他,“要抗旨不成?!”

    镇北王望着太后,他道,“容臣说两件事,如果太后还执意要臣册封南漳郡主为正妃的话,那臣便休妻。”

    太后的脸瞬间就紫了。

    福公公望着镇北王,想知道他要说哪两件事。

    这一回,镇北王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硬。

    “哀家倒要听听是哪两件!”太后声音冰冷。

    镇北王望着太后道,“第一件,是南漳郡主请旨赐婚,让宸儿迎娶东乡侯之女冲喜,却在敬茶当日,让人端了一碗绝子药给世子妃。”

    太后脸色一僵。

    “第二件,是在老王爷与臣回京,合家团聚的家宴上指使丫鬟给犬子下毒,险些要他一条命。”

    太后的脸隐隐挂不住了,仿佛被人扇了一巴掌。

    “臣没有休妻,已经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了,她的所作所为,担不起正妃之责!”

    这两件事,听得福公公心惊肉跳。

    要不是世子妃会医术,早不知道在南漳郡主手里栽了多少回跟斗了。

    太后望着镇北王道,“南漳是哀家一手带大的,哀家不信她会给世子妃端绝子药!”

    “镇北王府没人能冤枉她,”王爷道。

    太后冷笑一声。

    王爷眉头皱了皱。

    “太后要觉得臣委屈了南漳郡主,那臣便把赵妈妈叫来,再把东乡侯请来,当面审问个清楚,”王爷道。

    太后嘴张了张,半个字也没吐出来。

    皇上看热闹不嫌事大,道,“那就叫来吧。”

    “要真委屈了朕的表妹,可就不止封她为正妃就算了,朕绝不轻饶!”

    太后额头青筋暴起。

    南漳郡主什么人,太后比谁都清楚。

    她要真受了冤枉,早寻死觅活,闹的人尽皆知了,哪会这么安分。

    镇北王府家丑不想外扬,请了个侧妃给南漳郡主做教训。

    要是真闹进宫,闹开了,闹大了。

    南漳郡主的名声也就毁了。

    她这辈子都休想被封为正妃。

    她以死相逼,镇北王已经答应半年后请旨封她为正妃。

    半年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何况还有东乡侯那一关。

    事情一旦闹开,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请旨赐婚,又给她女儿端绝子药,往小了说是内宅争斗,往大了说就是抗旨。

    太后越想越头疼。

    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出问题。

    请封县主是。

    请封王妃之位还是。

    到手的鸭子飞了一只又一只。

    李嬷嬷赶紧递台阶让太后下来,“太医!快传太医!”

    小公公赶紧去传太医来。

    太后头疼,靠着大迎枕,气若游丝。

    谁还敢故意气太后不成?

    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